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不信

月姚 书画茶香 2044 2019.12.17 21:01

  林月姚细这边嚼慢咽地吃着饭,那边花园的小山上,却人越聚集越多,一种成熟的新字体出现,是让人惊讶的,如果几种一起出现,那将足以在文人界掀起一股浪潮。

  文人们没有不在乎字的,不然也不会到处收集可以供自己临摹的字帖了,如今却有六种堪比大家的字摆在自己面前,恨不得把这石板搬回自己家中细细观看临摹。

  但之前亲眼看到林月姚写字的一部分人,却也有些人面露不屑,但看着石壁前的三个老人,张张嘴也没敢出言嘲讽。

  此时不但只有小辈,也有一些老爷子闻讯被小厮搀扶着到了小山顶,当看到字时全都良久不语,最后一人大呼一声:“好字!这真是好字!”

  “确实全是难得一遇的好字。”这人长出一口气道。

  “是啊,不但写的好,这书法才是最难得的,还一次多种。”

  “只是,不知这是何人所留?”一位摸着花白的长须问道。

  旁边站立的年轻人里一位公子走出两步,回道:“是一位小姐,听顾大公子说是姓林。”

  姓林的一位小姐?……那他们可就不太清楚了。

  几位老爷子虽然不认识姓林的女眷,但是却听出来似乎是一个小姑娘,不由有些不相信,观这字,不管笔力和神态,都绝对不会是一个小姑娘能写的出来的,就算是他们这练了一辈子的,也是不及啊。

  一人不由摇头,对回话的公子道:“这字绝不像是一个小姑娘的字!你们不要糊弄我们几个老头子。”

  正说着,诚意侯被小厮扶着也爬了上来,喘着气呵呵笑着道:“怎么,到了用宴时间了,你们还聚集在这里?让我瞅瞅,是不是谁又留了不得了的墨宝了。”

  看到诚意侯,挡着道的公子小姐纷纷让开。

  诚意侯从众人让出的一条道向几个老爷子走了过去。

  “哟,你可来晚了,早一点儿,你还能偷偷藏起来,如今这可是属于我们大家的啦。”

  “听刑元兄这话,难道是堪比几位大家之作?”诚意侯意外道。

  “呵呵,还是你自己来看吧。”

  此时诚意侯已经站在了熟悉的石壁面前,看着多出来的一首《君子吟》不由得看入了神。

  众人也不敢打扰,只有一个老爷子,大笑着开口问诚意侯道:“怎么样,周棠兄?”

  诚意侯一把抓住这个老爷子的手,另一手指着石壁,激动道:“这是何人所写?”

  被抓着的老者摇头道:“说是林侍郎府上的一个小女娃。”

  “不可能,这绝不是一个小女娃的字!这是开创啊!新的字体,新的写法,就算人一辈子几十年的努力和巧思钻研,一般人也是做不到。不然历史也有几千年了,能人不是没有,为何我们的字体依旧只有几种?”诚意侯斩钉截铁地道。

  “我们也是如此想。”那被诚意侯称呼为刑元兄的老者点头附和。

  诚意侯转头问在这里伺候的仆人:“你们可曾知道?”

  见侯爷询问,离最近的那仆人忙躬身答道:“是今天参加宴会的小姐,至于是谁小的也不知。”

  “那就去……”

  “祖父!”诚意侯正想吩咐人去打听,就被孙女一声唤给打断了,不由看向她。

  “祖父”周二小姐笑着跑过来,笑嘻嘻地又叫了一声。诚意侯点点头,见打断自己话的是自己的孙女,就道:“怎么还不带着人去用饭?”

  “马上,马上就去,就是来跟您说一声。”说完凑近诚意侯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在诚意侯愕然的表情中,和几位老爷子乖巧的见了礼,然后告辞,带着几个小姐下了小山。

  诚意侯愕然了一瞬,脸色立马恢复了正常,只是不再提找人的事,仅吩咐下人保护好石壁,就请几个老朋友下山用宴。

  几个老爷子都有些不解,如今不是应该快点找出在石壁上写字的人吗?怎地这老兄反而不着急了呢?虽然心中存疑,但是也都是人精,知道大概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就各个无事人似的下了小山。

  留下一众小辈,互相看看,而后一些人嚷嚷着让下人拿纸笔来。诚意侯府可不是自己家后院,不能随时进来,还是先把字临摹下来再说。

  几位老爷子见诚意侯下了山也不说话,不由站住脚步,问道:“我说周堂兄,你是不打算告诉我们写字的是何人了啊?”

  “可不是,这人是谁啊,让你这么藏着掖着?”

  诚意侯站住脚,看了看正中的太阳,指了一下前面的亭子道:“你们别急,咱们到亭子里坐下再说。”

  几人这才抬步,到了一座六角亭中,诚意侯吩咐跟着的下人去备一些茶,这才面色复杂地道:“刚才,二丫头告诉我,这个写字的人确实是一位尚在闺阁的小姑娘。”

  “不可能!那样的字怎么可能是出自一个小丫头之手?没有一定的臂力、腕力、和见识,根本就写不出来,也创造不出来那样的字。”一名老爷子激烈反对道。

  “是啊,这可不是开玩笑,写这字的人,将来必定在文人中是领头先驱,你告诉别人,这是一个闺阁女子所写。谁会信啊?就算信了,让全文人的脸往哪放?”另一人也道。

  “你们可曾有注意她写的那首诗?”诚意侯把手中的拐杖靠在红漆的亭柱上,说道。

  几位老爷子一顿,他们只顾关注字了,未曾注意诗的内容。

  “君子与义,小人与利。与义日兴,与利日废。君子尚德,小人尚力。尚德树恩,尚力树敌……”诚意侯把诗从头到尾念完,捋了捋胡子道:“这诗虽然浅白,但是所说的道理却是句句实实在在,让人不容置疑。几位觉得也像是一位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所做吗?”

  “这……这诗也不像一个小姑娘所做啊,像是一个老者的谆谆告诫。”一人道。

  “我看,我们也别在这儿猜了,周棠兄知道什么就直说吧。”一老爷子干脆道。

  诚意侯叹口气,就道:“前几日我那两个小孙子在慈恩寺差点儿被歹徒劫走,正好是这女孩儿救了两孩子,说来她也是我们侯府的恩人。所以我就派人去打听了一下她的身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