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惊变

月姚 书画茶香 3070 2019.10.12 09:23

  说罢就对着林月姚冲上去,林月姚已经知道他的实力,也不惧他,脚下腾挪,拳头偷空在顾大公子的手臂上穴位点上一下,让他疼痛难受,嘴上还以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顾大公子难道就没为自己的未来焦虑过吗?长公主年岁一定不小了吧?如果长公主不在了,还有谁庇佑顾公子?你那个做了几十年驸马如今还为皇帝掌管马的父亲?省省吧!”

  顾大公子攻击的身形顿了顿,眼睛里面黑沉一片。

  林月姚没再出手,只脚下继续躲闪着,轻微动着嘴皮子,快速说道:“你的母亲还能去皇帝那里哭闹几次?真觉得是皇帝顾念兄妹之情?如果真的在乎你们,就不会让你父亲如今还是驸马都尉,顾大公子你如今还只是被人称为一声大公子?就连这嚣张霸道之名还靠自己小心维护!前朝静思长公主难道还不是例子吗?”

  顾大少爷知道这个公主,前朝静思长公主也有一子,在公主生前是个小霸王,在公主死后,不知被谁杀死在了大街上,发现时尸体都冷透了,当时还是静思长公主弟弟的皇帝,只令人把人装殓就完事了,追究也未曾追究。

  这还是顾大少爷八岁时看写前朝史书,看来的,那时他还小,也未曾对外嚣张跋扈,看过就忘。

  如今再想想,果然和自己很像,同样的小霸王,同样的公主娘。

  顾大少爷不由自主的想起来,母亲多次去向皇帝舅舅为父亲求官,都未曾成功,这么多年了,父亲很少出门,宴会能推就推,整天沉默寡言,就算在家族里也是个透明人,怪不得近几年母亲不爱进宫了,每次从宫里回来脸色都不太好,还经常劝他做点正经事,别再胡闹了。

  这些话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身边的人都在教他怎么玩,那些人能惹,那些惹不能惹,给他看的是一片花团锦簇,荣华似锦的美好未来,从来没告诉他,他未来也可能像静思公主儿子那样惨死街头!

  他不由想皇帝难道真的能这么狠心对他这个侄子?心里想着事,动作不由慢下来。

  林月姚也随着他的节奏,像看出他的想法,又道:“是不是还抱有幻想呢?觉得你那皇帝舅舅不会那么狠心?”她声音压的更低了,只说了一句:“先皇可是有五位皇子呐。”

  顾大少爷身体一震,停下动作惊疑不定的看着林月姚,像是要把她看出个窟窿。

  林月姚淡定的站在那里任由他看着。

  顾大公子看了一会,一言不发的走下了台,直接出了善扑院,带着护卫扬长而去。

  剩下一院的人都莫名其妙,这就完了?

  众人只看到少女似乎在小声说话,却听不到说什么,直至最后顾大公子离去。

  这少女到底说了什么?能让顾大公子受了这么大的屈辱,还能就这样走了?

  一时间都看着林月姚,似乎想在她身上找寻答案。

  林月姚也是有点意外的,她来京城前,就让人把京城各个人明面上的情况都给她讲过,虽然搜集的资料不是很全面,但是长公主和皇帝的还是有的,顾大公子倒是没有。

  她也就根据公主府和皇帝的情况猜测一下,试探着说给顾大少爷听,如果猜对了,就能转移他的注意力,给他找点事情做,少一点时间来给自己找麻烦,没想到这人就这么走了,这倒是省了自己的事了。

  她走下台子,突然停下对着主事者说道:“别忘记我的三百两赌银,我等两天派人来取,我还是很信得过你们雅园的信用。”

  主事者是真不知道这小姑奶奶是谁,竟然连顾大公子说打就打,还能全身而退。不过帮赌客追银子,那是他们雅园的规矩,因此答应道:“这是本园该做的。”

  林月姚点点头,也向门外走去,林天羽和丫鬟还有何平忙跟上去,几人就这样也走了。

  路上林天羽用惊异又崇拜的目光看着林月姚,直到出了园子,才忍不住问道:“姑姑,您的这武功跟谁学的,可真厉害。”

  林月姚笑了笑没答。

  这就是她学的太极,她练的太极和外面养生的不一样,并不是只锻炼身体,而是真正能打人的太极,不过她没天赋,练而不精,并没有领会其精髓,也只是一个架子,但是加上她精神力高,反应快,所以不被打到还是能做得到的。

  还有穴位,前世虽然没学医,但是基本穴位还是知道的,爷爷曾经说过,武术大家,基本都会把学位烂熟于心,就像金庸的电视剧里一样,每个武林人都知道各个穴道在那个地方,后来她打架就取巧,专门偷击穴位。

  没想到在这一世,使奴唤婢之下,还能有机会使用到。

  坐上轿子,穿过个个街道,就直接回了府。

  如今午食时间已过,几人却还饿着肚子,正准备回府用点吃食,到了府中,林天羽才却发现气氛不太对。粗使的下人没有了平常的聊天说笑,一个个都带着一些紧张,和惶惶。

  林天羽皱起了眉头,拉着一个见了他行礼的粗使丫鬟道:“府里发生什么事了?”

  丫鬟不敢隐瞒,吞吞吐吐的道:“回二少爷,今天外面都在说,老爷,老爷……”说道这里怯怯的低着头不敢说了。

  林天羽不耐烦的催促道:“老爷怎么了,你倒是说呀!”

  丫鬟吓着了,抖了一下身子,忙道:“说……说是今早老爷被皇上给扔出了宫。”

  林天羽听了吃了一惊,也不再问丫鬟了,这粗使的丫鬟知道的也不多,抬步就急匆匆的往大夫人住的正院走去。

  林月姚也跟在后面,到了正院,院子里静悄悄的,几个大夫人贴身伺候的也都安静的站在门外。

  见林天羽一行人来了,忙上前行礼,林天羽没等她们行完礼,就大步流星的进了屋。

  屋内不止有林大老爷夫妻,就连林三老爷夫妻也在,之前似乎低沉的气氛被进来的林天羽给打断了,看清他的脸后,林大夫人就惊问出声:“这脸是怎么了?你和谁打架了?”说完人就已经从榻上站起身,快步朝林天羽走来。

  林天羽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一身伤,此刻被亲娘提起,才又感觉到疼痛来,不过如今已经顾不得自己了,他急忙问道:“爹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有人说爹惹怒了皇上?”

  此刻林大老爷和林三老爷也都站了起来,林大老爷见林天羽虽然带伤,却也没什么大碍,也下放了心。

  又听他这么以问,林大老爷叹口气道:“我确实惹怒了皇上,皇上要清缴山匪,我劝了几句,在朝堂上说了几句胡言乱语的话。是我对不起你们,让你们也跟着受累。”这件事瞒也瞒不住,还让人跟着担心,也就只能把罪责往自己身上揽,免得儿女在外说出不敬之语,何况此事真像如今还真不能说。

  林天羽听了没说话,他做了十几年的小少爷,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失去这个官家少爷的身份,怎么如今父亲就得罪了皇帝,这事来的挺突然,打击也挺大的,他脑子里乱哄哄的。

  林三哥劝道:“大哥也别自责了,我相信大哥一定也是有苦衷的。只是如今皇上还没下命,不知道大哥是继续留职,还是……”

  林大哥道:“皇上只说不想再见到我,具体怎样也只有等消息了,我想大概不是罢官,就是下放。”

  说完对着门口的林月姚笑了一下道:“月姚才来京城,就发生这样的事,是哥哥对不起你,以前没照顾好你,如今还让你跟着操心过苦日子,趁着这几日多出去逛逛,以后可能就没这机会了。”自己这个职位有多少人等着接替呢,如今那些人还不痛打落水狗,想要保住官位,是不可能的了。

  林月姚点点头,却道:“哥哥也别太担心,不是还有峰回路转一词吗?”

  林大哥在心里摇摇头,峰回路转在朝堂上可不管用,有用的只有皇帝的一言九鼎。

  敷衍的点点头对着林月姚又道:“好了,你们小孩子家家的,就别担心了,有我和你三哥呢,去吧。”又对林天羽道:“你也出去吧,我和你三叔还有事要说。”

  林大夫人忙拉着林天羽道:“走,我去给你伤处理下,你好好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说完出了门,往厢房去。

  林月姚也带着丫鬟出来,等出了正院,想了想对秋香道:“你去找张管事,问问他这次出去打探来的情况。”

  秋香领了命就要走,林月姚又叫住她,道:“他如果不说,就告诉他,是大老爷让你来问他的,他如果不信,就让他亲自去问大老爷。”

  春香笑道:“他必定是不敢的。”然后跑着去了。

  等会到竹文居,春香道:“小姐,这已经过了饭点,我去看看厨房还有什么吃的。”

  冬香忙出声道:“春香姐,你伺候小姐,我去厨房吧。”说着人就跑了。

  院子两个小丫鬟也不知道去了哪儿了,空无一人。

  春香去打了水来,给林月姚洗脸净手,换了家常的衣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