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林家

月姚 书画茶香 3068 2019.09.28 06:35

  两个小丫鬟互看一样,忐忑的开口道:“小姐,奶娘乘机要跑,我们就…就找了一根绳子,把,她绑了。”

  “做的好!”林月姚称赞两人道。

  两个丫鬟顿时忐忑不见了,眉开眼笑。

  “小姐呀,我不是逃跑啊,我只是要去如厕,您快让他们放了我吧。”奶娘哭求道。

  林月姚不理会她的喊叫,继续对两丫鬟道:“一会一人去找春香领十两银子,放心,我答应过的事也不会忘记。”

  两个丫鬟高兴的要跪下磕头,可是手上又不敢把奶娘放了,只能嘴上道:“谢谢小姐的赏。“

  林月姚看了奶娘一眼道:“既然奶娘喜欢被人绑着走,那就走把。”

  说完转头就上了轿子。

  奶娘顿时开始骂起来,一会骂丫鬟,一会骂林月姚,嘴上污秽不堪。

  “把她嘴给我堵上。”林月姚在轿子里淡淡的吩咐。

  顿时清净了,大家都松了口气,奶娘骂的话实在是污耳朵。

  这一串事情下来,把刘妈妈都听的呆住了。

  一出手就是十两?她做了一辈子伺候人的奴婢了,开始做小丫鬟时的赏钱也就一到二两银子,十两!就算如今的她,也得不到。

  而且刚听姑小姐叫这个妇人奶娘,再仔细一看,不是正是许妈妈吗?

  她是伺候林夫人的老人了,这个姑小姐她是看着出生的,刚生下来,作为续弦的老夫人就血崩死了,但当时的老太爷疼这个老来女跟眼珠子似的,什么事都亲自过问,丫鬟奶娘也是亲自挑选最好的。

  怎么这个千挑万选出来的奶娘落得了如今这个样子?

  更令她惊讶的还要数林月姚,这气势,比当家了几十年的夫人也不差。

  到底是谁把她教导成了这样出色的一个姑娘?

  刘妈妈带着满肚子的惊疑,跟在轿子后面回到了林府。

  到了林府,轿子要经过大门口,打算从小侧门进府的时候,林月姚突然道:“停下。”

  轿夫听话的把轿子放下,林月姚下轿,对张管事道:“你去把你们老爷叫来。”

  刘妈妈不知道林月姚想干什么,听说要找老爷,忙道:“老爷不在府中,在衙门上差呢。姑小姐咱们快点进去吧,夫人还等着呢。”

  “那就去衙门叫吧,就告诉他,有人自称是他亲娘,现在此人找上门来了。”林月姚不在意的道。

  “啊?”张管事和刘妈妈都惊了。老爷的亲娘不是早就入土为安了吗?不然也轮不到姑小姐的亲娘嫁过来了呀!怎么如今又出来一个敢自称老爷的亲娘的人?

  张管事跟了林月姚一路了,他知道这个姑娘不是蛮不讲理,无理取闹的性子。

  估计是夫人的刁难和羞辱惹恼了她。

  怕闹得不可收拾,就应了一声,赶快去找老爷了,关于夫人的事儿,还是让老爷来处理吧。

  等张管事走了。

  林月姚指指小侧门,吩咐冬香:“去府里给我搬一张凳子来。”

  “是,小姐。”冬香“噔噔噔”从开着的侧门进了府。

  看门的婆子看到了是和刘妈妈一起的,也不敢拦着。

  过了一会,冬香艰难的搬了一个靠背椅出来,秋香忙上去帮忙抬了过来。

  “哎哎!那可是老爷前院客厅的椅子,不能搬,不能搬的呀!”刘妈妈喊着,只觉得这些人就是强盗。

  却没有人理她。

  冬香把椅子放下,气喘吁吁道:“小姐,你坐,这个舒服。”

  林月姚坐下摸摸冬香的小脑袋,笑道:“干得好!”

  得了夸奖,冬香傻乎乎的嘿嘿笑。

  一群人跟着她在这里等。刘妈妈站在门口心中焦急,她看出来了,这姑小姐是要闹事啊。

  这要是闹开了,让别人看了笑话,夫人能饶了她?

  刘妈妈叫了跟着她来的小丫鬟,让她赶快进去给夫人报信。

  只是府里人信还没送出来,就听见“吱呀”一声,门前的大门开启半扇,有一个三十多岁皮肤微黑,只有上唇留着短须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小斯。

  他见到门口站了一大堆人,却有个漂亮的小姑娘悠闲的坐在那里,后面用绳子绑了一个人,旁边还站了一个认识的人。

  不由奇怪问道:“刘妈妈,这是怎么回事?”

  刘妈妈犹豫了一下,还是回道:“回三老爷,这是刚接来的姑小姐。”

  林三老爷瞪大了眼睛看了林月姚一会,不敢置信的道:“你是月姚?”

  “见过三哥。”林月姚站起身见礼。

  “快起来,见了哥哥别这么多礼。”赶忙上前扶起林月姚。

  感叹道:“长这么大了,上次见你走路还老摔跤,如今成了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了。”

  又对刘妈妈道:“怎么,主子来了,还拦在外面不让进的?”

  “老奴不敢,是姑小姐说要见了大老爷才进府。”刘妈妈忙解释道。

  她现在后悔死了,为什么之前没劝着夫人,如今遇到硬茬子了,真是出师不利啊。

  林三老爷拉着林月姚道:“月牙儿,你别怕,走,我带你进去。”

  林月姚轻轻抽回手,指指那个小侧门,对林三老爷道:“今天不问清楚,我是不会从这里进。”

  林三老爷一看那府中下人进出的小侧门,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他看着这个肃穆着小脸,气鼓鼓的小姑娘,顿时对林月姚道:“好,咱不进就不进,三哥陪你一起等。”

  转身对小斯道:“去,也给爷搬个凳子来。”

  小斯答应一声就转身去了。不过凳子没搬来,林大老爷骑着马回来了。

  到了大门口一下马,大门就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下人,接过林大老爷扔过去的缰绳,就把马牵了进去。

  林大老爷看到门口或坐或站那么多人,就大步走了过去,对着林月姚笑着道:“月姚来了啊,接到你们启程的消息,我这一算,还以为你们明天到呢,没想到居然提前了一天。”

  林二老爷埋怨道:“大哥,你派人接月牙儿来,竟然不告诉我一声,也好让我亲自去接啊。”

  “我也是最近的事太多,给闹忘了。咱们别站门口说话了,先进府吧。”林大老爷道。

  “不急,在进府之前,我想问大哥几句话。”林月姚道。

  林大老爷叹口气,指着刘妈妈道:“这个自作主张的奴才,我会交给你大嫂惩罚,给小妹一个公道。”

  林月姚摇头,一双清亮黝黑的眼睛,认真的看着林大老爷,问道:“我想问的是,大哥让我以什么身份进府,是大哥的妹妹?还是即将被你随着找个夫婿嫁了的妹妹?或者是为了面子,不得不接我回来?然后扔给你妻子羞辱的妹妹?”她说的直接,极不客气,一点面子没给林大老爷留。

  林大老爷有些惊讶,没想到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逼他表明态呀,很有意思的一个妹妹,他不在乎给她一个她想要的答案。

  因此说道:“你就是大哥的妹妹,别想那么多,只要你不同意,没人敢把你随便嫁了。”

  至于大夫人,他却没说。

  这份保证她是非常满意的,她要的就是别让人在婚事上给她添堵。

  既然得到了满意答案,林月也展颜一笑,福身行礼道:“见过大哥。”

  “你这丫头刚才不见礼,难道是不想认我这个大哥?”林大老爷也笑道。

  “大哥说笑了。”林月姚道。

  她又拉着林大老爷和林三老爷爷到被绑着,堵住嘴的奶娘面前道:“我给两位哥哥介绍个人,这个人呢,从小就对我说,她是咱们的娘,是我爹的妻子,我要孝敬她,每个月哥哥给的二两银子,我要孝敬她一两八,房子她住上房,我住侧房,三个丫鬟要孝敬她两个。我就这样孝敬了她三年。”林月姚伸出三根手指,俏皮的道:“如今见到了几位哥哥,也该哥哥们尽尽孝道了,我就不管了。”

  这下林大老爷脸黑了,就连林三老爷脸都黑了。

  鬼的孝敬!

  他们现在只想把这个不要脸的妇人一刀砍了。

  “来人!”林大老爷吼道,指着奶娘道:“奴大欺主的老货给先我关起来,稍后再处置。”

  立刻有两个人跑出来,拉着呜呜叫的奶娘走了。

  喊完了,林大老爷回过味来了,这就是个坑啊,怪只怪他听到母亲两个字就想起了自己的亲生母亲,觉得这妇人是在侮辱自己的母亲,怒上心头,没仔细想。

  如今仔细想想林月姚的话,深意颇多啊。

  这第一层,特意说明了二两银子,这个深意就大了,如果他这个做哥哥疼她,给她二两一个月,吃穿都不够,不是让他自己打脸吗?如果不是给二两,那钱去哪了,谁克扣了?

  第二层意思,交代了她过的日子不容易,等于诉了苦,高明之处是让你察觉不到她是在诉苦,给你一个不得不抓的线头,还让你自己琢磨,越琢磨越愧疚。

  第三层意思,最后拿奶娘的话来恶心他们这些做哥哥的。

  看来对他们这些年来的不闻不问是怨言颇多啊。

  这真是,拿一个奴才,把该说的都说了。

  而且她说养了奶娘三年,应该不是最近的三年,是什么时候的三年?真是不解的地方越想越多

  这个妹妹有意思,不知道一个人在老宅怎么成长成如今这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