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尘千丈诉不尽繁花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出门

  “小少爷,你走慢点!当心别摔着!”

  南宫智穿过花园的小道,来到西苑的门口,饭桌上的时候就听到南宫陌霜,说自己受伤了,暗暗记在心里,回到自己的东院,好,一阵翻箱倒柜,将一些不知名的药材都拿了出来,全抱在自己的怀里,一路小跑着。

  服侍的婢女吓的心都吊到嗓子眼,就怕他摔着碰着。

  “唉唉唉,你不能进去啊。”青鸟把他拦在了门外,“小姐睡下了,你不能进去!”

  “二姐姐睡了?”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吃完饭就来,兴许还能跟她说说话,这会儿她都睡着了,盯着紧闭的房门,南宫智的脸皱在了一起。

  “可不是睡着了吗?这两天又是赶路,又是山贼的,都没怎么好好休息,小少爷,有事吗?”

  南宫陌霜是真的累了刚刚沾枕头,就睡着了,青鸟斜眼撇着南宫智怀里抱着的人参,感情又是来送礼的。

  “诺,这是给二姐姐的!听说她受伤了,这东西能帮助她恢复,我以前生病的时候,母亲煮这个东西给我喝。你别忘了拿给二姐姐。”一把将人参塞到青鸟的手里。

  “谢谢小少爷。”这南宫智看上去不那么讨厌,长的还挺可爱的,青鸟倒是蛮喜欢他的。

  “既然二姐姐睡着了的话,我就不打扰她了,我先回去了。”没见着面,南宫智有些失望。

  青鸟点点头,“等小姐醒了我会告诉她,小少爷已经来过了。”

  目送着南宫智离开院子。

  南宫陌霜本来就睡眠浅,又睡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已经醒了,听到外面好像有动静,出声问:“外面什么事儿啊?”

  青鸟推门进去,将手里的人参拿到南宫陌霜的面前,“东院的小少爷刚才拿了一些人参过来,说是要给你补一补,不过他没有见到你,感觉挺失落的!”

  那人参确实是不可多得一见的极品,他都舍得拿出来,可见他确实是有心了。

  “我知道了。”有可能真的是因为血脉关系,南宫陌霜也是莫名的对他有好感。

  “你陪我上街走走吧。”自己回来的匆忙,那天在街上也就直接回府,还没有出门逛逛看看这个诺大的帝都呢。

  “好,我去准备轿撵。”

  “不用了,我们走着去吧。”南宫陌霜阻止了青鸟的动作,“对了,要不我们喊上南宫智吧。”

  “我这就去。”

  青鸟去东院去寻南宫智,听说要带自己上街小孩子开心得不得了。

  “二姐姐,二姐姐,我们走吧。”不肖一会换了一身轻便的装束,拉着南宫陌霜出门了。

  丞相府的东街口人来人往,都是大大小小的商铺,琳琅满目,逛了一会儿三个人手里拿满了吃的玩的。

  “二姐姐准备好礼物给爹爹了吗?”南宫只歪着脑袋,走了很久腿有些发酸。

  “已经准备好了。”低头看着南宫智的额头沁出的汗珠,“累了?”

  “我不累。”他擦了擦汗珠,他就是想找人陪他玩,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出来玩当然不会觉得累。

  “二姐姐,我们再到前面看看,前面有几家玉铺还不错。”说着就拉着她往前面走去。

  玉铺?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看见南宫智俨然像一个大人,“掌柜的,把你们家镇店之宝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掌柜的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看他们穿着不俗,就知道非富即贵,也不含糊让小二将店里的好东西拿过来,放在他们面前,任他们挑选。

  “二姐姐,这玉佩不错!”南宫智哪起其中的一块玉佩,通体晶莹剔透,玉体圆润,掺着丝丝血红。

  “少爷好眼光,这是西域的极品,是本店的镇店之宝,难得一见的血玉!如果两位诚心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们优惠!”南宫志把玩着这块玉佩喜欢得不得了,倒是南宫陌霜没什么兴致,这块玉确实不错,只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掌柜,你们家还有其他的吗?”

  “这好的都摆在您的面前了,您要不再瞧瞧?”这好的,都在这了,居然没有她想要的,掌柜的这下也没什么主意了。

  南宫陌霜四处转了转,角落里一块不起眼的玉石,引起了她的注意,“掌柜的,这块玉石怎么卖?”这块玉还没有被雕琢成型,一大块的料子就这么角落里。

  “哦,那是还没有被雕琢的,那料子也没有这边的好,您不再考虑一下吗?”那只是一块普通的玉石,正想着怎么把它雕琢成像样的东西出手,倒是先被南宫陌霜给看上了。

  “不用了,这块吧!”这块玉石成色虽然没有血玉好,但跟普通的比成色远算上品,“给我包起来吧!”

  “二姐姐,这玉的成色确实普通,这血玉也算是极品,要不…”南宫智想不通,为什么她会选择这块普通的玉?

  “虽然这块血玉确实是极品,但是体型较小,不适合作为礼物送给父亲!”南宫陌霜一语成金。

  “那二姐姐买这块玉石,究竟想要如何打磨呢?”

  “这是一个秘密!”南宫陌霜对着他神秘的一笑,怎么打磨是她的事。

  ……

  “你去哪了?”南宫映雪在东院等着南宫智,早些时候,吓人说南宫志被西苑的人给叫走了,什么时候这两个人走得这么近?

  等了他一个时辰,可算回来了。

  “二姐姐喊我陪她逛逛。”南宫智将买的小玩意儿全都小心放好。

  “二姐姐?!你小子怎么没见到你叫我这么亲啊?”看着桌上他正在摆弄的面具,南宫映雪指着嫌弃的说:“就这么些小玩意儿就把你给收买了?”

  “关你什么事,你管得太多了吧?”尝了一口桌上的绿豆糕,东院小厨房的手艺越发好了,改明儿送些给二姐姐去,南宫智心里想着。

  “你这什么态度?我才是你亲姐姐!”南宫映雪气呼呼的喊着。

  “切,你还不及二姐姐一半呢。”南宫智丝毫不理会她,跑到一旁翻着书籍,“上次娘亲看了的玉石图样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