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玄玉绝色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幕后动作

玄玉绝色赋 苗得雨 2346 2006.06.21 22:39

    一点点说明:

  不好意思,这么多天没有更新,绝对不是TJ了,而是我从海南回到了江苏,办理偶的终身大事,呵呵呵呵,现在终于抽出了上网的时间,继续进行更新!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

  -----------------分隔线---------------

  真他妈诡异,心中充满了莫名焦燥和深深疑虑的巴克利回到沃尔马,取回自己的车,直接回到了情报部的办公室。

  他使用上头分配给自己的高等级秘密账号,三下五除二进入了情报部庞大的卫星影像数据库,这个数据库的容量为150EB,1EB等于1024GB的三次方,所以150EB的容量堪称庞大,不过虽然数据库中资料众多,但凭借有序的编码和一目了然的分类,巴克利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自己所需的卫星录像。

  “很好,195分钟的录像,”巴克利拉长了脸自言自语道,“哪个狗娘养的录了这么长时间?”

  不过在两千万美元面前,195分钟又算得了什么呢?就算是951分钟再加上跳脱衣舞的碧斯,他也不会把眼睛从电脑显示器上挪开,巴克利点击了播放按钮,于是冗长无味的影片开始播放了。

  巴克利在睡眼惺松中,看见白光一闪。

  OK,之前的时间算是白耗了,屏幕上除了莽莽群山,根本连个活物都没有出现,哪怕就是一只猴子也好啊,巴克利哀叹着灌了一杯咖啡下肚,强打起精神看着屏幕。

  就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巴克利猛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叫道:“娘的,这究竟是不是卫星录像,为什么和中国人有关的东西全都这么神秘?上帝啊,你的圣光眷顾不到的东方一定属于另一个创世的神。”

  只见乱石堆中冒出一阵绿光,石块纷纷在绿光中变成了粉末,不久,绿光消失,一个小黑点随后出现。

  巴克利立即调高图像局部分辩率,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美国的东西还是非常先进的,随着分辩率被不断调高,黑点不断扩大,渐渐显出了人形,看上去似乎是个蓬头垢面的小青年。

  “他妈的,被石头压成了这样还不死,”巴克利骂道,“你究竟是人是鬼?”等他见到屏幕上那人轻而易举将地上的大石块抛开时,他更觉得自己看的一定是好莱坞的特技电影。

  过了不久,屏幕上出现了另一个人,看上去是个老人,很快,老人就一命呜呼了,随后小青年扛起老人飞一般地进入了茂密的森林。

  “娘的,和神秘的东方人交手,朝鲜战争绝对是个错误。”巴克利咕哝着将小青年和老人的照片分别打印了出来,装入一个信封中,塞入了大衣口袋。

  他所不知道的是,如果再等十几分钟,他就会看见一个有前有后的女人(以巴克利对女人的第一印象而言)带领一帮民工来到了山洞坍塌现场,进行了疯狂的挖掘,几乎将坍塌现场弄了个底朝天。

  不过,很显然,她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得到了一摊已经烂成了碎布条的衣服和一本老皇历。

  看着四周累得瘫倒在地,如同烂泥般的工人,眉头紧皱若有所思的女人忽然轻轻一挥手,一道刺目的白光闪过,所有民工猛然身体一震,便再也不动了,女人叹了口气,分别在那些工人身上拍了一掌,那些人身上立即腾起诡异的紫色焰火,不久,他们就被烧成了灰烬。

  女人站在乱石堆中,将皇历紧紧抓在手里,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假设巴克利懂得唇语,并进一步假设他精通中国话,而且他还有幸看见了这段录像,便会知道女人说得是:“阿钱,原来你还活着。”

  当然,以上只是假设,巴克利并没有看见录像末尾部分出现的女人,因此失去了再次见识东方的神秘的大好机会,他兴冲冲地将打印出来的照片塞在兜里,冲着大厅里上夜班的家伙们挥了挥手,说道:“好好干,小伙子们,美国的未来在你们手里。”

  然后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怀揣着价值两千万美元的照片,寻找神秘的东方买主去了。

  大约半小时后,一份加密电邮通过层层中转服务器,到达了中国西部的重重大山之中,技术人员将邮件中用八进制码跳码编制的邮件还原出来,不多时,吴钱标准的要饭花子照片就出现在了一个银发老人的桌上。

  “万花断……这就是你的传人吗?”老人看着吴钱的照片,冷冷一笑,拨通了一个电话,“猎豹一组听令……”

  吴钱此刻的心情应该用什么来形容?在生吞活剥了N只豺狼虎豹,见识了自己陡然出现的神秘力量之后,吴钱对自己能一掌打死野猪,一脚踢死老虎的事实已经习以为常了。

  自他在森林中出现之后,动物中就开始流传一个关于野人的恐怖传说,导致平日里凶狠残暴的豺狼虎豹们纷纷迁徙,当地的生物圈产生了极大的变化,从这点来看,吴钱可以说是生态灾难啊。

  就在吴钱苦苦跋涉于山中,早已忘记今夕是何年,准备横下心来往野人方向进一步发展的时候,他突然在山脊上看见远方出现了一个广袤的平原,平原上有绿油油的农田和袅袅的炊烟。

  激动、愤怒、忐忑、感慨……诸多情绪在他心中交错纠缠,他那两行足以恶心死人的鼻涕禁不住淌了出来,一句经典的台词油然而出:娘的,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吴钱心中无声地呐喊着,但他并不敢轻易下山,凭着自己这副光屁股的模样,他估计自己很容易会被人家看成是耍流氓而当场打死。

  他只得耐心潜伏了下来,等晚上再行动,现在吴钱很有当猎人的潜质,为了抓捕野味,吴钱经常在大山里头上插着灌木,化装成一捆木柴或一具尸体,在夜色降临之前,吴钱潜行至山脚。

  他藏在山脚下的灌木后面,农户的小屋就在前面不远处,吴钱甚至可以看得到屋中隐隐约约的人影,挂在屋门前的粗布衣服就是吴钱的最终目标。

  终于,天空中最后一缕深蓝色的霞光也消隐在了山峦之后,大地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中,蛙声、虫鸣和隐隐约约的犬吠就是这个村庄夜生活的全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