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绝世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深情无悔

绝世游戏 修罗晓梦 4125 2006.03.24 17:20

    揉揉被自己已经搓乱到极点的头发,红着双眼的晓欣依然没有想到任何办法去解决这件为难事。直到在这个房间傻坐了近七个小时后,他才算想明白自己那句轻易说出口‘我肯定可以想到解决办法’的话是多么无知及冲动。这种摆明只有二个结果的话自己还不如不说好了,现在话已经说出口的自己看怎样去解决吧。选她,那自己一直没办法忘却的小雪怎么办?还要不要去面对了?对一帘幽梦是大有好感不假,可是好像在目前来言怎么引也引不到感情这方面去呀;不选,自己说出的话怎么办?自己的心怎么办?总不能言而无信吧。最主要的是,这样肯定会大大伤害一个如此深深喜欢自己的好女生。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晓欣漂亮的齐肩长发在他大力之下,差点就揉了个从中而断。如果不是店中服务员看晓欣如此之长时间没出来,礼貌的过来问他需要什么的话,大概这头漂亮的长发真是保不住了。

  在里面的洗澡间中懊恼的冲了个凉后,晓欣无奈的在街上行走。尽管头发已经弄齐整了,可是他心中的无奈之情越发沉甸甸起来。真正的心火燃烧,晓欣真是万分痛恨自己的酒后无知行为而惹出了这么一件让人难以鱼与熊掌双全的情祸。

  不是没想过是不是就这么要了一帘幽梦,毕竟他现在的情形来说怎么也算不上背判的,因为现在的他只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身上没有任何情人的关系了。綪綪的事早已经是过去式了,这么久了,再说她也有爱人了,自己和她仅剩下的就是好朋友的关系了;晓雪那儿,尽管自己很想她也从不曾忘却她,可是真的拉不下这个脸去重找她和好如初。送她封地令和钱币也不知道她是否会认为自己多管闲事?反正这个答案自己是无从考究。

  既然已经是这样,可是自己为什么不接受长相、心地、能力三者皆都出众且脾气深合自己胃口的一帘幽梦呢?迷糊的晓欣陷入了一个误区,他只是以为自己不喜欢一帘幽梦,而没想到更远的一步,那就是现在的他极度害怕受到伤害。曾经那淡淡的初恋和中间的热恋,这二次让他黯然神伤的恋爱全都失败的一塌糊涂,尽管这中间有他不少的错,可是那她们没有错了吗?这一切都让他对女人这个奇怪的动物有了一种由心而发的冰层,如果不是必要,他真的不愿意再接触任保女人。曾经的柠檬、暗夜加上现在的一帘幽梦不是意外就是老熟人,这是避无可避的。可是避到了今天,自己还是得面对这一难关。难道上天就这么不想放过情何以堪的自己吗?

  发泄,找怪物发泄,这是晓欣最直接的解决烦恼办法。心动意动,风月城的几个高级怪物刷新地中,顿时出现了他的身影。在那练级的人中,无论是多高等级的人,他们在看见晓欣的打怪方法(别人都是组队,他是单个来)及表现出来的实力皆纷纷高呼有一个变态强人来了。

  真正的一路遇神杀神,遇佛灭佛。不管是什么高级怪,只要见着了晓欣的面,最后肯定是被刺成了血筛子。有的玩家看他这样子不爽,因为晓欣冷冷的眼神不经意扫过来时,仿佛他们就像地上死去的怪物一样视若无物。可是,在晓欣威势下敢于蔑视生命的人真的很少,除了二三伙因为自己人多而胆气大增的人。当然了,他们注定了要去阎王殿报到的,因为他们碰见的是心情最最不爽时候的修罗一面。尽管有时候确实是晓欣抢了别的人怪,可是晓欣没拣地上的一点东西呀!只不过就是因为低着头走路,看怪杀怪罢了。对于因为看见他衣服好而仗着人多心中有底的人正好有了暴他的理由以及正当的手段。可惜,贪婪者的下者从来没有好过。这不,这几伙敢于在老虎发怒时拔牙,敢于在心情不爽的修罗面前递爪子,他们的下场比前面的怪物还惨。那些怪物只是被晓欣捅成了血筛子而已,毕竟他们体形大,想分尸都难。可是这几伙人论身形还不如晓欣修长呢,正好让因为杀怪过多加上心情极度不爽起了几分嗜血***的晓欣找到了最好的试剑活人。黑冥剑发挥了它剑中之皇的锋锐,这些不长眼的家伙全都分成了十几段倒在了地上。

  一连几个小时的疯狂杀怪及杀人,晓欣虽然越杀越过瘾,可是心中的烦恼却也随着时间的变长及打怪的数量而慢慢减少很多。此刻的他只是想单纯不去想这件烦恼的事情,他只想让自己不堪重负的思想稍稍休息一会,因为打怪的时候他是不用去想太多的,只需要用手中的剑去解决一切就行了。

  可是,他却不知道他的行为让一个人很担忧。这个人当然是我们漂亮又温柔善良的一帘幽梦了。

  出于女孩子的自尊,她当然不好意思先发信息找晓欣,她只是焦急的寻问狂风无忌,青衣修罗有没有到他哪儿去的?她真的很怕晓欣因为害怕面对自己而再次消失不见。

  狂风无忌此时因为被帮务缠身,几天没处理的事情堆在了一起不说,这会儿又起了一宗自家帮众和别的帮派手下发生的大规模抢怪纠纷。现在的他正在现场帮跟别人说理在,那家帮派的老大也来了,二人正谈的激烈万分,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开始动手的征兆。一帘幽梦的信息来的太不巧了,狂风无忌此时是真正的分身乏术,一帘幽梦的话来了,他真没空去看看,他大脑的所有精力全集中到如何在不损帮中形象的情况下完美的解决掉这件事情。毕竟,现在与另几帮的大战眼看在即,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吧是,尽管这件事是他们抢怪在先。可是,他的凑巧行为又凑巧发生在这么凑巧的关头,只好凑巧的让一帘幽梦开始了极大的不安。

  足足十多个小时了,可是这个青衣修罗的一点消息也没有看见,更不用说跟自己发信息吧?他不会真的走了吧?一帘幽梦终于禁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及那意测的可怕后果,她厚着脸皮给晓欣发了一个信息。

  晓欣这会儿不时听着叮叮当当的掉钱声音,这个细微的信息来访声音被晓欣设置成了只维持三十秒种的响声,加上他心神在有意之下全集中在了打怪上面,一时之间,晓欣也没发现来了新信息。

  真正的有点绝望了,一帘幽梦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如果说开始被晓欣酒后迷情般的挑逗起全部的爱意继而大家心知肚明的无限制搁置下来后,她的心情已经够糟糕透顶了,可是她还没有绝望,因为她还想着安安静静的守在修罗的身边。可是,现在到好了,捅穿这层纸后,这还能寄托自己无数相思之情的守候行为也为了水中挥月的一场空。刚刚哭过一大场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她又开始无声的掉起眼泪来,此刻的哭带点绝望,她发现自己的世界好灰暗好灰暗,全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的难过。

  昏昏沉沉当中,智能系统及时的判断出了玩家脑电波的极不稳定,为了玩家的生命安全,它果断的发出了中断这一玩家继续游戏的权利,将在三十秒钟后自动强行下线。

  一帘幽梦的家境只能算是中等,说句不恰当的话就是,这个富裕程度还算殷实的家庭纯粹是凭着她的能力和智慧打拼出来的。靠着存款还能过上小康生活的她不想再在人性复杂的鱼龙商场上打拼下去了,一个女人想在商业中获得成功,她得付出十几倍于男人的努力和牺牲。当年,就是因为一桩让她投资很大的生意在签了合同后,因为对方的无理要求,在几次努力争取后,对方的不合作状态让她亏了一大半。当然了,对方也会亏,可是对方是真正的大企业,他赔的起,他更是玩得起这种低级的要挟游戏。冷冷的煽了这个在其破产后依旧色欲缠心且动作更加过分的中年胖子一巴掌后,她无悔的离开了这个辛苦打拼达三年之久的商场。还好,尽管赔的钱很多,可是变卖资产后剩下的钱还是够她一家子节约一点的过个几十年甚至一辈子。家中人没有怪他,除了那个用钱大手大脚惯了的哥哥。那个哥哥可是一直靠着她才好吃好喝的,现在一下子从每个月零花钱上十万甚至更多变成如今的一个月全家生活费才5000元,他真的接受不了这个巨大转变。没办法,他刚养的三奶可怎么办?这个销魂尢物花销大着了了。这近一年多的时间内,年龄已经有23岁的她每天就过起了铅华尽去,素面朝天的轻松日子。后来渐渐迷上了绝世游戏后,她更是心无旁顾的玩起了这款风糜了无数玩家的游戏。

  被系统强行退下来后,褪去多功能游戏头盔的她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她的脑中只有那无尽的伤心。

  此时的外面正好是暮色降临,做好晚饭经过女儿房间推开房门准备像往常一样轻敲女儿杜小萍的头盔几下让她苏醒过来的妈妈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女儿这大半年的时间中首次在这个点没有戴着头盔让自己叫了。不过,女儿的表情很奇怪,似乎有什么莫大心事似脸色很是苍白难看。担心的走过去轻问了几句,好不容易唤回女儿的魂,却发现回话的女儿眼神空洞的吓人。惊叫起来的她赶紧叫来正在摆碗筷的老公,作为一个女人的她在这种危难关头大多数只会去找自己的男人来解决。

  可惜,对其它事或许还有一套的杜小萍父亲对这事也是束手无策,在女儿无力的声音中及坚决的眼神当中,他只好拉着犹自放心不下的老婆出门去。刚要关门,她的那个败家子哥哥在门外听清动静后,急忙的冲了进来。进来就没好话说,“我说我的宝贝妹妹呀,这个破游戏有什么好玩的,你看,还弄的你如此憔悴,不会是得病什么了的吧?你不如还是重操旧行,你去干你的经商去,这样我们大家的日子也好过些不是!”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也玩过绝世游戏,当然也被里面的风光绮丽所深深迷住,可是他的好吃懒做性格及色迷迷习惯让他在里面吃了太多的亏,级别更是一直上不来,一气之下,他怒而不玩。现在睁着眼睛说瞎话,指责绝世游戏的不好,纯粹就是为了他的一小撮私心着想。这个花钱大方的三奶早就分了,二奶那儿也仅是维持了三个月而已。因为钱才和他在一起的女人没有了钱的支持心变的比翻书还快。如果不是原来风光时的那点钱在支撑住,加上他一直说着空白支票,什么过一段时间小妹重新复出肯定会大赚特赚这类空话,这个感情相对‘深厚’的多大奶怕也早跑没人影了。现在的机会太难得了,他是多么想一击打消妹妹玩游戏的决心呀,他是多么渴望回到妹妹当年做生意时自己花钱大手大钱,身边一群狐朋狗友的风光呀。

  “出来吃你的饭吧,少在那儿说你的狗屁胡话,你有本事你自己去赚呀!”父亲过来得重推了还想上前重点跟妹妹进行思想教育的他一把,愤怒不已的眼神让他汕汕的缩了回去,这个当过军人的父亲对他来言还是挺有威严感的,不得不怕呀。

  “妹妹,想清楚呀,这个什么破游戏别玩了!”临缩回头时,这个废物哥哥杜文竹还在进行最后的努力。

  随着门重重关上,杜小萍的心也彻底关上,她只想好好休息一下,最好是休息到永远不醒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