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尘千丈诉不尽繁花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南宫禹回来了

  随后柳飘絮眼泪啪嗒就掉出来了,心疼的喊着,“这都烫成这样了…”

  南宫陌霜不禁皱眉,她的手也不小心被烫到了,红一大片,她连忙甩了甩手,没有出声把手藏在袖子里,默默的看着她母女俩做戏。

  青鸟眼尖,连忙凑上前,取出帕子替南宫陌霜擦了擦残留在手背上的汤水。

  那红色的烫伤在白皙娇嫩的肌肤上衬得格外明显,青鸟小声说:“小姐,我们回去上药吧?”

  南宫陌霜摇摇头,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低声安抚:“我没事。”

  “老爷,你看看,三姐儿手被烫成这样,要是留了疤可怎么办呐。”柳飘絮双眼含泪在南宫城面前卖可怜。

  “爹,好疼啊,呜呜呜……”南宫映雪的眼泪有一半是假的,也有一半是真的疼出来的。

  这二人不愧是母女俩,手段都是一样的,卖可怜。

  柳飘絮年轻时也是个美人,如今年纪大了但也还是有几分姿色。

  母女二人身子娇弱,又是梨花带雨的,南宫城看了难免有几分心软,他看着南宫映雪的被烫伤的地方,不免心疼起来:“怎么这么严重?快去请大夫来瞧瞧。”

  “是。”柳飘絮擦了擦眼泪,小声道:“这二姐儿汤端的好好的,怎么就撒了呢,也幸好汤水没烫到二姐儿,不然这细皮嫩肉的可受不住。”

  南宫陌霜就站在旁边看着她们做戏,没想到这二娘泼脏水的手段可不一般。

  “陌霜。”南宫城严肃着一张脸看向她。

  “爹爹,是女儿的错。”南宫陌霜知道南宫城要说什么,不等他说完就朝他微微低头,开口认错。

  “嗯。”南宫城点点头,继续道:“想来你也不是存心的,去向你妹妹好好道个歉。”

  南宫陌霜缓步走到南宫映雪身边,柔声道:“对不起三妹妹我不是故意的,我那有上好的烫伤药,一会儿就让人给你送去。”

  “我才不要你假好心,你明明就是故意的!谁知道你会不会在烫伤药里下毒害我,你给我滚开!”南宫映雪哭着用力将她推开。

  她就是讨厌南宫陌霜,就是恨她,所以她把这一切的事都怪到南宫陌霜头上。

  “啊——”

  南宫陌霜没有想到南宫映雪力气那么大,把她推得往后退了几步,她的腰重重的撞在什么坚硬的东西上,硌的生疼。

  “小姐,你没事吧?”青鸟一声惊呼,想要跑过去扶起她,却被人抢先了。

  “陌霜?!”

  一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在南宫陌霜头顶响起,她柳眉轻皱,抬头一看,熟悉的面庞出现在她眼前。

  她试探的喊了声,“大哥哥?!”

  “呵呵,还真是你啊。”南宫禹刚回来,没想到就遇见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妹妹。

  “大哥哥,我回家那么多天,你终于回来了。”南宫陌霜笑着看着他,感觉也没有那么疼了。

  南宫禹伸手将她拉起来,“快起来,地上那么凉。”

  青鸟拍了拍南宫陌霜身上的灰,只听见南宫禹宠溺的说:“你呀,还跟小时候一样,调皮。”

  “嘻嘻。”她倒是不否认,只是见到他的一瞬间,双眼一下就红了,这是她同父同母的哥哥,只有他会心疼她。

  南宫城不禁觉得有些奇怪,“禹儿,你不是公务在身吗?怎么回来了?”

  南宫禹作揖,“父亲,皇上知道父亲后天寿辰,便恩准孩儿回来给父亲贺寿。”

  “皇恩浩荡啊,以后定要好好效忠朝廷才不会辜负皇恩啊。”南宫城一本正经的说着。

  看着南宫禹,南宫陌霜心里很高兴,看来自己的哥哥很受朝廷器重,娘亲知道了泉下一样该很欣慰。

  今日一大早南宫禹就马不停蹄的赶回来,没想到看见自己妹妹被欺负的一幕。

  就在这时一个又软又嫩的小手突然抓住了南宫陌霜那只被烫伤的手,南宫智一眼就看到了烫伤的痕迹,“哎呀,二姐姐也被烫伤了,都红了,爹爹您看看。”

  南宫智稚嫩的声音吸引了在场众人,还怕别人不信故意把南宫陌霜的手抬起来给大家看。

  南宫禹方才还没有注意到这些,现在看到她的伤口,又想到刚才进门的那一幕,瞬间脸就沉了下来。

  南宫城眉头紧促,两个女儿都是他的心头肉,在一对比之下,便分出差别来,对于刚才映雪的娇气更喜欢陌霜的淡定。

  “其实不碍事的。”南宫陌霜怕他为难,连忙收回手藏在衣袖下。

  南宫城冷声斥责:“你真的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在家里还动起手来了?快向你二姐道歉。”

  “爹,明明就是她的错,我不道歉!”南宫映雪被这么一呵斥,心里更委屈生气了,生气的瞪着南宫陌霜眼泪又啪嗒啪嗒掉个不停。

  “什么叫是她的错?”南宫城被她这么一哭一闹脸更沉了,斥责的语气又重了几分,“你二姐好心给你汤,你非但不愿领情,现在更把错全都怪在她身上,你也太不知好歹了。”

  “娘,你看爹爹,明明就不是我的错,呜呜呜……”南宫映雪拉着柳飘絮的衣袖,哭得更伤心了。

  南宫城气得指着她,“你还好意思哭,你二姐也受伤了都没像你这么哭哭啼啼的,你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

  “老爷,映雪年纪小,不懂事儿,你消消气,别跟她一般见识。”柳飘絮一看南宫城生气了,也不敢在闹,暗暗扯了扯女儿的袖子,让她别哭了。

  南宫城脸色一沉,指着她怒道:“什么叫年纪小不懂事儿?我看就是平日里把她宠坏了,所以才那么无法无天的。你给我回院子里待着,好好反省反省!”

  说完南宫城一甩袖,大步走了出去。

  “老爷……”柳飘絮着急的喊着。

  只见南宫城走到大厅门口,说了句:“禹儿,你跟我过来。”

  “是。”

  南宫禹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南宫陌霜,又怕他走后柳飘絮和映雪又整什么幺蛾子,便对青鸟嘱咐:“快扶小姐回去,找个大夫上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