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江湖变之猎艳侠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坟岗杀手(上)

江湖变之猎艳侠之旅 鬼面大师 3127 2005.07.14 12:47

    坟岗虫声唧唧,鬼声啾啾,是一个乱葬累累的荒凉所在。

  此时星月无光,凄厉的寒风在恐怖地呼号。在一个较高的孤坟上,一立着一个丰神如玉的青衫少年。他双手反负,投目云天,神态潇洒之极。

  孤坟四周,像游龙般穿行着八条人影。在夜风怒吼中,依然听得到他们的衣衫“猎猎”之声。

  半晌,一声低沉的叱喝,一片刀幕向坟顶卷了上来。

  接着刀幕连连而至,快得如同电光石火。

  但青衫少年像夜风一般飘忽,像幽灵似的令人难以捉摸,八柄长刀的凌厉攻势,竟对他无可奈何。

  约莫顿饭时间,青衫少年似已不耐,一声龙吟长啸,身形一转,疾逾狂飚,八名劲装大汉竟有四人长刀出手,他也以急如流星的身法,脱出八人包围之外。

  “好功夫……”

  随着话声,走出一为面蒙轻纱、幽香袭人的黄衣姑娘。她的身后紧紧跟着那名发如银丝的褐衣老妇。

  八名劲装大汉似乎估不到他们高贵的少主人会突然降临,微微一怔之后,一起俯首躬身道:“属下参见小姐。”

  黄衣姑娘哼了一声道:“以卵击石,你们太不知自量了,回去。”

  八名大汉一齐恭声道:“是,小姐,可是……”

  黄衣姑娘道:“可是什么?难道你们还要献丑不成?”

  八名大汉再不敢分辨,只得躬身一礼,转身急驰而去。

  褐衣老妇眉头一皱道:“小姐,此人似乎太狂了一点。”

  黄衣姑娘说道:“江湖男儿,大都如此。”

  褐衣老妇道:“小姐,何不给他一点教训?”

  黄衣姑娘道:“此人功力之高,绝不在咱们寻访的那人之下,我纵然跟他动手,也不见得能占到便宜。何况今日之事,错在我们。”

  褐衣老妇说道:“小姐既如此说,咱们只好饶恕他了。夜深寒重,咱们回店去吧!”黄衣姑娘道:“别忙,九婆婆,你去请那位公子过来聊聊。”

  褐衣老妇愕然道:“什么?小姐,你要跟他聊聊?”

  黄衣姑娘道:“这有什么不可以?快去,否则他要走了。”

  褐衣老妇虽是不愿,却不敢魏拗黄衣姑娘,身形一晃,追向青衫少年的身后,并纵声高叫道:“喂,你等一等,咱们小姐有话要问你。”

  青衫少年脚下一停道:“什么事?”

  褐衣老妇道:“你问我,我问谁?见了咱们小姐,她自会告诉你。”

  青衫少年冷冷一哼,脚下一挪,再度向岗下走去。

  褐衣老妇勃然大怒道:“你太狂了,小子,老婆子要留不下你,就枉称……”

  “你怎么啦?九婆婆,我叫你来请这位公子,你到替我开罪人家了。对不起,公子,你能不能留一会儿?”

  黄衣姑娘适时赶来,阻止了一次不必要的纷争。青衫少年停下了,褐衣老妇却气得几乎两眼生烟。

  黄衣姑娘不理会这些,只是淡淡一笑道:“你回客栈去吧!我跟这位公子聊聊就来。”

  褐衣老妇一愣道:“小姐,你是千金之躯……”

  黄衣姑娘面色一沉道:“放心吧!九婆婆,我会照顾自己的。”

  褐衣老妇无可奈何,只好独自先返客栈。

  待褐衣老妇去远,黄衣姑娘才道:“适才下人多有得罪,望公子大度海涵。”

  青衫少年拧转身形,冷冷道:“不敢当,姑娘还有什么指教?”

  黄衣姑娘伸手掠了一下被夜风吹乱的鬓发道:“咱们就不能谈谈么?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居、,公子何必如此见外?”

  青衫少年向黄衣姑娘冷冷一瞥,道:“姑娘不耻下交,在下十分感激……”

  黄衣姑娘微微一笑道:“感激大可不比,只要公子愿意交小妹这个朋友就行。”

  青衫少年道:“好,请问姑娘,咱们这个朋友如何交法?”

  黄衣姑娘道:“相交以诚,缓急相济罢了,你说是么?公子。”

  青衫少年道:“不错,请问姑娘有什么重要事求在下?”

  黄衣姑娘一呆道:“这个……”

  青衫少年哈哈一笑道:“在下猜中姑娘的心事了,是么?”

  黄衣姑娘长长吁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江湖豪侠应有的责任,我有事求你,也没有什么不对。”

  青衫少年道:“说得好,不过在下对所求之人,有一项颇为失礼的规定……”

  黄衣姑娘道:“哦,请道其详。”

  青衫少年道:“代价。在下做事,总该索取一点应得的报酬。”

  黄衣姑娘双目大张。半晌,才悠悠一叹道:“我早就应该猜到是你。”

  青衫少年淡淡道:“现在知道也不算迟。”

  黄衣姑娘道:“小妹仆仆风尘,就是找你来的。无论你需要什么,小妹都会答应你的。”

  青衫少年道:“答应得太早了,何不先将求在下之事说出来,让在下考虑考虑。”

  黄衣姑娘悠悠一叹,道:“家父蒙受不白之冤……”

  青衫少年道:“令尊是谁?”

  黄衣姑娘道:“这个……”

  青衫少年冷冷道:“是不方便还是不信任在下?不管属于何者,姑娘都不该来寻找在下的。”

  黄衣姑娘道:“不,请你别误会,因为……因为……”

  青衫少年道:“回去吧!姑娘,夜色太深了,有话咱们明儿再说。”

  四更将尽。夜,确实太深了。以黄衣姑娘那娇嫩、纤弱的体质,怎经得起风露的侵袭!

  然而,她那弱不胜寒的娇躯,依然在寒风中挺立着,毫无离去之意,还发出一声悠悠的叹息。

  “王大侠……”

  “不敢当,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咱们以前没有见过……”

  “‘相逢何必曾相识’,这也算不了什么。”

  “小妹曾听人说……”

  “是的,在下放荡不羁,原本不是一个好人。”

  “小妹不是这个意思。”

  “哦,姑娘对在下另有评价?”

  “也可以这么说。”

  “很好,在下洗耳恭听。”

  “听说王大侠爱管武林中的闲事,尤其对怪诞离奇之事从不放过。”

  “不错,天性如此,无可奈何。”

  “但大侠却不愿涉及非武林人的闲事,而且对官场深恶痛绝。”

  “姑娘又说对了,传言颇为正确。”

  “可是……”

  “怎么?姑娘不以为然?”

  “咳,小妹不敢妄加评议,只是有一点个人的想法。”

  “哦,说说看。”

  “大侠管闲事,实际就是发奸摘伏,行侠仗义。那么,大侠就不该厚此薄彼,对一般人漠然视之了。”

  “姑娘责备得是,不过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在下不是海外神仙,怎管得了芸芸众生?”

  “天下虽大,离奇怪诞之事并不太多。再说官场并非罪恶,众生也有良莠贤愚之分。”

  “这么说令尊的遭遇,必然十分离奇。请问令尊是当朝的哪一位大员?”

  “家父陈定邦,小妹名叫陈芷姗。”

  “定邦神侯陈定邦?”

  “是的,家父误杀郭公公……”

  “宫里的郭太监?杀得好,此人蒙上欺下,贪赃枉法,应该是死有余辜。不过,令尊虽然位居侯位,却无权诛杀黄门……”

  “所以小妹请求王大侠义伸援手。任何代价,小妹在所不计。”

  “对不起,姑娘,在下无能为力,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王大侠……”

  也许是事情牵涉太大,不是他一个江湖人物所能左右的,要不就是他对官场当真不感兴趣,因而他不再理会陈芷姗,身形一转,径自离开坟岗。

  夜风依然强劲,云层却渐稀薄。

  离天亮还有一些时辰,天上只有几天朦胧的星星。

  在这般夜暗人稀、万籁俱寂的时候,似乎除了青衫少年,不会在有别人在这荒野之中徘徊的了,谁知正有两双目光,在冷冷瞧着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