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尘千丈诉不尽繁花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着女装

  “你越发没规矩了。回府了你这样没规矩,爹爹会把你打发给人牙子给卖了。”南宫陌霜看着火候,也没有抬头。

  “小姐,呼呼……”青鸟喘着粗气,到了一杯水喝着,“小姐你才舍不得呢。”

  “说吧你急急忙忙的到底出什么事了?”南宫陌霜扇着火,坐了下来。

  “是这样的,大少爷来信说是,明儿接小姐回府的马车就要到了。”青鸟脸上的笑意这都遮不住。

  “嗯,知道了。”

  见自己小姐没有什么反应,青鸟不乐意了,“小姐你不想回去?”

  南宫陌霜扇着扇子的手停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竹榻上的人一眼,缓缓说:“你先去忙吧,我一会叫你。”

  青鸟没多想只好出去了。

  南宫陌霜倒出一杯药汁在碗里,“列王,听够了?”

  竹榻上打坐的东方景耀睁开双眼,“姑娘怎么得知我在听你们说话?”

  “把这个喝了。”南宫陌霜没有回答他只是将盛好的药递在他的面前。

  东方景耀端着碗,一股臭臭的中草药的味道席卷鼻腔,他嫌弃的看了一眼她,“这是什么?”

  “想要离开这儿,就把它喝了。”南宫陌霜直勾勾的看着他。

  东方景耀看这碗药,心一横,一饮而尽。药一入口,又苦又臭的味道蔓延到四肢百骸。

  南宫陌霜顺势捏住他的手腕,东方景耀一是情急之下,生气的锁住她白皙的脖子,冷声戾气吼,“你想对本王做什么!”

  她直直看着他,目光又看向她把脉的那只手,东方景耀蹙眉不解,“你在把脉?”

  “王爷能这样大动作了,想必内伤已经恢复大半了,只不过你这样掐着我的脖子,未必能痊愈。”南宫陌霜不慌不忙,淡淡的说着。

  东方景耀下意识的松开手,鄙夷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你方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南宫陌霜整了整理衣服,缓了缓气,“王爷是身经百战的人,内伤痊愈了,你身体上的伤还得精心照料,要是再遇见什么歹人,估计活命没那么容易。”

  “姑娘言下之意是?”

  “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我正好也要回帝都,可以顺道捎上列王。”南宫陌霜目光皎洁的着他。

  东方景耀有些迟疑,但觉得也是个好法子,只不过依旧心存疑虑……

  “王爷信不过我这个救命恩人,那就算了。”说着南宫陌霜转身准备离开这儿。

  “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南宫陌霜停下脚步,嘴角微扬报了个假名,“南陌。”

  “本王,在此谢过南陌小姐救命之恩。”

  话音刚落,南宫陌霜走出竹屋,脚尖轻点便用轻功离开了。

  东方景耀不禁心里感叹,好厉害的轻功啊。

  第二天院子里多了好些下人,青鸟忙着知会他们把要用的东西搬上马车。

  东方景耀四处张望着,却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臭小子,找我徒弟啊?”忽然间,逍遥子突然从他身后冒出一句话来。

  东方景耀规规矩矩的作揖,“前辈。”

  “哼,少跟我来这一套套的俗礼。”逍遥子甩着袖子,走到另一边喝着酒。

  他尴尬的跟着逍遥子身后,只听见他说:“你这小子算你命大遇上我家徒儿,要是遇见我你估计也就是死路一条了。”

  “前辈……”

  东方景耀刚想开口就被打断了,“哎,你别说话,我还没有说完呢。”

  “我这徒儿……”逍遥子一边喝酒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坐在桃树下,就开始口齿不清了。

  见人醉倒,东方景耀拍了拍他的肩膀,“前辈,前辈……”

  “别喊了,老头儿已经睡着了。”说着,南宫陌霜将一件披风搭在逍遥子的身上,回头看见东方景耀,“王爷休息的可好?”

  “一切都好。”

  南宫陌霜点了点头,看着一边正忙的下人,轻唤:“青鸟。”

  青鸟回过头看见南宫陌霜,连忙跑过来,“小姐,你起身啦。”

  “你拿套女装给他换上。”

  “什么?!小姐你还在做梦吧。”青鸟看了一眼板着个脸发东方景耀,全身散发着冷气,还以为她还在睡梦中。

  “快去。”南宫陌霜打发了青鸟去拿东西,只发现身边的人,脸色发黑,一幅恨不得把她给撕了的表情。

  “咳咳……”她清了清嗓子解释,“你装扮成女装跟我一起走,这样不显眼。”

  “你确定是这样吗?”东方景耀直勾勾的盯着她,像是千万只利刃,要杀了她一般。

  “不然呢?”南宫陌霜鼓起勇气反驳,“他们那些人都是见过你男装的样子,至于女装有谁见过啊?”

  说话间青鸟拿着衣服回来,她指了指衣服吩咐道:“青鸟,把衣服给他。”

  青鸟见南宫陌霜转身匆匆离开,以为是生气了,将衣服往东方景耀怀里一塞,甩下一句:“爱穿不穿,哼。”

  看着相继离开的主仆,东方景耀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堂堂王爷流落到扮女人,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看着着衣服,他不禁握紧了拳头。

  早上南宫陌霜早早就换上了男装,对着铜镜左看看右瞧瞧,“青鸟,你看我这身还行吧。”

  “小姐,你怎么穿上男装了?赶紧换了。”青鸟端着水进来,见自家小姐穿成这样可把她吓了一跳。

  “你这就不懂了吧,回家的路上难免会需要抛头露面的时候,我办成男人,有谁会知道我是女人。”说着南宫陌霜“啪——”的打开扇子,扇了起来。

  “可小姐……这样真的好吗?”青鸟支支吾吾的询问。

  南宫陌霜忽然合起扇子,用扇子微微抬起青鸟的下巴,慢慢走近,“你说好不好啊?”

  青鸟睁大了双眼,直直的看着她,有些入迷,连连说:“好……好……”

  “喂,青鸟你怎么脸红啦?”

  “小姐,你好坏啊……”梳着青鸟捂着脸,一副娇羞的模样逃出房去。

  整理的差不多,南宫陌霜一身翩翩公子的模样站在马车前扇着手里的扇子。

  “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啊?”青鸟将点心放上马车,细心询问。

  “那人呢?”南宫陌霜看了四周没有任何人,不仅奇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