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诡异求生指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饭间小记

诡异求生指南 兔子没有耳 2229 2021.08.23 15:53

    只是允茶儿明亮的杏眸眼底却蒙上了一阴霾,方才她修炼之时,分明可以借助这股精纯的诡气再进一步,甚至很有希望一举突破为诡师的。

  但在最后一刻,这股精纯的诡气却一下子消散了,生生将她卡在这个修炼进度。

  这让她想起龟甲日记中所说的“也就比宿景辰差上一点点”。

  恐怕宿景辰的修炼进程就在这里,所以她就被强制卡在这里了!

  允茶儿对龟甲充满了怨念,内心愤怒的同时,又对宿景辰居然能修炼得这么快感到惊讶。

  小师弟的天赋居然这么好?

  允茶儿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来。

  不管怎么样,这次她的收获巨大。

  她眼睛冒着绿油油的幽光,朝屋内各个墙角扫视了一遍,恨不得再来几只阴幽谲,助她晋升为诡师。

  然而她找了半天一无所获,只能放弃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从屋内出来,刚踏进院子,便看到厨房升起的袅袅炊烟。

  允茶儿朝厨房里面瞄了一眼,果然允爷爷正在灶台前忙碌着。

  可能因为外面飘着细雨的原因,允家养了好些年的老母鸡难得呆在家里没有出门,此时正在允爷爷脚下“咯咯咯”的叫着,十分亲昵的在他裤腿上蹭了蹭脑袋,完全没有在允茶儿面前的高冷感。

  允爷爷转身看到她,惊喜道:

  “茶儿,你醒了!”

  他又往灶台下塞了根柴火:

  “今天给你炖了鸡蛋肉沫羹补补身体,你先洗漱,饭马上就好了!”

  鸡蛋肉沫羹!

  古藤村穷苦,像允家这般的人家,一年也尝不到几次肉味,更何况在阴季这种时期,有吃的不饿肚子就已经很满足了,允爷爷居然给她熬了鸡蛋肉沫羹!

  允茶儿眼眶有些酸,有心想说不用这么破费,自己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又不想浪费允爷爷的一番好意。

  呆了半晌,她才“哎”了一声,准备去院子的水井中打水洗漱。

  允爷爷朝一边的水盆指道:

  “用这盆水,早上特意给你烧开过的,如今井里的水阴气重,你身体才好一些,要格外注意!”

  允茶儿点点头,感动于允爷爷的细心周到,待她走到水盆旁蹲下身子时,整个人突然愣住了。

  这水中的倒影是谁?

  她呆愣了两秒,看着水中熟悉的面庞,才反应过来就是自己。

  可谁来告诉她,这满头的银发是怎么回事!

  允茶儿内心抓狂,难怪昨天宿景辰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难怪允爷爷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怜惜。

  她一个六岁的小娃娃,顶着一头银发算什么事啊!

  借寿虫吸取了她的精气和寿命,如今她的一头乌发已经变成了银丝,乍一看去,活脱脱就是一个非主流的小丫头片子。

  允爷爷不知道允茶儿内心的震动和受到的打击,他将饭菜摆好,擦了擦手,催促允茶儿过来吃饭。

  允茶儿木着一张脸,一言难尽的洗漱完,在饭桌前坐下。

  允爷爷将鸡蛋肉沫羹摆在她面前,又给她夹了个大饼,自己则是捧着窝窝头,就着一小碟咸菜干巴巴的吃着。

  允茶儿哪里好意思自己吃肉,让长辈啃咸菜,她忙要给允爷爷盛肉汤,允爷爷却一下子拦住了她。

  “我不吃,都留给茶儿吃,茶儿吃完了身体早点好起来!”

  允爷爷慈爱的摸着小丫头的银发,有几分心酸。

  这孩子从小父母双亡,自己又忙,对她难免有疏忽。

  这次允茶儿着了借寿虫的道,他内心很是责怪自己,没有时刻关注提醒孙女。

  总以为孙女开悟成功,成为诡徒了,但其实他的茶儿也才六岁啊,还是个孩子!

  见允爷爷死活不肯吃,允茶儿没办法,只能暗下决心,等自己成为诡师了,一定要勤出村子寻找草药和有用的诡物,来补贴家用。

  到时候还能前往镇上,给爷爷多买些补品,她身上还有四两银子呢!

  两人吃着饭,允爷爷突然想起什么,道:

  “对了,村长让你醒了以后,到他那儿去一趟。”

  允茶儿点头表示知道了:

  “有说是什么事吗?”

  “没说,不过...应该是巡逻队的事情。”

  “每年阴季,村里都会组织一批身强力壮的村民,由诡徒带领,在村子周边巡逻,以防有诡谲混入村中。”

  “阴季诡谲数量大增,且实力也比阳季时期更盛几分,常有狡猾凶残的谲物溜入村内,残害村民。”

  允爷爷看着允茶儿的眼神充满骄傲:

  “如今我的茶儿也能带领巡逻队,为古藤村出一份力了!”

  村里的防范意识还是挺强的,允茶儿有些惊讶。

  自己一个小孩子...

  带队?她有些犹疑。

  不过在诡谲面前,自己这种能有反抗之力的诡徒和没有手段的普通人比起来,还是更有优势。

  允茶儿点了点头,这不仅是一种责任,也是对自己的一种锻炼。

  正好自己也离诡师之境不远了,多接触一些诡谲也是好的,横竖不出村子的范围,有圣物的保护,还有老村长在村子里坐镇,不会出什么大事。

  两人聊着天,允爷爷感叹了一番昨日的暴雨,好似比往年更大一些,也不知今年的阴季会不会更加难熬。

  一旁的老母鸡突然一个箭步蹿到了院门外,朝门外“咯咯”叫了两声。

  “大黄,谁来了?”

  允爷爷冲老母鸡问了一句。

  有人来了吗?

  允茶儿有些新奇,这老母鸡不但有自己的名字,还有看门的职能?

  就在此时,一个矮小的身影犹犹豫豫的蹭到了门口。

  允茶儿一看,呦,这也是老熟人了。

  这不是住在附近的那只黄鼠狼吗?当初她还“光顾”了它的老巢呢!

  黄鼠狼浑身湿透,拖着一片巨大的叶子做成的包覆,畏畏缩缩的看了爷孙俩一眼,低头从包裹里掏了掏,掏出几条青皮虫来,摆在老母鸡的面前,讨好的拱了拱手。

  老母鸡低下脖子看了一眼,十分高冷的守在门边没有动。

  那黄鼠狼可怜兮兮的望向允茶儿,努力做出一副可爱的萌物姿态。

  可惜它原本蓬松可爱的皮毛被雨水打湿黏到一块儿,紧紧的贴在身上,与可爱没有半分钱关系,反倒显得狼狈可怜。

  见允茶儿没有反应,它试探性的往允家小心翼翼的迈出一只腿。

  “咯!”

  老母鸡眼疾手快的伸长脖子朝黄鼠狼啄去,吓得黄鼠狼魂飞魄散,慌忙躲开,在地上打了个滚,原本便被淋湿的皮毛沾上泥土,更是惨不忍睹。

  允茶儿看它这个样子,好似搬家一样,方才它打开包覆时,允茶儿便发现它将洞府里的东西都打包带过来了。

  难道它住的洞府经不住昨日的大雨,塌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