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尘千丈诉不尽繁花似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帝都

  南宫陌霜想着离客栈已经有一段距离,应该不会有人追上来,沿途也留下了一些标记以便青鸟能够找到她,她将东方景耀顺势倒下,背靠在大树上。

  “先在这休息一会儿,你伤的太重,银针只能暂时封住血脉,等青鸟到了,我在帮你重新上药!”

  东方景耀点点头,闭着眼睛不再多说一句话。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南宫陌霜也闭上眼睛。

  “小姐,小姐!”

  听见有人喊,南宫陌霜开始警惕起来。

  “小姐,你在哪里?”

  仔细一听是青鸟,南宫陌霜连忙出声,“在这里!”。

  “小姐,你受伤了?”青鸟惊叫,惊恐的指着她身前的一大片红色。

  南宫陌霜的外衫上不知何时染了东方景耀的血迹,“我没事,把包袱里的药给我!”

  不做过多解释扯开东方景耀的衣服,撒上自己独门的金疮药,重新包扎了一下,“还好流血不多,要不然你就是个废人了!”

  东方景耀奄奄一息的吐着两个字,“多谢!”

  “不用谢我,我是不想你死在半路上,到最后自己还得惹上麻烦!”这两天好不容易听到他嘴巴里有一句一句像样的人话。

  “今晚赶路是赶不成了,明天一大早出发,中午应该就能到帝都,折腾了一夜,好好休息一下!”南宫陌霜看着正在生火的青鸟轻声说着。

  这个树林离客栈比较远,南宫陌霜依旧不放心坐在火堆旁守着,看着身旁睡着正熟的青鸟,又看着靠在树的东方景耀,将包袱里的披风拿出来,轻轻的靠近他。

  刚刚想把披风搭在他的身上,东方景耀的手已经紧紧的握住了剑。

  他的动作没有逃过南宫陌霜的眼睛,轻声安抚,“你就好好休息吧,我会守着的。”

  静静的坐回了火堆边,看着跳跃的火苗,南宫陌霜打起了瞌睡。

  “布谷——布谷——”

  清脆的鸟啼声,让南宫陌霜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连忙睁看眼天色已经亮了,火还在燃着,青鸟和东方景耀都还在。

  她不禁叹了一口气,相安无事的过了一晚,连忙叫醒青鸟去找马车赶路。

  南宫陌霜将带有血的外衫脱下,然后换了一身干净的素衣,走到他的身边,“醒了?”

  东方景耀没想到自己一睁眼就看见她在换衣服不说,假装睡觉吧,现在还被叫醒了,不禁咳了咳刚想开口说她太不守妇道了。

  “把这个吃了。”南宫陌霜递过来一个瓶子,然后将披风给他系上。

  身上淡淡的桃花香让东方景耀心中的沉闷疏散开。

  “小姐。”青鸟大声喊着,还带了马车回来。

  “走吧。”说着要扶东方景耀过去,却被他躲开。

  无奈,南宫陌霜只好独自走上前,让马夫去扶那个别扭的王爷。

  马车虽然比走路快,一路颠簸,南宫陌霜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眼看要进城了却被守城的士兵给拦了下来。

  “站住,检查,你们是什么人?”身士兵倒是负责,拦下马车仔细盘问。

  马夫好心的说:“官爷,我们就是赶路的,这是我们的通关文牒,还劳烦几位官爷放我们过去吧!”

  “车里是什么人?”士兵有些不相信,拿着文牒有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了他一番,不敢放他们进去。

  马夫笑着向前从袖口里面掏出一锭银子,悄悄默默的塞到那个士兵的手中,“几位官爷,站累了吧一点小意思,拿去喝点小酒吧!”

  士兵倒不是好说话的,“少来,帝都脚下你这厮怎敢行贿赂,下车检查。”

  南宫陌霜刚想说什么,只看见东方景耀摘下腰牌递了出去。

  “参见王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王爷赎罪。“看见腰牌的士兵吓得连连求饶。

  “哼,还不让行!”青鸟冷哼一声。

  “是,马上让行。”士兵赶紧放马车进城。

  进了城,南宫陌霜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袖子一挥,只见东方景耀渐渐睡了过去,轻声喊,“青鸟去医馆。”

  不一会儿,南宫陌霜去医馆开了几副药,让青鸟拿上马车,嘱咐车夫将王爷送去列王府。

  看着马车走远,青鸟有些不明白了,拉拉南宫陌霜的衣袖,“小姐,为什么不让马车把我们也送回去啊?”

  南宫陌霜回过头,淡淡一笑,“回到帝都,我们就要太张扬了,免得多惹是非。”

  不做多逗留,问了路主仆二人直接朝着尚书府走去。

  尚书大人知道自己的女儿回来了,早就在门口等着了,打小自己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女儿,但是体弱多病,早早的就被送了出去,所以内心的愧疚也就更多了一些自然对她的疼爱也就更深了!

  “这南宫陌霜知是好大的阵仗,按道理说应该早就到了,现在迟迟未出现,让老爷在这等了一上午,真是过分!”庶母柳飘絮有点不高兴,从早上等到中午站的脚都酸了,心里对这个嫡女更加不待见,尚书夫人早就已经死了,南宫城迟迟未将自己扶为正室,自己的一双儿女也只能是庶出,自然对这个嫡女意见更加大!简直是站着茅坑不拉屎。

  “母亲再等等吧!姐姐许是在路上耽搁了”反正都等了一上午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南宫智倒是对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姐姐充满着期待。

  南宫映雪听了有些不舒服,“还没见上面呢,就知道叫人家姐姐,你这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呀?我才是你亲姐姐!”

  这小子从来都不叫自己姐姐,但是对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南宫陌霜殷勤的很。

  “我们可都是父亲的孩子,怎么就不能叫了?你这话不要被父亲听了去,小心被父亲家法伺候!”不想搭理她们,满心欢喜的期待着他的到来。

  “来啦来啦!他们回来了!”前门小斯说有人拿着二小姐腰牌回来了。

  南宫陌霜就出现在了丞相府前。

  “父亲女儿回来了!”见到带着众人出现的南宫城,南宫陌霜规规矩矩的行礼,这么多年没见了,南宫城的乌丝间也有了一丝白发。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看着眼前的女儿,长得真是像她的母亲,出落的越发可人。

  “姐姐,终于见到你!”南宫智向前主动向她打招呼,惹得后面的南宫映雪心里不大舒服,但也不敢表露在面上。

  南宫城一手拉着她,一边介绍着,“这是你的弟弟,智儿。”

  “弟弟好!”没想到自己回来的时候还多了一个小小弟弟,虽说不是同母所生,但是见到他也非常的亲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