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这家伙明明很强却总是被人无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舔狗呢?

  房门打开。

  洛飞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走进了包厢。

  陈诗函却是坐在沙发上没动,脸上的神色也变的冷冰冰的,脑袋别向了别处,看起来像是在生气的样子。

  “洛飞同学,你来了。”

  王慧只得热情地迎了上去。

  今天的山珍海味都要靠这个舔狗了,她自然要热情一些。

  服务员在门口道:“请问,现在需要上菜吗?”

  王慧看了陈诗函一眼,连忙道:“上,现在就上。”

  洛飞却突然道:“等等,我看看你们点了什么菜。”

  王慧脸色一变,心头暗叫糟糕。

  等这小子看到了菜单和上面的价钱后,不会吓的立刻走人吧?

  坐在沙发上的陈诗函,突然开口,冷冷地道:“洛飞,是我点的菜,都是我爱吃的。当然,你若是不喜欢,尽管全部换了就是,我无所谓。”

  说完,又别过头,看向了别处,一副生气的模样。

  洛飞立刻看着她笑道:“诗函,都是你喜欢吃的啊,那当然不能换啊。你喜欢吃的,我自然也喜欢吃。”

  陈诗函嘴角微翘。

  旁边的王慧暗暗道:果然是个名副其实的舔狗。

  洛飞突然又对服务员道:“按照刚刚点的菜单,再做两份,不,再做三份!”

  陈诗函一愣,回过头来看着他,满脸疑惑的神情。

  洛飞笑道:“既然是诗函喜欢吃的,那自然要多来几份。吃不完的,咱们可以带走,晚上继续吃。”

  旁边的王慧嘴角抽搐了几下,忍不住提醒道:“洛飞同学,你可知道这里每份菜的价格?”

  洛飞摆摆手,一脸无所谓地道:“管他呢,不差钱。”

  王慧嘴角一撇,心头暗暗鄙夷,装!继续装吧你!一会儿哭死你!舔狗果然都是不值得同情的!

  陈诗函犹豫了一下,也没有再说什么。

  刚好,多出来的可以带回去给宿舍的其他同学吃,也可以迎来一些羡慕和感激。

  至于这小子拿什么去付钱,那就不是她操心的了。

  舔狗有的是办法。

  服务员记下后,便关上了房门。

  洛飞走到沙发前,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少女,满脸痴迷地道:“诗函,你今天可真美。”

  嗯,话说舔狗是这样的吗?他都差点忘记以前的自己了。

  陈诗函下巴微扬,淡淡地道:“谢谢。”

  她见王慧在一旁看的满脸羡慕,心头得意,又道:“洛飞,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你如果不能原谅我的话,我也没话可说,我以后再也不会见你了。”

  洛飞连忙舔狗附身,道:“诗函,千万别这样说,该道歉的人应该是我。是我不对,我不该让你在学校丢人的。今天这段饭,就当我向你赔罪了。”

  陈诗函眸中露出了一抹嘲弄,对着一旁的王慧得意地挑了挑眉,然后突然低头看着自己的凉鞋道:“哎呀,鞋子怎么弄脏了呢?才买的凉鞋呢,好心疼的啊。”

  洛飞低头看了一眼,连忙道:“没事的,就是蹭了一点灰而已,我来帮你擦干净。”

  说着,在身前蹲了下来,抬起了袖子。

  陈诗函翘着嘴角,对着一旁满脸敬佩的王慧眨了眨眼,仿佛在说:“看到了没?这就是舔狗的卑贱样。”

  王慧满脸崇拜地对她竖起了拇指。

  陈诗函更加得意起来。

  “呸!”

  谁知,正在此时,洛飞突然一口吐沫吐在了她的脚上,然后便使劲儿用手在她脚背上擦了起来。

  陈诗函神情一僵,连忙叫道:“洛飞!你干嘛?”

  洛飞一手握着她的脚踝,一手使劲在她脚背上搓着,抬起头道:“我在帮你擦鞋子啊。”

  当洛飞放下她的脚,站起身时,她才突然发现,自己凉鞋上的系绳竟然断了!

  不仅如此,她脚上的丝袜,也破的只剩下了脚底的那一片!

  旁边的王慧:“……”

  洛飞一脸无辜地道:“诗函,抱歉啊,我……我不是有意的。等吃完饭了,我再去给你买一双,好吗?”

  陈诗函嘴角的肌肉抽了抽,心头满是怒火,却只得憋住,僵硬一笑,道:“没关系,咱们先吃饭吧。”

  这时,服务员已经开始在上菜。

  一盘盘洛飞从未见过的精致菜肴摆了上来,很快便摆满了整个桌子。

  在服务员准备离开时,陈诗函突然道:“再拿两瓶红酒!”

  她之前本来就要了两瓶红酒的,现在心头怒气难平,自然要发泄。

  洛飞立刻对服务员道:“两瓶不够,再拿五瓶!”

  服务员愣了一下,方退了出去。

  洛飞笑嘻嘻对旁边的少女道:“诗函既然喜欢喝红酒,那么今天,咱们就不醉不归。”

  陈诗函虚伪地笑了笑,心头暗骂:穷逼,一会儿结账的时候,你就等着哭吧你!

  王慧拿起筷子,便大快朵颐起来。

  洛飞也不客气,立刻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等喝完两瓶红酒后,洛飞突然起身道:“对了诗函,我差点忘记了!我刚刚来的时候,给你带了一份礼物,准备给你赔罪的。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所以放在服务台了。你等下,我去给你拿来,你一定会喜欢的。”

  说完,他便转身出了包厢。

  待房门关上后,陈诗函脸上虚伪的笑容,立刻变成了厌恶的冷笑。

  一旁的王慧吃的满嘴流油,忍不住道:“诗函,那小子简直傻的可怜啊,我都于心不忍了。”

  陈诗函冷哼一声,道:“他活该!擦个鞋子都能把我鞋子给擦坏,丝袜也给擦破,这么蠢的人,也想泡我?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他那样,我会看上他?”

  王慧笑道:“也不知道他给你买的什么礼物,估计是想向你表白了。”

  陈诗函嗤笑一声,道:“王慧,你记住,这样的舔狗,你一定要吊着他。既不答应,也不拒绝,让他一直都感觉自己有希望,让他总觉得自己哪里还做的不够好,这样他才能义无反顾地一直舔下去。”

  “高!实在是高!”

  王慧端起了酒杯,佩服的五体投地。

  陈诗函得意一笑,也举起了酒杯,红唇抿了一下,优雅而魅惑。

  十几分钟后。

  “咦,那小子怎么去了那么久呢?”

  王慧一边吃着,一边奇怪道。

  陈诗函斟着红酒,一脸淡定地道:“去卫生间了吧。那种人,就是屎尿多。”

  两人说着话,很快便把洛飞给忘记了。

  半个小时以后。

  王慧吃饱了,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打着饱嗝,看着满桌的菜肴,突然想起来道:“诗函,那家伙呢?怎么还不来?”

  陈诗函也突然想起来了,顿时有些不淡定了,立刻拿出手机道:“我发个信息,估计是肚子疼,或者喝醉了,找不到这里了。”

  两人都有些奇怪,刚刚喝着酒吃着菜,怎么差点把那个结账的冤大头给忘记了呢?

  难道是红酒喝多了的缘故?

  一个小时候后。

  王慧急了。

  陈诗函的脸色开始发白。

  她突然站起身,趿拉着凉鞋道:“我去找他!”

  王慧脸色一变,也慌忙站起来道:“我跟你一起去。”

  陈诗函扭头看着她。

  王慧也忐忑不安地看着她。

  这桌饭菜和红酒,包括已经打包的一些,加起来至少也有三四万,她们都付不起。

  谁也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

  她们打开包厢房门,一起走了出去。

  但是,门口站着服务员,微笑着道:“两位是要结账吗?请跟我来。”

  陈诗函脸色难看地道:“我们去找人。”

  王慧连忙问服务员道:“你看到刚刚咱们包厢里的那位男同学了吗?”

  服务员满脸微笑,道:“他啊,他早就走了,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了吧。”

  王慧:“???”

  陈诗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