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尘千丈诉不尽繁花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0)溜人

  “表妹可见过列王?”宋玉芯还以为南宫陌霜没有见过这个列王和衡安杰,于是开口问道。

  “爹爹生辰的时候曾有幸见过一面。”南宫陌霜没有告诉宋玉芯自己和列王有过其他接触的事情,她也不想说。

  “那你觉得列王如何?”宋玉芯又追问道。

  南宫陌霜顿了顿,还没开口回她的问题,不远处就有太监朝她们一群人走来。

  “诸位小姐。”太监走到他们面前,规规矩矩的朝她们弯腰行礼,尖细的声音随之响起:“宴席已经开始,请随奴才前去赴宴。”

  众人一听宴席开始了,便聚拢在一起,跟在太监身后,朝设宴的地方赶去。

  皇宫里弯弯绕绕的,若不是有人带着她们,肯定会迷路。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设宴的地方,每个人都有宫女领着她们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南宫陌霜和南宫映雪因为是姐妹,两人便坐在同一个位置上,南宫映雪为此心里十分不舒服,可她却记着柳飘絮的话,没有将情绪表现出来。

  所有官家小姐都坐在同一边,她们对面是那些王侯子弟,东方景耀、南宫禹和衡安杰也在其中。

  南宫禹因为是男子,所以早晨不方便与南宫陌霜她们一起来。

  众人等了没多久,皇上就来了,宴席开始。

  山珍美味如流水般纷纷上到她们面前,光是瞧着就让众人觉得有食欲。

  就在众人推杯换盏间,不知是谁突然提了个建议,说是各家小姐都有出众的才艺,不如上前表演一番,也好给皇上助兴。

  这提议一出,众人纷纷应和,那些有才艺的少女们心里跃跃欲试,她们都想在皇上和那些公子面前一展风采,说不定她们就会被人瞧上,还能得个好姻缘。

  东方景耀听闻此建议,视线不由自主的移至南宫陌霜身上,他心里好奇这个女人能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才艺。

  衡安杰也将目光看向南宫陌霜,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看她,只是下意识的就朝她看去,不多时衡安杰就将目光移开了。

  南宫陌霜倒没注意到这些,她只顾着一味尝着桌上的美食,一上午就没吃东西,腹中空空如也,饿的她难受。

  不一会儿就有一位少女自告奋勇,上前表演才艺,她所擅长的是古筝,一首优美的曲子从她指间缓缓流出。

  不错不错,南宫陌霜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听着曲,心里还不停的夸着,就好像那些人是专门给她表演的。

  一曲完毕,少女在众人的掌声和夸赞中慢慢退下,脸上带着掩藏不住的得意。

  下一个出场的女子,她所擅长的是舞蹈,一曲水袖舞征服了在场众人的眼睛,那水袖就如同活了一般,舞的精彩极了。

  南宫陌霜都看的目不转睛,不过这些表演的少女她是一个都不认识,别说名字了,连谁是谁家的都弄不清楚。

  不多时已经有很多人上去展现了自己的才艺,众人看的是眼花缭乱,纷纷拍手叫好。

  角落的一处屏风后面,两个人影站在暗处,将那些表演的人尽收眼底。

  “太后,您瞧瞧这位怎么样?”太监看着那正在展示才艺的少女,低声问道。

  太后点点头,眼底流露出满意之色,“可以,把她的名字留下来吧。”

  “是。”太监朝身后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那小太监立马就提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名字。

  这看了半天,让太后满意的人屈指可数,纸上才留了几个人的名字。

  “那个给哀家治病的南宫陌霜呢,怎么没瞧见她?”太后看着那些人问道。

  太监左右望了望,而后朝某个角落一指,“太后,您瞧,在那儿呢。”

  太后朝太监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南宫陌霜正低头吃着东西,“哦,就是她啊,坐的也太偏了,哀家都瞧不清。”

  “太后别急,一会儿就能看到了。”太监说道。

  很快就轮到了宋玉芯,她可是才女,琴棋书画是样样精通,她让宫女给她备好了笔墨,准备即兴作一幅画。

  “这位姑娘是哪家的?”太后看着宋玉芯问道。

  “回太后,这位是翰林学士家的。”太监一看到宋玉芯就知道是谁家的,这位可是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南宫陌霜左右瞧瞧,心中暗道不好,这好像快轮到她了。她除了会治病救人,擅长银针轻功,其他的才艺也不会啊,总不能给在场的每个人诊脉施针吧。

  南宫陌霜想了想,还是决定偷偷溜走,等她们全都展示过了再回来,反正也没多少人认识她,少她一个也不会引人注意。

  南宫陌霜见南宫映雪正专心的看着对面的公子,没注意自己,就悄悄起身,躲在传菜的宫女身后,偷偷溜出去。

  东方景耀原本正和南宫禹说着话,这一转头,就发现对面的某个位置空了,他左右看了看,都没瞧见人,心中有些疑惑。

  南宫陌霜溜出来之后,随处逛了逛,没一会儿便觉得无趣极了。

  这时一群宫女从她身边路过,每个人手中都端着一壶酒,酒的香味从壶口飘出。

  南宫陌霜心头一动,这酒的香味虽说比不上她之前酿的桃花酿,但也算是上品,南宫陌霜这般想着,伸手拦下了一名宫女,从她手里拿走了一壶酒。

  而后南宫陌霜又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运起轻功轻轻松松的上了一座宫殿房顶,坐在上面悠哉悠哉的喝着酒。

  一阵风吹过,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南宫陌霜觉得眼皮有些沉重,不知不觉就躺在房顶睡了过去。

  东方景耀等了许久,都没有看见她回来,便找了借口溜出去。

  他在皇宫转了一大圈,都没看见南宫陌霜的身影,心里正好奇她跑哪去了。

  此时他刚好走到一座宫殿底下,刚抬脚准备走,就在这时,屋顶突然传出动静。

  “咕噜咕噜”的一阵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屋顶滚着,紧接着东方景耀就看到一酒壶从他面前直直的坠下来。

  “啪!”的一声,酒壶在东方景耀面前摔成了碎片,碎片飞溅,划破了他的衣袖,他见此脸色一冷,对着屋顶道:

  “谁?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