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捡起我的竹马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

捡起我的竹马 这是我先生 4082 2019.04.03 09:49

  今天上学,我已经脱掉了厚厚的外套,换上了清爽的春款运动衫。行动之间感觉整个人都轻松起来了。虽然出门的时候还有点冷,不一会儿就习惯这个温度了。

  看看时间,奇怪,怎么这个时候杨谨言还没有下楼。

  正打算上楼去瞧瞧,就看到他的爸爸出来了。

  “芳草,不用等谨言了,他感冒了,刚刚已经跟你们班主任请假了,你快去上学吧。”

  我着急的上前问道,“怎么生病了,严重吗?”

  “有点轻微发烧,不严重,他叫我跟你说,你快去上学,别迟到了。”

  听见杨伯伯这样说,虽然不放心可我只好一个人去上学。

  心里疑问,就一晚上的时间,怎么突然就感冒了。昨天上课的时候还好好的,突然,我脑海中划过一丝光亮。难道是昨天他把衣服借给了我,下午的时候受凉才感冒的,肯定是这样。越是这样想,我的心里越是愧疚和担心。连一天的课都没有怎么听进去。

  放了学,还没跟淼淼他们打声招呼,就直接骑着自行车回去了。

  砰砰砰...

  我着急的拍响他家的门。

  “你怎么来了?放学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早?”杨瑾言打开门疑惑的看着我说道。

  我上前一步扯着他的手肘,上下打量,“哪儿不舒服了?你怎么感冒了?你爸爸在家吗?”

  杨瑾言尽管脸上全是病态的苍白,嘴唇干皱,听见我的话倒扯开一抹微笑,“你要让我先回答哪一个?”

  我瞪了一眼还有心情调笑的他,手上却推着他往里走。

  “快躺着去吧!看看你这样子。”

  看着他躺在床上,我纠结的说道,“是昨天你把衣服借给我穿了,所以才感冒的吗?”

  “胡说什么呢,春天本就特别容易感冒。不是因为什么。”他皱着眉头不赞同的说道。

  我知道,肯定昨天把衣服借给了我,所以才冻感冒的。看着他已经起皮的嘴角,我放下书包去客厅倒了一杯温水。

  “你爸爸呢?”

  “上班去了。”杨瑾言接过去喝了大半杯,继续说道,“你是还没回家就来这里了?”

  可不是,因为你感冒,我不仅没有回家,连一整天的课都没怎么听进去。

  我点点头算是回答了他的那句话,继续问道,“他怎么上班去了,没留在家里照顾你?”

  “不用他照顾。你快回去吧,回去好好休息做作业!”

  不理会他一直拒绝的姿态,我直接问道,“你吃饭了吗?我去给你熬一点粥。”

  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定定的看着我,“你回去吧,不然阿姨要担心了。”

  我不爽的问道,“你怎么一直在赶我走?”

  他撇过头去,“感冒了传染给你不好!”

  骗人,什么感冒了传染给我不好,什么不是因为我才感冒的,统统都是骗人。

  心里这样想到,但是我面上还是傻傻的笑道,“我身体好着呢,你这点小病毒还没有那么厉害!”

  他不说话,明晃晃的表达你快回去,我想一个人呆着的意思。

  “你就这么想我走吗?”我直白的问道,说完复杂的看了看他,转身背着书包就走了。

  这种无处安置的喜欢,不顾一切的担忧,不被他接受,同样会让我非常的难过。

  当我端着粥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嘴巴微张,带出点儿哼哧哼哧的呼吸声。一米七几的个子,如今感冒了,缩在被窝里,平时的帅气荡然无存,现在像一只被抛弃的小兽似的,躲在角落里独自疗伤。手指不受控制的想要取触碰他的眉眼,可在最后一厘米的时候,又停了下来,悬在半空中,隔着空气,抚摸他的额角。

  傻子,你叫我走我就走啊,凭什么我就听你的。你说说,你怎么就能让我这么挂念呢,几次赶我走了,我灰溜溜的又回来了。

  杨瑾言,你总是让我无可奈何。

  当我无数次告诉自己要远离你,你又那么自然而然的走进我的生活。当我开始注意到你的时候,你又毫不留恋的远离。当我对你上心的时候,你却还懵懵懂懂的望着我不知所以。你说,让我怎么样对你才好,我要怎么做,你才会开心,才会喜欢上我。

  他的嘴唇轻动,似在梦呓些什么?

  我凑上去,附耳想要听清楚。

  “你干什么?”正凝神听到爸妈什么词的时候,突然,我的耳边传来一阵灼热的气息。

  我抬起头惊讶的看着他,他正睁着两只清明的眼睛看着我。

  顿时,什么百转千回的心思,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我瞬间直起身子,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只是看看你还有没有气儿!”

  说完我简直想要拍死自己。你在干什么啊,夏芳草!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果然,杨瑾言一脸震惊,满脸不可置信的说道:“夏芳草,你也病了吧!”

  “没有啊,啊哈哈,你先歇会儿,我去热一下粥!”我僵硬的扯过话题,说完便小跑着出去了。

  当我端着白粥进去的时候,我已经完全做好心理(装逼)准备了。一脸淡定的说着,“饿了没有,喝点儿粥吧。”

  “你怎么进来的?”他也没在纠结刚刚的那个小问题,半坐起来开始喝粥。

  “上次跟着来你家,看见你一进屋就把钥匙放在鞋柜上了。就猜到你平时习惯性这样做,我刚刚回去的时候顺手就揣着了。”我隐隐带着点儿骄傲说道。“看看,我多聪明,这样我回来的时候就不用麻烦你起床给我开门了,你好好的睡了这么久。”

  他看了看我,感叹道,“想不到你的脑袋瓜儿这么灵敏!”

  “喂喂,不要以为我学习不好在其他方面就等于白痴好吧,上帝给你关掉一扇门,必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的,杨瑾言同学,容我告诉你,做人格局不能太小,多听多看多学。”

  终于也轮的到我来教育教育他了,扳回一局。

  看着他喝完,我把碗接过放在桌子上,“好点了没有?”

  “好多了,今天谢谢了!”

  我不喜欢他这么跟我见外,“不用客气,本来也有我的原因。而且,你爸爸还不在家!”

  “说了不是你的原因,我爸爸不在家也没什么事儿!我都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还能照顾不好自己。”

  “是啊,是啊,都这么大个人了,生病了还嘟囔着想爸妈一类的。”我没好气的说道,这人就不能不这么死犟吗,偶尔脆弱一回,撒个娇怎么了。

  “没有!”他缩着脖子,红着耳朵尖说道。

  “没有,没有,好吧,你说了算!”

  我这种哄小孩的口气成功的让他整个耳朵都红了起来。

  “别不好意思了,一会儿不然发烧起来了!”我继续打趣道,难得见平时一脸淡定的他如今这么好撩拨。我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有逗弄人的恶趣味。

  “你什么都不知道而已!”他别过头去恢复冷静的说道。

  “我知道!”我低低的说道,手不自觉的缠绕在一起。

  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和他说明的好时机,选择跟他谈论这些让我开始紧张起来。

  “父母子女之间虽然不可能存在那么多的芥蒂,但也不可能完全没有间隙。我们第一次当子女,他们也是第一次作父母。双方都在不断的试错成长,不能要求他们一味的去做的完美,也不要求我们过早的步入懂事的行列。”

  我看着他继续说道,“我们都要不断的去理解和包容,最后共同成长!那这个,你知道吗?”

  窗外汽车呼啸而过,留下阵阵的声响。

  “所以,我们都在寻找怎样让彼此可以更加接近的相处方式吗?”他终于开口,让我紧张提起的心开始落回肚子里。“如果找不到,那又会怎么办?”

  “那只能说是双方都还没成熟起来,都是那么幼稚。”我斩钉截铁的问道,就像是独裁者宣布不容反抗的条例一样。

  听见我这样的话,他舒缓眉头,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像破冰后的溪水,重新流动起来。

  没错,杨瑾言你就是一个幼稚的大男孩儿,笨拙的用着骄傲守护自己的自尊。

  “对了,你是不是说你怕热不怕冷吗?还逞强不穿外套。”想到这儿我就来气。“春季气温不能一升高人就贪凉,要保暖防寒知道了吗!”

  看着他憋着笑容的样子,我加重语气说道,“杨瑾言同学,知道了吗?”

  “知道了,夏芳草生活管理员!”他放开声音笑说道。

  这态度,吊儿郎当的,一看就不当回事儿。我无奈的摇摇头,嘴角却也挂着一抹舒心的笑容。

  没过一会儿,他开始在床上轻微的扭动起来,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我吓了一跳,上前问道,“你怎么了?”

  “痒,身上有点儿痒!”他不好意思的说道,手开始不自觉在身上抓绕起来。

  “都生病了,还矫情啥,快给我看看。”

  我一把扯开他抓挠着脖子的手,嚇!好大一片红疹子,已经泛红微微浮肿,碰了碰,皮肤发烫。我又捞起他的头发,一手捂住他的额头,一手放在自己额头上。

  “你发烧了,快别挠了!”我抓住他想要继续抓绕皮肤的手腕,“听我的。”

  说完我放开手撒腿就跑下楼,找我妈去了。

  “妈,杨瑾言身上出疹子了,还发烧了!怎么办??”

  站在门口我朝家里惊慌的喊着。

  我妈便扯开围在身上的围裙,便说道,“咋回事啊?你刚刚不给他送粥去了吗?”

  “送去了,他吃完没多久身上就起疹子了,红肿一片,还发烫。”

  我妈赶紧下楼去。慌乱的样子引得我爸也紧张起来。跟着一起来到他家。

  “这是过敏,起荨麻疹了。”我妈一口说定。

  “荨麻疹,严重吗?他身上好多,都是一大片一大片。”我赶紧问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以前也得过,不过还是得去医院看一看,顺便买点抗生素和抗过敏药。不然,这个拖很久才能好。”

  杨瑾言坐在床上,礼貌着一张脸说道,“只是单纯过敏,不用那么麻烦的,阿姨!”

  “什么麻烦不麻烦,说了就要去!”我强硬的说道,也不去管在场的其他人。

  我爸看了看我,上前温声说道,“走吧,谨言,你爸刚刚也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带你好好去看一看,你也是,硬是要你爸去上班,你爸说请假留在家里照顾你,你就是不肯。你啊,就是太懂事了。”

  大晚上的,我爸开车带着我妈和他去了医院,而我留在家里。

  杨瑾言的心防太重,我从小就知道。他一个人冷冷的站在人群的外围,张大着眼睛。尽管上心关注,却从不参与。他的过往遭遇,我们都心照不宣的知道,却从不想去过多干预。就连以前的我也认为,时间慢慢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们都站在大人的角度去想象,他会长大,懂得父母的不容易和良苦用心。

  但现在,我好像在一定程度上理解了杨瑾言的执拗,他不在乎曾经的伤害,他更在乎的是现在,是以后。他想要一个道歉,一个解释,想要父母不去在意那个伤害,用纯粹的跟以往相同的亲情去包容他,宠溺他,而不是在里面掺加愧疚,怜惜。那样的感情是负担,是错过的补救。

  十一点的时候爸妈才回来。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我爸知道我在等着什么,主动地开口说道,“就春季过敏犯荨麻疹了,开了点儿药,这一个多星期注意不吃辣,不吹风和不流汗,没啥大事。也别自责刚刚语气强硬点了。谨言知道你是为了他好,他还叫我跟你说,明早一起上学。这么晚了开去睡了吧。”

  我看着电视说道,嘟囔着嘴说道,“我没有自责啊,只是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办而已。”

  我爸温和的笑笑,“关心人是对的,只是怎样去合适的关心一个人,是咱们要注意的。你还小,这些没有想到也是正常的!”

  晚上,躺在床上看着窗前的风铃。

  不是很多事情都要等到长大了再去做,就会做到完美的。那时候,你错过的也许比现在多得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