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长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二位皇子花式探问

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长成 奭冥 2038 2018.12.07 03:15

  “随便问问。”

  “来过,那日跟李家公子一起喝酒来着,李佑是被挑唆的。”

  “果然如此。”

  “殿下,怎么了?”

  “我还在纳闷在山上柳芘逖怎么会跟李佑走的那么近,竟然是喝酒喝出来的友情。”

  “殿下,在山上是发生了什么吗?”

  “没有,只是差一点,还好有惊无险。”

  “柳芘逖似乎对苏婴有很大的怨气。”

  “那还用说,不仅柳芘逖,想必柳涟漪更恨吧。”

  “殿下,如烟与苏婴公子有些交情,需不需要如烟提醒一下。”

  “暂时不需要。”

  要提醒也得我亲自来,不然和好的大好机会不就白白浪费了?

  一时想的入迷,宇文墨竟然定住了。

  “殿下,您没事吧?”

  “没事,如烟,不在京城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不辛苦,为殿下办事如烟心甘情愿。”

  “如烟,哪天你累了,随时跟我说。”

  “殿下,如烟不累,只要殿下能多来看看如烟就足够了。”

  “如烟,无事,我就走了。”

  “殿下,这酒您还没喝完呢?”

  “不喝了。”

  宇文墨只留给如烟一个冷冰冰的背影。

  “姑娘,您何必呢?”

  “你不懂,等你遇到了喜欢的人,你才能明白。”

  “冬菊是不明白,可是冬菊更不明白您为什么要提点李佑小心被人利用?倘若李家兄妹真的做了什么苏婴在山上遭遇不测,不是更利于姑娘吗?”

  “冬菊,你觉得事情真到了那个地步我会脱的了干系吗?恐怕我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吧,本想着渔翁得利,到头来惹得一身腥。”

  “姑娘,怎么会,从始至终您都没有出过力,只是说了几句话,殿下不会怀疑到这里的。”

  “你把人心想得太简单了。你觉得媚娘身后的黑手会让我全身而退吗,就算我没事也会有把柄在他手中,到时候我只能身不由己。”

  “还是姑娘考虑周到。”

  “不奢望与殿下在一起,但最起码不能跟他处于敌对阵营。”

  “姑娘,您的这份爱太深沉了。”

  “不是深沉,是卑微。”

  如烟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姑娘,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解脱。”

  “放手,谈何容易?也许这就是我的执念吧。”说完如烟冷笑一声。

  “姑娘,冬菊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可是您这样冬菊很心疼。”

  “你心疼有什么用,好心疼的人却装作看不见。”

  “离歌,你觉得我对如烟残忍吗?”

  “离歌不知。”

  最近殿下怎么老是问我这些情感问题?

  “算了,问你也是白问。”

  “殿下,如烟姑娘对您可是痴心一片,您就不能对人家好点。”

  “看来你是觉得我太狠心了。”

  “您对苏婴公子可不是这样。”

  “他们有可比性吗?”

  “没有吗?”

  “当然没有,你的脑袋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离歌觉得自己很冤枉:怎么怪起我来了,明明是您自己想歪了,对兄弟那么好,对女子就不能怜香惜玉一点?

  “殿下,离歌错了。”

  此时的宜春苑另一处

  “主人有何吩咐?”

  “没想到如烟竟然留了一手!”

  “主人,媚娘办事不利。”

  “这不关你的事情,怪就怪这次太轻敌了。”

  “主子,接下来该怎么办?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如烟都不上当,下次恐怕没有这么容易了。”

  “来日方长,万事皆有可能。”

  “主子,您知道苏家的事情吗?”

  “我就是为了此事来的,你说说,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与您有关?”

  “与我有关?说来听不听。”

  “主人,坊间传闻是怕您有断袖之癖,影响皇家声誉。”

  “可笑至极,我那父皇怎么可能为了我大动干戈,破坏他长久以来保持的相互制衡局面?”宇文烨到死也不相信,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都不可能,除非是为了宇文墨。

  宇文烨对自身的认知很清楚。

  “属下也很纳闷,可是探查的就是这些。”

  “这保密工作做得也太滴水不漏了吧。”

  “主子,这其中肯定有大的隐情。”

  “你这几天多留意如烟那边,估计那边也抓破脑袋想要知道,没事多去走动走动。”

  “是,主子。”

  “对了,最近不要跟她说别的,免得吓跑了猎物,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

  “是,属下明白。恭送主子。”

  看来惦记我的婴儿的人可真不少啊,恐怕我要早点宣布你是我的才能放心。

  仁和堂里李家父子也未歇息。

  “父亲,不是你想的那样,凡儿跟苏婴之间并没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还说没有,今天婴儿都那样说了,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父亲,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婴儿跟谁的关系都很好。”

  “凡儿,你们两注定没有结果的,为父是为了你好。”

  “父亲,凡儿知道,苏婴对于我而言就是想要保护的一个小妹妹。”

  “这就对了。”

  “父亲,苏婴是陛下的孩子吧。”

  “你看出来了?”

  “陛下看苏婴的眼神我从苏世伯的眼里见到过。”

  “所以你明白为父的良苦用心了吧。”

  “父亲,苏婴怎么流落在苏府?”

  “这个是上一辈的恩怨了。”

  说完李毅长叹一口气。

  “父亲您不想说不必勉强。”

  “有什么可勉强的,你总归要知道的。这都与柳家有关。”

  “父亲,您不用说了,我想我大概是明白了。”

  “所以说这中间错综复杂,不要牵扯进去为好。”

  “凡儿谨记。”

  原来外界传言不足为信,什么父亲与苏世伯争风吃醋,退官隐居,都是谣言,真相竟然是为了保护苏婴。

  “父亲,苏轩知道婴儿的身份吗?”

  “你看出来轩儿对婴儿的感情了?”

  “嗯。”

  “那要看他自己的了。”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太子殿下。”

  “太子?”

  “我发现太子殿下对苏婴的感觉不一般,已经超越兄弟之情,可是我敢确定他并不知道苏婴是女儿身。”

  “有这样的事情,那就好办了。”李毅突然兴奋。

  “父亲,你说什么?”

  父亲怎么了,剧情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啊,他们不是兄妹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