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捡起我的竹马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

捡起我的竹马 这是我先生 4629 2019.03.22 23:44

  我转头对着姚文佳笑了一下,只一下,我非常确定。

  “走吧,搬去哪儿?”我说道。

  姚文佳礼尚往来的也回了一笑,也只一下。

  “许老师办公室。”

  我点点头,搂走桌上大半的书。看着她无动于衷,我暗暗翻了个白眼,无奈的说道,“姚文佳同学,你老伸手,带上这几本书,咱们一次就搞定了。”

  想来姚文佳也是不屑于在这种事情上闹妖,爽快的搂着桌上没有几本的书,向外走去。

  面对看不惯的人,怎么处理。对我来说,当然是不和她说话就是了。那种电视上演的什么话里藏针,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不好意思,我的境界还没有到,暂时发挥不出来。打算等这次期中考试过了,回去恶补一下宫斗电视剧,学习补充一下课外知识。

  我急忙忙捧着一大溜书,向外走去了。

  老许的办公室在三楼,我们的教室在二楼,我要爬上一层楼才行。姚文佳倒是轻松,带着几本书的她几步就上楼去了,早已看不见影了。

  可怜穿得臃肿的自己,像个皮球一样,一步一步的往上挪。

  刚一转角,就被人碰撞了一下,我搂紧了怀里的书,还好只掉了两本下去。

  我抬头看着是那个同学不看路这么冒冒失失的,打算好歹跟他说说话提个醒。也就碰到我这么不爱计较的人了。

  “咦,蒋星冉!”我看着大高个蒋星冉站在原地。

  “是你啊,夏芳草。你干嘛呢?”说着捡起地上的书放回我的怀里。他一想明白过来我是为了期中考试空教室搬书呢,边说着边把我手上的一大摞书接过去,“去哪儿放书?”

  我甩甩酸掉的手。“三楼最里面的办公室。”

  没跟他客气,实在是自己也搂不动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我问道,搞声乐的平常都看不见人影,今天怎么出现在这儿了。

  “过来找老师拿准考证。”说完看着我的样子补充道,“艺体生是要考试的,不要想着我们的日子很好过。”

  我闭上微张的嘴,这人神了,知道我想问的问题。

  “哦。”我想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来挽救一下此时尴尬的气氛。可是我的脑子在关键的时候总是不太给力。

  我想了又想,干脆从八卦入手。

  “你不是说你在七班认识一个女孩儿吗?是谁啊?”

  他瞟了我一眼,眼神晦暗不明,像看着一个捣乱的小孩儿。“你问这个干吗?”

  我心想,还不是我不说话,你不说话搞得我非常尴尬啊。

  “没干什么,顺口一说。”我实话说道。

  “那我也顺口一答,不告诉你。”

  哎哟我去,这熟悉的痞子味。

  “我也没说我多想知道。”我在他身后暗暗的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他站在高出一级的台阶上突然转身居高临下看着我。

  “干嘛?”我说道。

  这样的对话角度对我来说一点儿也不友好。夏芳草,气势上可不能输,提脚向上一台阶,跟他平级,好像还是比他矮,再上一台阶,差不多了,再上一台阶,俯视的感觉挺好。

  他突然一笑,“夏芳草,你可真逗!”

  我现在明目张胆的给他翻着白眼,“这叫有趣的灵魂,你是搞声乐的,唱歌多好听,说话咋这么不懂事儿呢。”

  “行了,走吧!我的大小姐。”他宠溺的一笑。

  我忍不住的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人模式切换得太快,恕小的跟不上节奏。不愧是搞声乐的,短腔长调都有啊。

  “这次考试准备得怎样了?”相处的寂静简直会让我无地自容,我主动问道。

  所以我妈常说,你就是一话痨,跟谁都能搭得上话。我爸两字给我概括了,外向。我很想给我爸妈跪地高呼,以证自身,真不是我外向爱唠嗑,实则我是内向很敏感啊。用时髦话讲,我是尴尬会死星人。

  “就那样!”他懒洋洋的说道,带点儿江湖侠士般的潇洒不羁。

  我开心的说道,“哎呀同道中人啊,我也就那样。”

  在教师办公室里,他找准一小块空地放下书,拍拍手后看着我,狡黠一笑,“我可跟你不一样,我搞声乐的,文化分要求超低。”

  我冷下脸来,“你这人会不会聊天啊。”

  他又笑道,“不好意思,我不是不聊天会死星人。”

  哎哟我去,这人在我这儿的痞子样,简直没有底线。果然,看人光看外表是肤浅的,光看内涵是不可能的。我决定不跟外表具有欺骗性,内涵低俗痞子味儿的人呆在一起了。

  转身就走,保持我不与他争吵的能人风度。

  刚走,一巴掌就以雷霆万钧的力气拍在我的身上,“这就走了,你还没给你的书作标记呢?”

  我顶住这快要把我拍出内伤的一掌,转过身来,怒火高涨。使出降龙十八掌用力的拍下他停在我肩膀上的手,“我说了这书是我的吗?”

  他揉着被拍红的手,挑眉说道,“我还以为是你的书。原来你用我帮你做顺水人情去了。”

  “这是你自己上赶着来的,我可没有叫你帮我。再说,学长助人为乐不是应该的吗。长这么人高马大,不出力气光吃饭啊。挺好一社会主义接班人,一点**精神都没有。”说完鄙视他一眼,就走出办公室了。

  我走出办公室,想着姚文佳应该早已下去了,不知道这么一会儿是不是又去找杨谨言进行所谓的求教了。

  啪!一个手臂横在我的面前拍在墙上。

  我眼睛一跳,心下一动,可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故作云淡风轻的看着他,“干什么啊?”

  一下子一张放大版蒋星冉的脸凑在我的面前,我冷不丁往后一缩,紧紧的贴在墙上,“你你你...你干什么啊,这可是学校,打架斗殴是违反校规的,要被批评的,不是,要被开除的,你冷静一点儿啊。”

  当我想着应该怎样减轻他的怒火时,他噗嗤一声笑了。我赶紧的闭眼,用手挡在我的脸上。上次杨谨言因为这样喷了我一脸的口水,所以我果然已经有了阴影吗。

  良久,我慢慢的睁开眼,斜看着那个嘴角挂着淡淡微笑的男生。

  “你这是什么嫌弃的表情,怕我打你啊。”

  大哥,我怕你打我,更怕你喷我一脸的口水啊。

  我缩起手,大义凛然的说道,“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才不怕你,是你自己太小肚鸡肠斤斤计较。”

  蒋星冉应该是被气笑了,稍微后退一点可还是没有放开那只撑在墙壁上的手,“夏芳草,我该说你是人小鬼大不知天高地厚呢,还是说你虽胆小如鼠可懂得趋利避害啊。”

  这一长串的成语还是词语,听得我脑袋一片混乱。

  他放开手,看着我一脸迷蒙的样子摇摇头,“我这儿还没说什么呢,你自己就一股脑儿的讽刺我了。我还没做什么呢,你就害怕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夏芳草,我问问你,你究竟是怎么看我的啊。”

  就是一地痞啊。我憋住快要脱口而出的大实话。这话可不能跟你说。

  此时懂得伏低做小才是王道,我扬起头,两手握在一起,像脑残偶像剧里面的路人甲乙丙丁一样,崇拜的说道,“把你当最尊敬的学长,不仅乐于助人一表人才,还有一门技术,全才啊!”

  他把手放进口袋里,弯下腰,笑着说,“尽说瞎话吧!夏芳草。”

  我还想说点什么,一个矫揉造作的女生响起,“芳草?”

  我扭过头,杨谨言,还有姚文佳,曲筱绡,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三怎么在一起。我定睛一看,杨谨言手里捧着厚厚的一摞书,曲筱绡手里也是,就姚文佳装模作样的拿了两三本。

  刚刚那声音可不就是姚文佳的。

  杨谨言冷着脸捧着书上来就插进我和蒋星冉中间,先是明目张胆的瞪了我一眼,后又转过头去看着蒋星冉。

  我无辜的想,这是怎么了。

  蒋星冉倒没看着他,而是转过头去看着那个短发的曲筱绡。

  短发?曲筱绡?女的?他说的七班有趣的女孩儿是曲筱绡啊!

  我伸手越过杨谨言,扯住蒋星冉的衣服,“你认识的人是曲筱绡啊?”

  蒋星冉回过神来,对着我笑了笑,我还是不习惯他这么人模狗样的,赶紧缩回手。

  蒋星冉看了看面前的杨谨言,淡淡一笑便扬长而去了。

  曲筱绡把书全部放在一旁惊讶的姚文佳手里,随后也跟着去了。

  我看着姚文佳愕然的表情,没出息的笑了起来。

  杨谨言此时才幽幽的说道,“很开心?”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蒋星冉落荒而逃的事,还是姚文佳被“赋予重任”,不管那一件事,我确实很开心,所以点点头。转而苦口婆心的教育起他,“你又乐于助人了。怎么这么傻啊,你瞧瞧,没有你,别人还不是照样搬得动。”

  我努努嘴努力让杨谨言看清楚姚文佳真实的一面,扼杀掉一切有可能的发展。

  奈何杨谨言还是那个杨谨言,脾气执拗,看都不看人姚文佳一眼,自顾的盯着我,“你就不问问我?”

  我疑惑,问他干什么?

  对了,还真有问他的。“你给淼淼说题说的怎么样了?”

  虽然把淼淼临时当做挡箭牌推了出去挡了姚文佳这支箭,可到底我也是为了淼淼着想啊。也希望她能沾沾杨瑾言学霸的光,考个好成绩。

  杨谨言脸色更冷,周围的温度都好像下降了两三度。我紧紧衣服,疑惑的看着他。

  他来了一句就进老许的办公室放书去了。

  “今天晚上给你押题。”

  我惊愕的看着他消失在门口的身影。

  这是生气了?可为什么生气啊?

  晚上,我家!

  “谨言啊,谢谢你给芳草补课了,芳草有你这么个朋友,都不知道走了多大的幸运。”我妈笑眯眯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杨谨言,那眼神,就像看着一块新鲜出笼的大馍馍。

  我坐在椅子上则幽怨的看着含笑回答我妈话的杨谨言。

  “明天考试了,我就给芳草押押题,不妨事!”

  我妈平时最注意她那眼角的褶子了,现下也顾不得了,仍是笑着说,“好好好,阿姨知道你这次考试心里肯定有谱,我家芳草就别说了,一问三不知。今晚你就好好的给她说道说道,让她开个窍。”

  不想再听我妈捧高踩低来夸奖杨谨言了,我不耐烦的对着我妈吼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要学习了。”

  刚刚还是如春风和煦的老妈瞬间变脸,“你现在知道学习了,临时抱佛脚。早知道干嘛去了。你要是学学人家谨言,用得着现在来复习!”

  我这人就一特点,别人一吼我就怂了,尤其面对我妈。果不其然被我妈反过来这么一吼,我败下阵来。

  不知道杨谨言是被夸的不好意思了,还是想救我于水生苦难之中,故大发慈悲的开口,“阿姨,那我们就开始复习了!”

  我妈瞬间又回到笑颜如花的模样,“好好好,阿姨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先学,阿姨给你们弄好吃的去。”

  说着还不忘瞪了我一眼,示意我专心学习,随后轻声关掉门走了。

  我坐在椅子上,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杨瑾言。

  他肯定是有话给我说,不然怎么想起来给我复习了。就我那水平,复习也是无用,还不如给淼淼讲来得实际。至少会得到淼淼崇拜的眼光和恍然大悟的哦哦声。在我这儿只有苦大情深的样子,和像是看外星人那样的目光。

  可杨谨言还真打算是来给我复习和押题啊。那架势,说是专业的老师都不为过。

  “杨谨言,我说...”

  “先过数学,你把要考的公式,函数关系给我说一遍...”

  “不是,你听我说...”

  “看看你那里还有记不住的,然后我给你讲讲必考题型...”

  “你有没有听我讲话啊...”

  “这几道题你先做一遍,不懂的地方告诉我...”

  我不说话了,就看着他,也不回复他复习的要求。

  他放下本子,也瞧着我。

  我叹一口气,“你在生气什么?”

  他看着桌上的数学书,“没有!”

  我暗暗想到,没有才怪,这一系列的反常,时不时看着我委屈的眼神。都让我好几次忍不住问他,“你一副小媳妇被欺负的样儿,是干什么啊!”

  “真的没有?”我明显不相信他的措辞。

  他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我也没有打扰他,有些东西,不是自己想明白,旁人说再多,就点儿多管闲事,无病呻吟的做作味儿。对杨谨言,我出人意料的拥有超级大的包容心和耐心。这是不同于我对待其他任何一个人。

  “你今天,跟那个人认识?”没一会儿他的声音在这个小小的房间响起。

  “谁啊?”

  我这疑惑的语气终于撬开了杨谨言压抑的怒火。

  “下午那个男生,你们在干吗?”他不再遮遮掩掩,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己的疑惑,甚至里面还有点担忧和愤怒。

  我轻松地笑笑,“帮我搬书而已,姚文佳的书太多太重了。”真不是故意在他面前说姚文佳坏话,就顺带那么一说。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以后我去搬就行了。”

  “不用不用,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着急的说道。

  可别了,就是为了不让你跟姚文佳多接触我才这样子。你要是去了,我的辛苦不就白费了。

  他终于对着我笑了笑。“以后你要搬什么东西,叫我就行。”

  还没等我多回味一下刚刚那类似于保证承诺的话,杨瑾言又开口了,“既然这样,咱们抓紧时间复习吧。”

  原来杨瑾言还有破坏气氛小能手这个人物设定吗。

  我无语的看着像突然喝了二两鸡血上头的幼稚男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的傻男孩,你这在学习上开过光的脑袋,在其他方面怎么就不能拿出一部分智商转化为情商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