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尘千丈诉不尽繁花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 尚书府嫡女

    “是,大少爷。”青鸟开心的应道,现在大少爷回来了,就不怕小姐被别人欺负了。

  南宫禹还是有些不放心,亲自送南宫陌霜回去。

  眼见大家都走了,南宫智迈着两条小短腿也想跟上去,但却被叫住了。

  “你给我回来!”

  柳飘絮纵使心里再怎么疼爱南宫智,此刻也免不了朝他发火,“你亲姐姐在这里,你要往哪里去?”

  南宫智没说话只耷拉着脑袋,朝南宫陌霜走的方向看了几眼,而后才挪着小步子,慢慢移到柳飘絮身边,有气无力的喊了声:“娘…”

  柳飘絮真是拿南宫智没法子,打又舍不得,骂也舍不得,她现在只能把一切都怪在南宫陌霜和南宫禹身上,要不是有他们两个在碍事,她早就扶正成为尚书夫人了!等着吧,她迟早会把他们两个人赶出尚书府的。

  把南宫陌霜送回院子后,南宫禹就匆匆赶去了南宫城的书房商议事情。

  青鸟小心翼翼的给南宫陌霜涂着烫伤药,生怕力气稍微大了弄疼她,“小姐,你瞧瞧你这手,被烫成这样,奴婢都心疼死了,这要是留疤了可就毁了。”

  南宫陌霜漫不经心的说:“不会留疤的,这药你一会送些给南宫映雪,她也烫伤了。”

  青鸟瞬间就瞪大了眼睛,生气的把药重重放在桌上,“小姐,你疯了?这么好的药怎么能送给那种人,况且今天要不是她们,你的手还能这样?你怎么还想着给她送药?!”

  南宫陌霜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这脾气比我的还大,你是小姐还是我是小姐?“

  见青鸟赌气不说话了,她才解释,”我都在父亲面前开口了,这药是肯定要送的,不能给人留下把柄,况且这药送了她们也不敢用。”

  南宫陌霜猜那母女,她们肯定会猜测她在药里下了毒,说不定这药前脚送过去,后一脚就被她们给丢出来了。

  “既然她们不敢用,那为什么还要送这么好的给她们,要不随便送一瓶吧,反正都是烫伤药,她们也看不出来。”青鸟还是舍不得把这么好的药给那两个蛇蝎妇人用。

  “就送这瓶,等会就送过去,免得出差错。”

  见自家小姐那么坚持,青鸟也不好再说什么,“好,一会儿就去。”

  在家里比在桃花源起得太早了,南宫陌霜打着哈欠,“我有些乏了。”

  ……

  南宫陌霜睡醒之后已是下午,闲暇之时,她坐在院中翻看着带回来的医书,斑驳的树影映在她指尖,她静静地坐着,远远望去就好似一幅美人图。

  “小姐。”青鸟端着一碟糕点快步走来。

  “何事?”南宫陌霜头也不抬的问道,她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那本医书。

  青鸟将糕点放在她面前的石桌上,笑着说:“这绿豆糕是奴婢去送药的时候智少爷让人偷偷给我的,他本想自己来的,可是柳姨娘却不让他出院子。”

  “嗯。”南宫陌霜看了看那静静摆在碟子中的绿豆糕,早上才出了那样的事,这柳姨娘要是让他出来才是怪事。

  “四少爷还让人送来了烫伤药和几句话,小姐想不想听。”

  南宫陌霜看看她,又继续翻阅手中的医术,“才回来没几天,就学会卖关子了?”

  “嘿嘿。”青鸟笑了笑,“四少爷说他找到机会就会偷偷溜出来看小姐的,让小姐一定要在院子里等他。”

  “还真像小孩子的话。”南宫陌霜嘴角微微上扬。

  “奴婢觉得四少爷对小姐好的很,不像柳姨娘和那个三小姐,一肚子坏水。”青鸟对南宫智的印象倒是很好,在她眼里只要对二小姐好的人,就都是好人。

  “希望他以后也不会变吧。”南宫陌霜的声音很小,小到青鸟都没有听见,她轻轻捻起一块绿豆糕,咬一口,甜甜的,松软正好。

  南宫城寿辰的前一天,尚书府就忙的不可开交,所有人都在准备着第二天的事宜,喜庆的灯笼挂满了尚书府。

  南宫禹欧尔会抽出空看看她这个妹妹,而南宫映雪也被禁足在自己的院子里反省,没来找她的麻烦,她正好得个清净。

  “小姐,明日是老爷的寿辰,你别穿得那么素净,你看看这件怎么样?”青鸟手里拿着一件刚送来的朱红色衣裙,上面还绣着精致别样的花纹。

  南宫陌霜瞧了一眼,摇摇头,“不好,太艳。”

  “那这件呢?”青鸟又拿了一件粉色的。

  她又摇头,“不行,样式太丑。”

  最后南宫陌霜还是自己去挑了一件,她满意的看着手里的衣裳,“不素不艳,正好。”

  次日一大早,南宫陌霜就被催促着起床,青鸟兴致勃勃的替她洗漱装扮着,还一边念叨:“今日好多王宫贵族都会前来,小姐可得好好打扮,来个艳冠群芳,说不定就有哪家俊俏公子看上小姐了。”

  “不必,梳个简单的发髻就好。”南宫陌霜并不想出那种风头招人妒恨,她可不要日后麻烦一堆堆的找上门来。

  不多时,南宫陌霜就打扮好了,雪色的衣裳上用金丝线绣着精致的花纹,走起路来,花纹若隐若现,纤细的腰身也被完美的勾勒出来,三千青丝半挽半散,远远望去就像似清冷的仙子,让人轻易不敢高攀。

  “小姐不管怎样打扮,都是最好看的。”青鸟笑嘻嘻的扶着南宫陌霜出去。

  前厅已经很多客人,南宫禹和南宫城都在前厅招待客人,而柳飘絮和打扮的艳丽的南宫映雪则在后院接待女眷。

  南宫陌霜一出去,有些夫人就注意到了,她们纷纷向柳飘絮打听,柳飘絮虽然心里面咒骂了南宫陌霜不下百遍,但却也只能面上笑嘻嘻给人介绍她的身份,尚书府的嫡女南宫陌霜。

  就冲这尚书府嫡女的身份,很多夫人就已经心头一动了,有些夫人让自己的女儿上前去跟南宫陌霜接触,有些没有女儿的夫人,为了自己的儿子竟亲自上前攀谈。

  南宫陌霜之前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现在自是应付不过来,但也不好直接甩袖离开,便一直浅笑应付着。

  不远处的柳飘絮和南宫映雪自是看了眼热的很,心里的嫉妒、厌恨都快漫出来了。

  “娘!你看她那副狐媚样子,我恨不得上去撕了她,仗着自己嫡女身份,一直出风头,她真当尚书府里就她一个女儿了!”南宫映雪一边瞪着南宫陌霜一边咬牙切齿的说着,那嫉妒的表情在脸上浮现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