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浮生若梦梦未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人去楼空

浮生若梦梦未歇 燕往 2469 2020.03.26 22:48

  听到手下人的汇报,黑衣人身体一震,问道:“你是说,神使大人来了?”

  手下回答:“是的,现正在议事厅等您。”

  听到这,黑衣人整颗心七上八下,对于本教的四位神使大人,虽然了解不多,但据教内其他弟兄传言,这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位神使皆是心黑手辣之辈,特别是这朱雀神使,可以说是喜怒无常,做事全凭自身喜好。谁要是犯到她的手上,可以说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想到种种传言,黑衣人不由得一身冷汗,赶紧说到:“快,快带我前去,切莫怠慢了神使大人!”

  黑衣人慌忙来到议事厅,只见一女子背对着大门,正欣赏着议事厅墙上挂着的壁画。黑衣人来到这女子身后两米处,单膝跪地:“属下巽字旗旗十三堂堂主朱勇叩见神使。”

  那女子缓缓转过身,若是林羽在此,必定能认出来,此人正是秦月娥。秦月娥此时居高临下看着眼前的朱勇,问到:“不知朱堂主这么晚去了哪里啊?当真让本座好等。”

  朱勇一颗心差点蹭到嗓子眼,赶紧解释到:“回禀神使,属下日前奉命去做一样东西,今天有了消息,故连夜去将东西取回。”

  “哦……原来是这样。”秦月娥柔声说到:“朱堂主为我教大业当真是尽心尽力啊,如此忠心勤勉,当真可以算得上是我教中人的楷模。”

  听到秦月娥的语气并未怪罪,朱勇暗自长舒了一口气,说到:“属下愧不敢当,但求为我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秦月娥慢慢走到朱勇身边,绕着朱勇走了一圈,目光扫过朱勇左肩的伤口,问道:“怎么,受伤了?”

  秦月娥的话,让朱勇心头一暖,想不到教中兄弟口中喜怒无常的神使大人竟如此关心自己,开口回答:“回禀神使大人,一点小伤而已,为我教大业,属下甘心抛头颅洒热血,刀山火海绝无怨言。”

  秦月娥捂着嘴呵呵笑着,说到:“朱堂主言重了,像朱堂主这般的人才,我们怎么舍得让你做那么危险的事呢?对了,你是什么时候入我教的?”

  朱勇回答到:“回禀神使,属下是三年前被巽字旗旗主孙荀大人招募入教,幸得旗主赏识,今年刚被提升为十三堂堂主。”

  秦月娥回到主位靠椅之上,把玩着一柄短刀,说到:“我这里有一件事想要交给朱堂主去办,不知朱堂主可否愿意?”

  朱勇回到:“但凭神使吩咐。”

  秦月娥笑着说到:“这件事很简单,就是想让你,去把你们巽字旗的孙旗主解决了,你可愿意去?”

  听到这话,朱勇心中大吃一惊,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猛然抬起头,看着秦月娥,想从秦月娥的表情中看出什么,然而秦月娥一直保持着和煦的微笑,完全看不出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只能硬着头皮问到:“神使大人莫不是在同属下开玩笑?”

  秦月娥笑着说:“你看我像是和你开玩笑吗?或者说我跟你开玩笑,你配吗?”

  朱勇替孙荀辩解到:“孙旗主对我教一向是忠心耿耿,不知神使大人为何……为何……”

  秦月娥接过话:“为何要除掉他?对吧?只因为他做错了一件事。”随着这句话,秦月娥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声音也越来越冷,继续说到:“你知道他做错了什么吗?就是把你这头猪招了进来!”

  听到这话,朱勇本来已经平复下来的心顿时又悬了起来,不解的问到:“不知属下做错了什么?请神使大人明示!”

  秦月娥冷声问到:“你今天晚上到底去了哪里?说实话!”

  朱勇额头渗出汗水,却也顾不上擦,支支吾吾的说到:“这个……”

  秦月娥看着朱勇,冷笑一声,说到:“不想说是吧?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吗?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夜袭太守府?还自作聪明的将涣金山的人带去做诱饵,你这简直是引火自焚!那武鸣鹤是那么好对付的吗?你这次的行为,等于直接告诉那武鸣鹤,涣金山上的土匪是我们的人!甚至还会让此处的基地被官军发现!你说你该不该死?想你这样的蠢货,那孙荀竟然还说什么赏识你,这样的人早晚被自己蠢死!与其让官军抓住杀死,还不如让我们自己人给你们一个痛快!”

  朱勇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只是强自辩解到:“这个……他们应该不会找得到我们这处基地吧?”

  秦月娥气极反笑,说到:“说你是猪,你还真把自己当猪了?你真以为凭你的本事能从太守府里逃出来?实话告诉你,我猜不出一刻钟,那武鸣鹤就能带着官兵找到此处,将你们一网打尽!到那时你就知道自己究竟有多蠢了!”

  朱勇此时整个后背都已经被汗水湿透,身体不断的颤抖着:“这……还请神使大人明示。属下应该怎么做?”

  秦月娥平复了一下心情,淡淡说道:“你回来的时候,没发现这里与以往有什么不同吗?”

  朱勇细细回想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说到:“好像,好像比以往安静了许多,好像很多人都不在这了。”

  秦月娥冷笑到:“不是很多人都不在这了,是这除了你我以外,就剩下两三个人而已,其他人都已经被我撤离到其他地方!亏你还是一堂堂主,在自己的地盘,竟然连自己地盘内的变化都看不出来?”

  朱勇正要说什么,却听到外面一声炮响,一个人高声喊到:“一队二队包围小院,三队四队跟我冲进去,诛杀逆贼!”

  门外的声音,打破了朱勇最后一起幻想,一下瘫坐在地上,喃喃说着:“竟然真的被发现了,竟然真的被发现了!”

  秦月娥走到朱勇身边,说到:“怎么样?朱大堂主,现在可相信本座的话了?”

  朱勇慌忙起身,看着秦月娥,好似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慌忙问到:“尊使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秦月娥听着外面的声音,说到:“自然是逃了,难不成等着他们进来抓捕自己?”

  朱勇又问:“他们人多势众,我们能逃出去吗?”

  秦月娥不屑的说到:“自然有办法!”

  朱勇正要长舒一口,然而秦月娥突然出手,手中短刀出鞘,反持短刀,没等朱勇反应过来,短刀已经划破了朱勇的喉咙。等到朱勇反应过来,只觉得喉咙处一阵刺痛。朱勇捂着伤口,不解的看着秦月娥,秦月娥继续说到:“不过是我自己逃走。像你这样的蠢货,留着只会给自己添堵。”

  朱勇不甘的闭上眼睛,再无生机。秦月娥看着朱勇的尸体,冷冷的说了一句:“废物终究是废物。”这时,外面的人已经越来越近,秦月娥不在啰嗦,顺着窗户翻身一跃,不知去向。

  就在秦月娥离开不一会,一伙人闯进了议事厅,为首一人正是武鸣鹤。武鸣鹤的左手边是林羽,此时林羽手中把玩着一只碧绿的小蛇;武鸣鹤右手边正是韩烨。三人看着屋内的情况,发现倒在了地上的朱勇,韩烨将他翻了过来,细细看了一会,对武鸣鹤说到:“就是他,不过已经被人灭口了。”

  武鸣鹤四处扫视一圈,用力砸了一下手掌,说到:“又让这帮逆贼给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