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都市妖怪夜行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发疯的李三

都市妖怪夜行记 会劈叉的蜗牛 4398 2021.08.24 20:27

  第二天早上,朱丹打电话报告好消息,吴鹏开始恢复了,血液指数也回到我们认知时的状态,身体免疫系统开始工作,电话那头是吴鹏撕心裂肺的喊叫声,顾薇薇开心的笑出声,心想那个不可一世的家伙,活该受这皮肉之苦!

  在宿舍等待顾薇薇的果然是室友们的八卦。陈曦问:“书勤,没想到你竟然跟国贸的吴鹏交情那么深啊!?”

  顾薇薇看着陈曦,果然是朱丹告诉了朱婷,然后朱婷告诉了全寝室。

  “难怪之前团建的时候,你自高奋勇的要加入到我们小队,晚上去查看国贸那边的情况。”徐梦辰说。

  ……

  顾薇薇打了个大哈欠说:“同志们,你们都误会了!记得那个蜘蛛吗?就是那蜘蛛惹的祸。”

  “那蜘蛛怎样了?抓到没?要是再出来咬人该怎么办?”朱婷问。

  “打死了!不过是只蜘蛛,别担心。”顾薇薇边说边挠手,大家看到顾薇薇的双手红肿,关切道:“你这,看起来挺严重的,没事吧?”

  顾薇薇也是奇怪,明明自己洗过手了,也用医用棉签消毒了,怎么会红成这样?她只好又到校医院去,这次朱婷陪同。

  又是同一个女医生,一看是顾薇薇,问:“怎么了?让我看看昨天的伤口?对了昨天那个同学怎么样?去医院了吗?”

  “嗯嗯,去医院了,辅导员说好转了!”顾薇薇伸出手让医生检查。

  “他没事就好,我们这条件有限,对了,你这手,不像昨天被咬的反应,要反应,应该跟昨天那男生相似,不会隔了这么久啊!”医生一边给顾薇薇抹药一边说。

  朱婷问:“会不会是体质问题,所以反应不一样?”

  “嗯,有可能!也可能是过敏。先去验个血吧。”

  验个小血结果出来的很快,嗜酸细胞指数高出很多,医生看了单子说:“过敏啊!吃点药,多休息,休息不好免疫力会下降,会过敏的哦!”

  “原来是过敏啊!”朱婷说。

  “呵呵,放心,不是那蜘蛛毒,你看昨天咬的位置是这里吧,已经好了。除了手痒,没其他不良反应吧?”医生问。

  “没有,没有。就早上开始痒的。”顾薇薇说。

  “可能你碰到或吃了什么过敏源,这是涂抹的药,这是吃的药,2天后复查哦!”医生说。

  朱婷放心的陪着顾薇薇离开校医院。

  顾薇薇说:“朱婷,感谢你陪我,走,请你喝奶茶去!”

  “一大早喝奶茶?”

  “哈哈,出去逛逛也行,反正现在也考完试了。我们也该好好放松一下啦!”顾薇薇说。

  朱婷看了看手机,也没什么事,就跟顾薇薇去了商业街。

  顾薇薇特别喜欢学校外的商业街,逛美甲店,奶茶店,小饰品店,收获颇丰,顾薇薇做了一个贝壳美甲,朱婷则做了一个纯色美甲。朱婷问:“王书勤,没想到你对如何变美那么精通,干嘛平时都不表现出来啊?”

  “忙啊!没时间!”顾薇薇随口一说。

  “忙?哦,也对,不好意思啊。”朱婷联想起王书勤之前请假的原因,怕自己说了不该说的。

  “不好意思?没啥不好意思的,现在空了嘛,当然要变的美美的啦。你看,这叫赏心悦目。”顾薇薇满意的看着刚做好的美甲。

  路过饰品店,顾薇薇被一个鸟笼项链吸引住,她盘算着将灵珠装进这鸟笼,毕竟戴脖子上,比放口袋方便。为了隐藏动机,她看到朱婷反复看一条立方体水钻项链,忙对服务员说:“服务员,这条和那条我都要了。”

  顾薇薇将立方体水钻项链取下,给朱婷带上,连夸:“好看,好看。”而自己赶紧将鸟笼项链放进包里。朱婷没反应过来,更没看清顾薇薇买的是什么样的链子,连声道谢。

  顾薇薇笑着说:“小意思啦!”

  顾薇薇乘去厕所的时机,将灵珠装进鸟笼,没想到正合适,像极了原配,也不突兀,朱婷突然看见王书勤脖子上的项链,说:“这就是你刚才一起买的项链?挺好看的,很别致!”

  顾薇薇笑着说:“看起来有意思才买的,你那条更好看!”

  两人有说有笑的回了宿舍,徐梦辰一脸严肃的赶紧拦住朱婷说:“朱丹,出事了!”

  “朱丹?哪个朱丹?”朱婷问。

  “还有哪个朱丹?就是我们的辅导员啊!”徐梦辰着急的说:“刚才打你电话一直不通。”

  “你打我电话了?没收到啊!到底出什么事了?”朱婷拿出手机,并没有未接来电。

  “哎呀,不管了,你赶紧跟我去医院,男生那边我也已经通知了,他们应该已经出发了。”

  顾薇薇有些懵圈,看着身旁的陈曦说:“嗯,我也一起去吧。陈曦,你呢?”

  “嗯,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起码跑的快,能帮忙干点活也行吧。”陈曦说。

  徐梦辰着急的说:“行行行,大家一起去。具体的我在路上说。快走,快走!”

  几人上了车,“师傅,人民医院,麻烦快点!”徐梦辰说。

  “又是人民医院?”顾薇薇有些疑惑,7眼蜘蛛不是被灭了么?怎么又出事?那吴鹏呢?

  徐梦辰盯着顾薇薇说:“王书勤,你应该最清楚朱丹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吧。她帮吴鹏去买吃的,结果在路上碰到一个疯子,那疯子发狂的咬住朱丹的脖子,被拉开时,那人嘴里咬着朱丹脖子上的半张皮。”

  “哎呀妈呀,这么血腥啊!”陈曦吓了一跳,就差把后悔两字写在脸上。

  徐梦辰明显将朱丹出事怪在王书勤头上,假如朱丹没有出现在医院,就不会遇到那个疯子。

  朱婷想了想说:“哎,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谁都说不准。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我们几个拉了个群,你在群里看吧。”徐梦辰不情愿的将顾薇薇拉进班干部群。

  群里几个先到的男同学在手术室外等候,将自己所见所闻发到群里,朱婷神情凝重的看着聊天记录,顾薇薇心想:“这事件应该就是个意外吧?!”

  一行人迅速的赶往手术室,手术室外站满了人,学校的代表,朱丹的父母和男朋友,班上的同学,最后护士出来说:“你们人太多了,会影响其他病人的,如果非要等,麻烦安静点。”

  大家都沉默不语,顾薇薇悄悄溜到吴鹏的病房,吴鹏因疼痛厉害,医生只好使用麻醉剂,他也因此睡着了。顾薇薇见吴鹏那边没情况,便到事件发生的地方调查,她向小摊和保安打听,大家倒是热情的将自己见到的分享给顾薇薇,尤其是得知她是受害者学生想为老师写篇报道时,更多现场目击者围了过来。

  从目击者口中得知,那个疯子就是这条街的城管,工作好多年了,大家都很熟悉,从没觉得他有精神问题,但今天他一如既往的巡逻,突然见到受害者就像发狂似得摁倒朱丹,一顿猛咬,嘴里嘀咕着一些话。

  “他说什么了?嘀咕了些什么?”顾薇薇追问到。

  “这个,你要问张警官了!”旁人说。

  “张警官?”

  “对,张建桥警官,他是辖区的巡警,今早就是他拉开两人的,他当时说听到了什么,但现场太混乱,没人在意这个事情。”

  “张建桥?!太巧了吧,我以前也认识一个叫张建桥的警官。”顾薇薇说。

  “哟,那说不定就是你认识的呢?那你去派出所问问吧。”围观群众说。

  顾薇薇看到手机群里,朱丹手术结束,送到ICU观察,命算是捡回来了,后续感染,并发症才是难关,但经过对现场人员的询问,感觉是有蹊跷,于是到派出所找张建桥。

  此时的派出所没什么办事的人,大家都注视着顾薇薇,她弱弱的问:“请问,张警官,张建桥警官在不在啊?”

  门口执勤的人问:“你有什么事吗?”

  “哦,我是今天受害者的学生,需要写篇关于这个事件的报告,想找张警官了解一下情况。”

  “哦,这样啊,你等会,他在会议室。你坐会,坐会!”派出所的工作人员非常客气。

  顾薇薇安静的坐在角落,看着形形色色来办事的人,朴实而亲切的接待,一度让她恍惚的以为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

  等了许久,张警官走出来看到顾薇薇,有些意外,怎么学校会派这么一个年轻人来写报告。顾薇薇见到眼前大腹便便的张警官与印象中的截然相反后,有些失望,简短的自我介绍后,赶紧进入正题,正当要询问时,张警官示意大厅不合适,将她带到会议室。

  张警官关上玻璃门,小声的说:“学校派你来写报告?”

  “嗯,是的,这是我的学生证。”顾薇薇拿出学生证。

  张建桥半信半疑的说:“这事,我看你们还是换个人来比较好,你这个小女孩,哎,事件有些血腥,还是不刺激你比较好!”

  “张警官,您这是歧视!”顾薇薇有些生气。

  “怎么就变歧视了?算了,既然你这么坚持,不过,你听不下去了,可以随时喊停。”

  顾薇薇忙点头。

  “这次事件,主要是城管李三突然情绪失控引发的一场悲剧。”张警官尽量委婉的描述现场情况。

  “张警官,这个李三在咬人之后嘴里还嘟囔着什么?您听清了吗?”顾薇薇问。

  张建桥瞧着眼前小女孩脸不红心不跳一脸淡定,说:“你要不毕业后到我们所工作吧,看你心里承受能力挺强的啊!应该是个可塑之才。”

  顾薇薇笑着说:“以前也有个警官说过同样的话。哈哈。谢谢啦!”

  张建桥笑了笑,继续说:“李三嘴里确实嘟囔着些话,我觉得这跟案子没有关系。”

  “到底说了些什么?”顾薇薇追问到。

  “他说什么,狡黠之月,什么可瞻白兔,还有句是什么,万户失守洗尘埃。”张建桥为难的记忆着。

  “这话什么意思啊?”顾薇薇问。

  “我也不知道啊!俗话说,疯言疯语就是指这个吧。”张警官说:“对了,你们老师情况怎么样?我正要去医院,走,带你一起过去吧。”

  因为朱丹在ICU,没法进去看望,大家都回了学校,只剩朱丹父母轮流守在外面,张警官找主治医生了解情况,顾薇薇不方便在旁边,便独自在医院周边逛着,再次来到事发点,“给吴鹏买吃的?吴鹏不是有医院订的饭吗?”她再次询问周围的群众,有个人很肯定的说是早上9点一刻发生的事件,因为他那时候正好有人用手机付款给他,他自信的掏出手机给顾薇薇看。此时的顾薇薇像个侦探,只恨自己以前怎么没好好在夜行队把基本功学扎实?!

  最后朱丹的案子被定性为城管李三突发精神病,李三被带到医院治病,朱丹也在住了一周ICU后转加护病房。

  暑假的学校,很多学生都回了家,空荡荡的,王书勤的父母也打电话询问她什么时候能回去,顾薇薇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家,毕竟那是王书勤的父母,她整理着衣物,看到王书勤之前的日记本,第一页工整的写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顾薇薇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心想,不论是哪个世界活着都不容易啊!她关上门窗,找到宿管阿姨,陪着一起贴上宿舍封条,王书勤的父母已经在楼下等候了。

  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顾薇薇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她进入一个大门,门内是一个螺旋状爬升的楼梯,昏暗的环境,只见一个身影站在楼梯上对她说:“你,还记得我?”她瞬间醒来,梦里人的说话口气明显是在质问,他是谁?她反复在脑海中搜索这个声音,熟悉但又陌生,不是自己世界的人,也不是飞灵族,更不是涵钰。

  陷入沉思的顾薇薇毫无睡意,便起身坐到书桌前,拿出笔纸画出自从进入黑洞后的脉络,她坚信自己现在的际遇一定与那黑洞有关,自己掉入到2层空间,或多层空间中,那个短暂停留的童话小镇一定是某个入口,而那只白猫呢?她始终没想明白,不仅如此,这个世界也是奇怪,咬人的李三,狡黠之月,可瞻白兔,万户失守洗尘埃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个世界有妖怪,却没人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对抗妖怪的组织呢?王书勤人在哪?这个世界看起来比有锡市自由,但又似有一个无形的网限制着他们的思想,他们脑袋里想的就是竞争,较量,不仅是自身能力的较量,而且还有服饰、外貌、社会地位这样的身外之物。有锡市虽然之前有合格市民勋章的制度,但大家的生活都是平静而善良,不会特意制造内部斗争,即使真的出现矛盾,也会集中起来商量解决的办法……

  想着想着,顾薇薇越发想念自己的家乡,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自言自语:“赵飞,你在哪?还好吗?”

  赵飞此时同白猫一起前往黑洞,希望能找到从水晶球中解救顾薇薇的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