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尘千丈诉不尽繁花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李嬤嬷

  “我听说爹爹罚二姐姐跪祠堂了,我担心二姐姐,就偷偷溜出来看二姐姐了。”南宫智用他稚嫩的声音回答着,说完他又隔着被子用他又软又温热的手轻轻揉着南宫陌霜跪的红肿的膝盖。“二姐姐不疼,我给你揉揉。”

  南宫陌霜听了,心头一热,握着他的小手,“智哥儿乖,姐姐不疼的。”

  “四少爷。”有丫鬟在外头喊着,“四少爷您快出来,姨娘唤你回去。”

  南宫智有些不舍得看着南宫陌霜,“二姐姐,你放心,我明天还会偷偷跑出来看你的。”

  “嗯。”南宫陌霜又揉揉她的头,而后帮他理了理有些乱的衣衫,“快去吧,别让你姨娘担心。”

  “好。”南宫智点点头,迈着小短腿朝门外走去,在走到门口时还特意停下来,转头看着南宫陌霜,依依不舍的朝她摆了摆手,“二姐姐,我还会来的。”

  ......

  之后的一段时间,南宫陌霜和青鸟都躺在院子里休养身体,南宫禹每日都会来看他,也追问过她事情的原委,南宫陌霜知道瞒不过,就全部都告诉他了,那些难民也拜托给了南宫禹。

  养伤期间,南宫城也来看过她,还带来了一个嬤嬷。

  “陌霜,是爹爹对不起你,自小就让你离家,在外面受苦,是爹爹不好。”南宫城十分愧疚的对南宫陌霜道。

  “陌霜知道爹爹是为了女儿好,所以才迫不得已将我送出去,不怪爹爹。”南宫陌霜说的是心里话,确实不曾怪过南宫城,因为知道他也是身不由己,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恨过他一丝一毫。

  “爹爹知道你才刚回来不久,之前一直待在外面,所以一些规矩礼仪你都不懂,这位嬷嬷是我特意给你请回来的,日后她就是你的教导嬷嬤,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都问她。”南宫城将那位嬷嬤介绍给南宫陌霜。

  “二小姐好,老身姓李,日后二小姐唤我李嬷嬤就是。”李嬷嬤上前,规规矩矩的给南宫陌霜福身行礼。

  “那以后就有劳李嬷嬤了。”南宫陌霜微微朝李嬷嬤颔首点头。

  之后南宫陌霜便日日都会待在府中学习礼数,就连尚书府的门她半步都没有踏出去过,老老实实的样子让南宫城和南宫禹放心了不少。

  南宫智偶尔会偷偷跑出来看南宫陌霜,还会给她带小厨房做的绿豆糕,但每每待不了多久,南宫智就会被柳姨娘身边的丫鬟给抓回去,南宫智为此事和柳飘絮闹了许久。

  柳飘絮也被南宫智气得不轻,她就不明白了,这个从她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非但不怎么喜欢自己的亲姐姐,反而还每天都念着南宫陌霜那个小贱蹄子。

  为了培养这两姐弟的感情,以免南宫智被南宫陌霜给拐了去,柳飘絮时不时就绑着南宫智,让他和南宫映雪待在一起。

  南宫智不喜欢南宫映雪,就算柳飘絮强行让他和南宫映雪在一起,南宫智脸上也是十分不开心的,不是动不动就撇着嘴,就是一句话不说。

  要不是柳飘絮发了话,南宫映雪才不会想日日和这个小白眼狼在一起。

  这日南宫陌霜刚学习完礼仪,又被李嬷嬤抓着在后园中练起字来。

  “二小姐只需将这些诗句写完就可以休息了。”李嬷嬤坐在南宫陌霜面前监督着。

  “是。”南宫陌霜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酸的手腕,她都快写一下午了,这李嬷嬤还是不肯放过她,南宫陌霜有些怀疑这李嬷嬤是不是柳姨娘选的,然后让南宫城送过来折磨她。

  “小姐,先喝口水。”青鸟在一旁贴心的为南宫陌霜倒了杯茶,这才让南宫陌霜得以借着喝茶的功夫休息片刻。

  南宫陌霜才偷了片刻的懒,李嬷嬤就似有不悦的敲了敲桌子,“二小姐,你这茶都喝了一柱香,还没喝完?”

  无奈,南宫陌霜只得放下茶杯,又提起笔,这笔刚要落下,一个小小的声音就朝她快速扑过来。

  “二姐姐!”南宫智高兴的一边喊着一边扑到南宫陌霜怀里,这一扑,便撞到了她的手臂,笔尖的墨水差点滴在了她的身上。

  “智哥儿。”南宫陌霜有些无奈的看着依在自己身上的小人。

  “四少爷可得小心点,二小姐正在练字呢。”青鸟细心的将砚台往里挪了挪,以免被南宫智碰到。

  南宫智今日本是被柳飘絮逼着和南宫映雪逛园子的,可一来到园子,他便远远的看到了坐在亭中写字的南宫陌霜,于是就抛下了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南宫映雪,撒丫子朝她跑来。

  “写字有什么好玩的,二姐姐陪我玩啊,我们去抓鸟。”南宫智拉着南宫陌霜的衣袖撒娇道,这几日他和南宫映雪在一起都快憋坏了。

  “智哥儿,我在练字呢。”南宫陌霜语气稍微重了一点。

  “哟,四弟,听到没,人家不愿意陪你玩,你就别扒着她了。”追着南宫智赶来的南宫映雪一边扇着扇子一边阴阳怪气的说道。

  “那我也不要跟你玩!”南宫智瞪了南宫映雪一眼,又趴在南宫陌霜的怀里,央求着:“二姐姐你就陪陪我嘛。”

  “你!”南宫映雪气的美眸一瞪,心里直骂南宫智这个白眼狼。

  “咳咳咳!”李嬷嬤坐在一旁,看到这一幕不免脸色有些难看。

  “李嬷嬤别见怪,四弟还是孩子,玩心大。”南宫陌霜开口说道,南宫智也许是这段日子真的闷坏了,此刻正像八爪鱼一般粘着她,一时间也推不开。

  听南宫陌霜这么说,李嬷嬤脸色稍微好看一点,但还是语气有些重的开口提醒道:“这四少爷虽还是不懂事的孩童,可终究是个男子,二小姐已经是个姑娘家了,男女有别,除非四少爷是个襁褓婴儿,否则就不该让其如此亲密的贴着自己,二小姐该警醒着才是。”

  “李嬷嬤教训的是,陌霜记住了。”南宫陌霜稍微用力将南宫智推开,略微严肃的看着他,“四弟坐好,不许再贴上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