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诡异求生指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披上马甲我就认不出你吗,系统!

诡异求生指南 兔子没有耳 3322 2021.07.24 17:34

  要不然假装自己不在家吧?

  她正想着,旁边的窗户突然“砰砰”敲响,将她吓了一跳。

  转头看去,吴大婶站在窗外看着她,冲她比划着开门的手势。

  允茶儿一惊,怕对方发现自己的龟甲,双手一掩,却发现手中早已空荡荡,缩小后的雪白龟甲正呆在脑海中泛着微光。

  她打量了一下吴婶子的神色,并无异样,应当并未察觉到龟甲的存在。

  吴大婶还在窗外,她的大嗓门透过窗户传进允家:

  “你这丫头,在家也不吭声!”

  “你家还有多余的炽甘草吧?咋不开门哩,小丫头一点礼貌也没有,回头我就跟你爷说说,这小娃子没有人管教就是不行!”

  “快开门啊,还怕我占你几根草的便宜不成?又不是什么值钱玩意,村外到处都是!”

  “可怜我家狗蛋,从小就体弱多病,允家的吝啬丫头!你也狠得下心见死不救!”

  吴大婶颧骨凸起,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刻薄相十足。

  允茶儿正想拒绝,事实上她不认识炽甘草,不过她在厨房看到几根红色的野草,也不知是不是所谓的“炽甘草”。

  脑中的龟甲却仍在继续浮现出字迹来:

  【茶儿日记:

  这吴大婶十分讨厌,三番五次的趁爷爷不在,来家里借炽甘草,说是借,却从未还过,难道是欺我年幼好骗?】

  【可怜我小小年纪,识人不清,前些日子被她骗去好多炽甘草,虽说不是什么名贵药材,但也需在村外冒着风险才能寻到,炽甘草益气补中,对自家人也是有用处的。】

  【那宿家狗蛋的身体,哪里是几颗炽甘草就能解决的,我允家也不是富裕人家,自家都过得朝不保夕,哪有余力扶危济贫?】

  【我来到这个诡异村庄已经两天了,我的心已经像昆仑山顶的雪一样冷了,你宿家过得再凄苦也不能打动我。】

  ...

  允茶儿几行字看下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羞耻感。

  我允茶儿绝不会写这种奇奇怪怪的日记,能不能不要以“茶儿日记”开头?

  你一个白壳龟甲,没想到戏还挺多!

  龟甲的字迹还在继续:

  【虽然内心并不想再借炽甘草,但如果不借的话,我善良可爱的美好形象不就崩塌了吗?】

  【于是我仍旧拿出了两根炽甘草,在吴大婶看冤大头般的眼神中将喜笑颜开的她送出了门。】

  允茶儿:???

  你在逗我?

  再快的翻书速度都没有你变脸快!

  允茶儿深吸一口气,龟甲的字迹还没结束:

  【内心并不甘愿的我回到院子,越想越气,我气愤的踢了一脚院子角落的柴堆泄愤,却没想到柴堆中滚出一粒珍贵的洗髓丹,我服下后,身心仿佛升华了一般。】

  字迹到这里就结束了。

  允茶儿来到院子的柴堆旁,试探的踢了几脚,却并未发现什么洗髓丹。

  龟甲的日记“预言”功能是假的?

  还是说,需要自己按照龟甲上的日记内容行事,保证了前面内容真实发生,后面的事情才会像日记记载的一样?

  允茶儿皱了皱眉,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拿了两根炽甘草,将院门打开。

  “哎哟,你可算开门了,我还以为你眼里已经没有我个婶子了呢!”

  门口的吴大婶还没走,正双手叉腰坐在门槛上,听到开门声响,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待看到允茶儿手里的炽甘草时,吴大婶态度顿时又变了,她虚拍了自己一嘴:

  “瞧我这张嘴,我们茶儿还是乖巧懂事,知道心疼你狗蛋弟弟!”

  “婶子先头说话不中听,茶儿可别往心里去。”

  她一把拽过炽甘草,喜滋滋的看了两眼,对允茶儿道:

  “有空常来家里玩儿,狗蛋最近捏了个泥人,说要送给茶儿姐姐哩!”

  捏泥人送给我?

  上午碰见他的时候,可没看出他有这个想法!那小孩儿冷淡极了。

  再说,沾了口水的诡异泥人,白送她也不要!

  允茶儿木着一张脸,将吴大婶送走后,迅速关上院门,朝柴堆狠狠踢了一脚。

  柴堆晃动了一下,一颗圆溜溜的白色药丸滚落出来。

  果然,得按照龟甲上的日记来才行。

  允茶儿转念一想,这不就像某些系统文一样,完成系统颁布的任务,再获得奖励吗?

  不过是披了个马甲皮,以为这样我就看不穿你系统的本质了吗,龟甲!

  龟甲果然戏多,发布任务也要换一种形式,玩出新花样。

  后面的事实证明龟甲发布的任务不但形式奇葩,内容也不正经,允茶儿还是太单纯了!

  然而此时的允茶儿一无所知,懵懂无知的她捡起地上的白色药丸,嫌弃的吹掉了表面的尘土。

  龟甲也太不讲究了,多奖励个瓷瓶不行吗!

  允茶儿在厨房的大缸中打了碗水,将药丸吞下。

  洗髓丹,顾名思义,便是洗经伐髓,允茶儿只觉全身像火在烧,又好似有灵泉在滋润,这种矛盾的感觉中,一点一点的杂质从毛孔中慢慢冒出来。

  半晌过后,允茶儿忍下心中的喜悦,快速洗了个澡,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

  她挥了挥拳头,力气没有什么变化,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比之前通透数倍。

  身体还在微微发热,却不再像之前那么强烈,说明药效并未发挥完,还会在后面几日慢慢改造自己的身体。

  一番折腾下来,天色已经渐渐暗淡。

  远远的村口便传来一阵喧哗声,允茶儿知道是村民们从野外回来了。

  她推开院门,只见一道淡黄的身影悠哉悠哉的溜达回来,允茶儿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家早出晚归的老母鸡。

  老母鸡身材肥硕,丰翼的羽毛油亮而顺滑,看得连吃了两天窝窝头的允茶儿,不自觉咽了口口水。

  老母鸡偏头看了允茶儿一眼,那圆溜溜的小眼睛里仿佛带了几分不屑。

  允茶儿心中生出几分怒气,她初来乍到,不敢打草惊蛇,只能尽量苟起来,邻家的小屁孩瞧不起她就算了,现在连自家养的母鸡都瞧不起她!

  你一只肥硕的母鸡而已,凭什么看不起我!她恶从胆边生,磨刀霍霍准备今晚加个餐。

  冷不防的一旁树上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野猫厉啸,允茶儿霍然转身看去,只见将暮的夜色下,门口的老槐树上站着一只瘦骨嶙峋的黑猫,在树叶沙沙作响中,黑猫的眼睛泛着淡淡的绿色幽光,正阴测测的盯着允茶儿看。

  这诡异的一幕直看得允茶儿手心冒汗,她默默看了眼四周,唯有地上的一根枯枝勉强可以作为武器。

  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狂犬病毒,被野猫抓了不会得狂犬病吧?

  她正戒备着,身旁的老母鸡突然扑闪着翅膀,凶猛的“咯咯咯”叫着,疾步向树上的野猫扑飞而去!

  老母鸡几个扑扇间,便飞上了四五米高的树枝,尖锐的钩喙直啄猫眼!

  野猫厉叫着,危急中急侧身子,却仍被老母鸡啄咬下一块皮肉,它惨叫一声,几个纵越,跳上更高的树枝,幽绿的眼睛扫过允茶儿和老母鸡,喵叫一声逃走了。

  老母鸡并未追赶,它飞下树枝,抖了抖羽毛,目不斜视的迈着优雅的步伐从允茶儿身边走过,进了允爷爷给它搭建的鸡窝。

  这一场鸡猫大战看得一旁的允茶儿目瞪狗呆。

  好家伙,原来老母鸡真的有瞧不起自己的资本。

  原本我看你像盘菜,现在你看我像盘菜,小丑原来是我自己!

  允茶儿狗腿的去厨房将中午省下来的窝窝头掰了一半,摆在鸡窝旁。

  鸡窝里的老母鸡伏在草堆中闭目养神,眼皮都没动一下。

  允茶儿也不管它吃不吃,拍掉了手上的残渣,看天色将晚,准备回屋将油灯点上,坐等允爷爷回来。

  前两日这个时候允爷爷都已经回来了,今日不知怎么,竟迟了些。

  天色越发黑沉,地面仿佛被笼罩在一片黑雾中,寡淡的月光从天空倾泻而下,却仍感觉万物被蒙上一层阴暗。

  允茶儿在院中走过,只觉周身的黑暗快要将她淹没,白天那阴暗角落中的存在似乎已经按耐不住,隐约有什么东西在张牙舞爪的向她扑来。

  心中莫名涌上一股危机感,她侧身想躲避,黑暗却无处不在似的,那黑暗仿佛涌入她的嘴鼻,堵住了她的呼吸!

  感到窒息,她一手捂住脖颈,一手去拍打堵住自己嘴鼻的东西,却只拍了个空。

  任凭她张大嘴巴,也仍呼吸不到任何空气。

  这时院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有个中年男子的门外急急叫道:

  “茶儿!茶儿你在家吗?我是坚叔,快开门,跟我去村长家,你爷出事了!”

  允茶儿听出了这是前两日阻拦自己出村子的男人,她想回应,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体也仿佛被黑暗禁锢,无法动弹。

  院子里的老母鸡安静的呆在鸡笼里,也不知是没有察觉小主人的困境,还是不想搭理。

  就在允茶儿因窒息而感觉到微微眩晕时,她的身体突然猛的一热,先前未完全发挥的洗髓丹药效爆发,瞬间一股力量从身体各处涌来,令她挣脱了这莫名的束缚和窒息感。

  她猛的深吸一口气,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接触到空气般,终于恢复过来!

  她大口的喘了喘气,额头的碎发被汗水打湿,心里一阵后怕。

  这是什么情况!太诡异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门口的男人见半晌还没有人开门,有些急了,似乎想破门而入,允茶儿深吸了几口气平缓呼吸,上前打开了院门。

  “茶儿,你没事吧?怎么半天不出声,叔还怕你出啥事了呢!”

  借着惨淡寡白的月光,允茶儿看到门口的男人身穿粗布麻衣,一张国字方脸上满是担忧。

  “没事,坚叔,我爷咋了,出啥事了?”

  “你爷,唉,快跟我走,到了村长家你就知道了。”

  男人面色焦急,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什么,转头问道:

  “你咋不点镇谲符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