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捡起我的竹马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

捡起我的竹马 这是我先生 4321 2019.03.23 11:30

  铃铃铃.....

  “考生入场,考生入场...”

  随着语调平淡显得没有一丝感情的提示音响起,我们像是排队等待被审查的绵羊,看看经过大半年的喂养身上能产出多少羊毛。

  杨瑾言和我分在了同一个考场,跟在班上的位置没有多大变化,尤其是按照直线距离来讲。他在前,我在后。早上的生物和政治被我正常发挥,想来及格是没有问题的了,就是及格这个标准在我老妈哪里可能“及格”不了。

  政治考试有一个特别大的优点,就是,你虽然没有读懂题,可你也能洋洋洒洒的写上满页的答案。不会让考卷显示的那门苍白。最后,有的老师或许会因为这看起来饱满异常的答卷,酌情给你添上两分。

  所以,在政治考试中,我本以为我会抓紧时间,在有限的试卷空白处,添上我能想到的所有答案。可真当做完了试卷看着墙壁上的时钟表,才发现,考试时间才过去三分之二。余下的三分之一我大半的时间用来关注了杨瑾言的背影,小半部分的时间,用来偷偷观察其他考生的状态。

  以至于让讲台上的监考老师警惕的一直盯着我看。

  考完上半场,我感觉半条命都已经交代到这儿了。我趴在桌子上,平缓着我用脑过度的疲劳感。杨瑾言走过来叫我,“吃饭去吧!”

  我抬起头,平时我跟杨瑾言虽然一起上下学,中午吃饭可从来没在一起过。杨瑾言也是有同桌的,一个男生,罗维。也是一尖子生,还是班长。反观杨瑾言,同样列属于尖子生行列,可对于所谓的班委干部,一个不捞,一个不做。

  我问他,“你不去跟你的同桌一起吃饭吗?”

  他回答,“不在一个考场!”

  “哦!”可是我要去等淼淼他们吃饭啊,早在考试前,我们就已经互通了考场教室,考完就在楼底下等着一起去吃饭,顺便吐槽一下沧中的期中考试有多变态。

  所以我老实的跟他说,“我跟淼淼他们约好了一起去吃饭。”

  杨瑾言眼中闪过一道暗光,还是波澜不惊的语气,“哦!”

  这一个哦字瞬间让我有了深深的负罪感。我提议道,“要不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杨瑾言笑了笑,似是很满意我说出这句话来,“走吧!”

  我突然有一种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感受。

  走到门口,淼淼和韩旭,胖泽已经在等着了,看着我跟杨谨言一起走来,胖泽没有多大反应,可淼淼非常高兴。我知道,她在庆幸考完后能跟班霸对答案,提前预估一下自己的分数。

  我其实不太喜欢考完就对答案,就好像打官司,一审结束定罪,无辜的不付任何责任,也就是考得好的欢呼雀跃。有罪的虽然有罪,但可以二次,三次上诉求得更轻的审判,也就是抱着侥幸心理希望老师阅读试卷太累了恍惚打错了几题,加了分。

  就打算这么去食堂吃饭,杨瑾言淡淡的说了句,“还要等一个人。”

  我疑惑,“等谁?”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远远就看见姚文佳跟曲筱绡她们走来。

  我去,不会是等姚文佳吧。

  我不爽的看着杨瑾言,这小子,刚刚还给我装可怜让我觉得他一个人去吃饭太过凄惨。可谁知道这人已经有两个女同学作伴了。

  杨瑾言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怎么了?”

  还给我装。不行,在姚文佳面前,得绷住。

  “等久了吧,本来可以早点下来的,这不,姚文佳她们跟我一个考场,就一起出来了。”

  嗯?一个男生的声音。

  我转头一看,这是杨瑾言的同桌,罗维!

  杨瑾言淡淡的笑了笑,“没事儿,走吧,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姚文佳上前娇滴滴的开口,“杨瑾言同学,一起去吃饭吧,顺便跟你对对题。”

  淼淼不干了,“我已经叫号了,你在我后面啊。”

  一边短发的曲筱绡倒没有看着在场的其他人,而是满眼深意的望着我。有敌意,竟还有一丝羡慕。我晃晃脑袋,看错了吧!

  杨谨言点点头。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着食堂进军了。

  路上,用手肘捅了捅杨谨言的腰,“你不是说你不等罗维了吗?不在一个考场!”

  杨谨言看着前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只是说不在一个考场,没说我不等罗维一起吃饭啊。”

  我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第一次觉得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不是那么让人恼闷的事儿。这是不是代表不再是我单方面的努力靠近他,他也在不断的努力走近我。

  这样的心情一直维持到我开始下午的语文考试开始的时候。

  就连中午,七班这么多人前所未有的聚在食堂一起吃饭,姚文佳偏要赖在杨瑾言旁边坐着,我也丝毫不觉得被人挑衅了。

  我大方的让淼淼坐在了杨瑾言的对面。有淼淼在,所谓要对答案的姚文佳,永远不是学习面前嗨翻天的淼淼的对手。

  虽然对韩旭有丢丢愧疚,转眼间这种心情,就看到在杨瑾言和淼淼面前,说不上话的姚文佳的吃瘪样子,爽嗨了。

  就是有一点不好,曲筱绡坐我对面了。

  那耿直的毫不掩饰的打量眼神,让我差点儿就要拿出镜子来看看自己,今天是不是多长了一个眼睛,一个鼻子。

  这谁顶得住啊。

  “怎么了?”顶不住的我开口了。

  “你跟学长认识?”与曲筱绡酷酷的外表不同,她的声音竟然是无比可爱的甜美。这反差萌,戳中我的心了。

  我也就不介意她莫名的敌意了。

  “你说蒋星冉,也算不上认识,就见过几次面。”

  看着她不相信的眼神,我也没办法。实话有时候就是不具有让人信服的力度。我真的是跟蒋星冉就见过几次面而已。可能由于比较特殊的见面开场,导致我在他面前,他在我面前,没有所谓学长学妹的范儿。

  “我觉得他很喜欢你!”压低的声音传来。

  噗~刚刚吃进口的饭一下子喷了出来。

  “咳咳咳...”我剧烈的咳嗽起来。

  刚好罗维推过来一碗汤,我惊奇的看着他。他眼神瞟了瞟正在跟淼淼说着话的杨瑾言。

  我笑笑,端起来喝了一口。

  然后才看着这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姑娘,““你..咳咳...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因为他没有像对你一样这么对过我。”没有委屈抱怨的口吻在里面,曲筱绡说这句话就像是单纯的在阐述一个现象。我突然对蒋星冉有点生气,多好的一个妹子,瞧你给人家留下什么印象了。

  女生跟女生之间的相处向来很奇怪,一个同样的爱好,同样的衣服,喜欢同样的一个明星或者一部漫画,都可能让两人迅速成为闺蜜,朋友。我奇异的对着这个曲筱绡很有天然好感,或许是因为我们都对各自的一个男孩,抱有一个幻想。有点儿惺惺相惜的感觉。

  我对着她温和的笑笑,这一刻,我感觉我的身上冒出了圣母玛利亚般的母性光辉,包容一切的说道,“每一个人其实都有千人面,在家是孩子,在学校是学生,在我面前是蒋星冉,在你面前是你喜欢的学长。你不能因为他在我面前跟在你面前不一样,就觉得他对我比对待你要好,喜欢我而不喜欢你。”我稍微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道,“这对他很不公平。”

  “我就想让他对我,跟其他人不一样。”

  也不知道曲筱绡是听懂了我的意思没有,直截了当的对我宣言,她对蒋星冉抱有的期待。

  我决定将我伟大的救赎进行到底,“那这是你的问题和努力的方向了。只一点,那就是不能因此拒绝其他人对蒋星冉的靠近,伤害蒋星冉身边的人来塑造自己的独一无二不可替代。”

  不知道是说给她听的还是说给我自己听的,对待杨瑾言身边的姚文佳,我不是就用一种抗拒的心理吗。这一刻,我的心里涌上了弄弄的自我厌恶。

  曲筱绡勾嘴一笑,竟莫名的带点儿危险,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气场,“虽然不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听起来还不错。”

  反差萌的声音没能将她的桀骜气质降低几度,这时更是添加几丝诡异。

  我僵硬的笑笑,“是吗?呵呵!”

  本来想用“孺子可教”这种大家风范的话来结束这段表面是心灵对话实则装逼到底的对话。

  谁知道最后我竟然这么怂的说了句“是吗,呵呵”,呵呵你妹啊呵呵。

  唉,气的我狠狠的吃了一口学校的鸡腿。

  曲筱绡另一边嘴角也弯了起来,整个人配上短发,意外的活泼,“芳草,你可真逗,也很有趣!”

  芳草?我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夸我有趣,我谢谢你了。还有,你为什么要跟蒋星冉说一样的话。

  下午考语文。

  语文对我来说,是所有学科里最简单的。背下来古诗词,然后阅读理解按照一定的模样去套,作文写满八百字。基本上分数不会差到哪儿去。

  我喜欢语文,更通俗的一点是我喜欢汉字。

  受我爸的教育,觉得汉字是中华文化的象征,骄傲。所以当我从认识汉字学习汉字开始,我总觉得我全身笼罩着一种传承中华文化的使命感和光荣感。

  可不知道我是不是太过上心,对汉字解读过头,每次的语文作文我总要跑偏。不是题目理解错了,就是文章主旨没有搞清楚。

  莎士比亚不是说过,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对于看到的事物都有自己的理解,那么为什么要用分数来衡量一个人对于命题作文的理解呢。

  考完语文后,我并没有像上午那样去掉半条命,反而因为作文写得畅快有种解压的轻松感。尤其是在和杨瑾言回家的路上,他还请我喝了一杯抹茶。

  大冬天抱着奶茶,走在街上,卸掉期中考试的一半重负,整个人好像陡然减轻了二十斤。舒服的飘飘然,这时候如果拿一个气球拴在我的腰上,我肯定都能飞起来。

  “你考得怎么样?”

  我问起身边的人。

  杨瑾言喝着奶茶,手上戴着我送他的手套,手套并不过分厚重,跟导购员说的一样,保暖贴手指,活动很方便。在我看着他戴着手套仍然修长的手指,他开口说道,“和我预估的差不多。”

  我吧唧吧唧嘴,明智的决定不在追问他的差不多在哪里!

  “你中午跟曲筱绡说什么了?那么大反应?”

  杨瑾言看着我说道。

  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他什么时候这么好奇了。不过,我才不那么大嘴巴呢,想不开去把曲筱绡对蒋星冉的想法公之于众,除非我顶得住曲筱绡的诡异眼神。

  正当我纠结该怎么说的时候,杨瑾言又说道,“你好像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

  我直接顺口的回答,“你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啊。”

  话一出口,我就觉得不对。果然,杨瑾言的脸色一变,僵硬下来,随后他举起奶茶喝了一大口。

  我和他都在尽量不提起以往那段单调的默剧。相识却不熟悉,他不了解我,我不了解他。尽管我们都在小心翼翼的缝补错开的时间,可留白的地方,永远在那里彰显我们错过的经历。

  可能是那一口奶茶唤醒了他那沉默的舌根,柔和了他僵硬的脸色。他温和的笑笑,带着冬日里阳光的独有特点,干净,清冷又温柔,“以后,我会知道了。”

  我耳根子烫了起来,故作惋惜的说道,“可惜吧,你以前没有发现我这个朋友是多么的好。”

  他应道,“我发现了啊!”

  发现了怎么还会对我那么冷漠,我不信,“哼,发现了你怎么每次都是作壁上观,不打招呼,不说话,只站在一边冷冷的看着我和姗姗。”

  他眯着双眼,似是在回忆什么,最后无奈的笑道,“怕你哭!”

  我想喷他一口奶茶,怕我哭,什么鬼借口!

  不对,老爸说过,小时候杨瑾言来我家,不知道怎么的把我惹哭了,导致他被他爸狠揍了一顿,后面也就不再来我家找我玩了。不然凭借我妈对他的喜爱,怎么着也会天天邀请来家作客,顺带打击我一番才对。

  敢情是这一出横在我和他之间啊。

  “我那是小时候不懂事!”我有点尴尬的说道,“是你小时候太敏感了,太爱计较了。”

  他点了点头,“是啊,太过计较,以至于错过比较多的东西。”

  我附和的说道,“对啊。”反应过来后我立马不顾在大街上对他吼道,“你才是错过的东西呢?”

  本来被我一吼不知所措,迷茫的杨瑾言,听完我说的话就哈哈大笑起来,差点连手里的奶茶都握不住。“哈哈哈...对不住,芳草,你不是东西,哎不对,反正...哈哈...”

  我无奈的用奶茶平复自己的郁闷,可我知道,我的嘴角肯定是挂着浅浅的微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