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江湖变之猎艳侠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客栈之争(下)

江湖变之猎艳侠之旅 鬼面大师 2189 2005.07.10 22:26

    店伙傻了眼,劲装大汉的同伴,一时也大为惊骇!

  这群气势凌人的男女,除了青呢软轿中的小姐,就以褐衣老妇的身分最高,而且她是姜桂之性,愈老愈辣。眼见劲装大汉栽得如此凄惨,还能不惹她满腔怒火?二话不说,身形像打足了气的皮球,一蹦而起。

  褐衣带着罡风,发着扣人心弦的啸声,五只鸟爪似的手指,像泰山压顶一般,向青衫少年当头猛击。

  这等威猛的搏击之势,真个是武林罕见,可见褐衣老妇绝不是一个等闲人物。

  青衫少年面色一肃,举掌向凌空扑击的褐衣老妇迎了上去,他丝毫不敢托大,已经用上了九成真力。

  “噗”的一声,他们的双掌粘着了,一上来这双老少就较上了内力。

  褐衣老妇身悬空际,不断地以千斤堕力下压。青衫少年像霸王举鼎似的,以单臂托着褐衣老妇的全身。

  这等拼斗内力,实在是别开生面,不明底细的人,还以为在作特技表演呢!

  店堂一片清净,几乎落针可闻。

  观战之人似乎被捏着脖子,有一种喘不出气来的感觉。

  一盏茶之后,他们拼都的姿势丝毫不变,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额头已现出了汗水,青衫少年所坐的木凳,也向地面缓缓插入,论内力,他们相差无几,不过,褐衣老妇是居高临下,青衫少年自然要处于较为不利的态势了。

  木凳在“吱吱”做响,很有折断的可能。

  褐衣老妇那布满皱纹的面颊,现出了一丝笑意,她掌上的真力,更增到了极限。

  不管是木凳断折,或青衫少年的真力不继,在褐衣老妇来说,都是她克敌制胜的绝佳良机,眼看胜利在握,她还能不全力一击?

  这全力一击,果然声势惊人,只听到一声轰然巨响,整个店房都摇动起来。

  店房全被震动。那是说褐衣老妇的掌力必然直接击中地面了,如若青衫少年仍在运掌相拒,怎会有如此惊人的结果?

  不错,青衫少年确已卸去真力,并飘身退出两丈之外。不过,他撤得太突然,使得褐衣老妇无法适应这一意外。

  她像高楼失足一般,挟着强烈的冲力疾冲而下。

  桌凳遭了殃,连地面也现出一个巨大的陷坑。

  她自己也像陨星似的一头栽落,虽然她功力够高,但难免弄得尘土满身。

  她一蹶而起,满头白发气得根根竖立。

  她看明了青衫少年立身之处,伸手向怀中一掏,再度纵身扑了过去。

  青衫少年几度戏弄,惹得褐衣老妇满腔杀机。武林中人爱名重于惜命,她自然要不计后果地放手一拼了。

  她身形明明纵起,忽然传来一股清脆的“叮当”声。她去势一窒,竟然倒翻而回。

  一场不可能避免的凶险搏杀,会由一声“叮当”烟消云散,这实在太玄虚了,青衫少年忍不住神色一呆。

  同时他那双冷电似的目光,向店门瞧去。目光所及,他又是一怔。

  八名怀抱长刀的劲装大汉,由店门向里延伸,像雁行般地排列着。每人的面颊上都是一片肃穆之色。

  当门而立的,是一个面垂轻纱,身着浅黄衣裙的姑娘,虽然瞧不到她的庐山真面目,但觉她仪态万方,流露着一股高不可仰的华贵气质。

  她莲步姗姗走进店门,除了褐衣老妇迅速跟随,后面还有四名抱着长剑的青衣姑娘。

  店老板、店伙计,八双眼球双双发直,好象得了失魂症一般,甚至连青衫少年也不例外。

  而且,青衫少年的心弦2,随着黄衣姑娘的莲钩跳动。因为她正一步一步地向他走来。在青衫少年身前八尺之处,黄衣姑娘停止了前进,目光透过轻纱,向青衫少年打量一阵,道:“请问公子贵姓?”

  这一句简单的询问,令人听来有如天籁之音,一般常人纵然不愿回答,也非回答不可。

  只是青衫少年并不是一个寻常之人,回答道:“在下嘛!一个落魄江湖的无名小卒罢了!”

  天下会有拒绝黄衣姑娘询问之人?如果有,他必定是一个呆子。

  但青衫少年绝不是呆子,因此,整个店内的人反而为之一呆。

  对青衫少年的唐突,黄衣姑娘毫不在意,她微微一笑道:“敝属下适才多有得罪,还望公子海涵。”

  青衫少年道:“事情已经过去,姑娘就不必提它了。”

  黄衣姑娘道:“公子是在这儿落店的么?”

  青衫少年道:“那就要看姑娘……”

  黄衣姑娘道:“公子尽管安歇,不会有人打扰你的。”

  语音一顿,回顾褐衣老妇道:“叫店家带路,咱们去歇息吧!”

  不待褐衣老妇开口,客栈老板已接口道:“上房在后院,姑娘请跟小的来。”

  黄衣姑娘看了看青衫少年一眼,口齿微动,欲言又止,最后娇躯一转,随着客栈老板向后院走去。

  青衫少年向黄衣姑娘的背影瞥了一眼,扭头对一名店伙道:“来一壶酒,弄两样菜。”

  店伙道:“好,小的这就送来。”

  青衫少年拣了一张完好的餐桌,自斟自酌。黄衣姑娘属下的八名大汉,也聚在一起饮食。

  适才栽在青衫少年手里的二人,时常拿牛眼向青衫少年很很地瞧着。显然,他们心犹未甘,还在想着法儿发泄一下心头怨气。

  于是,他们交头接耳地互相商讨着,良久,其中一人立起身来,走到青衫少年的桌前道:“今晚三更,咱们在镇西坟岗恭候大架,不来的就是孬种!”

  话落转身,不待青衫少年回答,就走回他原来的坐处。因为他们不敢惊动黄衣姑娘,也知道青衫少年不会不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