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异常对象已失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老肯特

异常对象已失控 星空的云朵儿 2246 2019.10.27 23:58

  瘦削绅士低声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顾忌场合而压低声音的缘故,听起来有些阴冷:

  “哈哈哈哈哈哈,好小子,我就欣赏你这样的年轻人,谁跟我说现在年轻人都缺乏我们那个年代的锐意进取?”

  达尔文无奈地摇了摇头:

  “‘员工’先生,在领导女儿的葬礼上笑出声来不利于您以后的晋升吧。”

  “咳咳。”被达尔文起了外号的男子清了清喉咙,“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

  达尔文笑了笑道:

  “放心,我不会轻易出卖别人的。”

  “轻易?”

  “除非出价太高。”

  绅士这次克制住了,只是露出牙齿微笑,但是达尔文能看得出他很开心:

  “哈!如果你干我们这一行,一定能很快出人头地的,干我们这一行的最需要的就是抛弃良心和一点点的幽默感。”

  “您主要是做什么工作的?”

  “市场营销之类的,你可以理解成一位高级推销员。”

  肯特夫妇已经完成了演讲,大家都放松了许多。

  达尔文也伸将一只手伸向这位有趣的绅士:

  “对了,我叫达尔文。”

  绅士有些惊讶地问道:

  “达尔文?真名吗?”

  达尔文否认道:

  “代号而已。”

  绅士有些惋惜地点了点头:

  “莫比,叫我莫比就好了。”

  达尔文看向正在接待客人的肯特夫妇,示意性地问道:

  “你不去和肯特先生和夫人说几句话吗?”

  莫比连连谣头拒绝:

  “除了工作之外,我没有什么能和肯特先生说的,而且我这个时候能说什么呢?劝他们不要那么悲伤吗,我才没有那么狗屎。

  “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能缓解他们的悲痛啊。”

  达尔文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也许他们其实最想的也许是好好静一静,等待伤口变得渐渐没那么显眼。”

  莫比叹了口气:

  “唉,这就是大人物的烦恼了,这场葬礼也不仅仅是悼念他们的女儿,同时也是在向世界宣告肯特家族独女的逝世。

  “作为父母,他们肯定只想办个简单的葬礼,但是当你在这个位置的时候,已经不能单单靠个人的喜好做决定了。”

  达尔文平淡地说道:

  “也许吧,不过我总感觉肯特夫妇办这个葬礼,可能更多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够离开的时候能够有更多人陪伴吧。”

  看的人影渐渐稀少,许多人在和肯特夫人和肯特先生寒暄过后就离开了现场,达尔文紧了紧手上的花。

  莫比抽了抽鼻子:

  “嗯,白玫瑰,你最好不要被老肯特看到。”

  达尔文对莫比说道:

  “我去献花了。”

  莫比点了点头:

  “上吧,有趣的年轻人,我会看着你的,以防你被老肯特打断腿。”

  达尔文笑笑,趁着无人的空隙,走到了乔治娜地棺材前。

  达尔文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语道:

  “乔治娜,感谢你作为同事对我的帮助,让我刚刚进入公司就能这么快适应工作。

  “同时,感谢你作为朋友和我相处的这段时间,我很珍惜在你生前我们一起度过的每一天。

  “最后,感谢你对我真挚的感情,但我不得不告诉你,我还并没有爱上你,我也很遗憾,我们已经没有机会去验证,我们是不是命中注定的那对了。”

  “你的朋友,达尔文。”

  说完后,达尔文将手上的白玫瑰放在了棺材之上。

  “小子!”严肃而有力地声音从达尔文身后传来。

  达尔文转过身,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个吹鼻子瞪眼的老人。

  正是肯特先生。

  达尔文压了压帽子说道:

  “肯特先生。”

  肯特先生用拐杖锤了下地面,接着将身体微微往前倾斜,低声却饱含力量地说道:

  “你小子是混进来的吧。”

  达尔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肯特先生,您再说什么?”

  肯特先生露出了抓到坏孩子恶作剧一样,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看到了,你从请帖中偷偷地抽出了一沓,重新交给了看门的,我就说,不能雇这些懒蛋,那个老婆娘偏偏说什么专业人员,要让他们给乔治娜的路上清清石子。”

  达尔文点了点头表示支持:

  “要我说,还是得让肯特先生手下的好小伙来干这活。”

  得到了赞同的肯特先生露出了顽皮的笑容,把手搭在达尔文肩上:

  “嘿!你小子还挺有眼光,但这话可别给那个老婆娘听到,而且,要是给她知道知道你是偷偷溜进来的,非得大发雷霆不可。”

  达尔文对着不一会就和他站在同一战线的老先生点了点头:

  “夫人一定是因为太难过了吧。”

  老肯特的笑容一下就消失了,情绪低落:

  “唉,死亡也是肯特家族的必经之路,我相信小乔治娜到了地狱也没人敢欺负她。”

  达尔文疑惑道:

  “乔治娜不应该上天堂吗?”

  老肯特瞬间恢复了精神,好像刚刚表现出的悲伤的不是来自他本人一样:

  “肯特家的人从不上天堂,我们只下地狱,肯特家世世代代都做黑心生意,到了地狱也要把魔鬼卖了换钱。”

  达尔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两秒,继续说道:

  “我也祝愿乔治娜小姐能够在地狱里开心的生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达尔文看到老肯特的眼里闪过一丝疲惫。

  肯特情绪低沉地说道: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我的小宝贝能晚点在去地狱玩,如果能够等到我们这些老东西先过去探探路就更好了。”

  达尔文突然想到莫比的话,开口问道:

  “肯特先生,您听说过你们家族有什么奇特故事吗?”

  肯特皱着眉问道:

  “什么故事?”

  “额……,诅咒之类的?”

  肯特不屑地碎了口唾沫:

  “老肯特家的人从来不怕什么诅咒,诅咒见到老肯特都要绕道走呢!”

  老肯特转了转眼珠:

  “你是乔治娜的同事吧?你知不知道乔治娜喜欢上了一个人?”:

  “额……”达尔文神色如常道“听说过,肯特先生,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既然是我女儿喜欢的人,自然就是肯特集团的下一任继承人了,我想让他继承我的位置,我也能早点退休。”

  “我听说他并不喜欢你的女儿。”

  肯特睁大眼睛继续问道:

  “嗯?既然敢不喜欢我的女儿,那他有没有伤到我小宝贝的心?”

  “没有,老实说,他直到乔治娜离开,都一直都不知道她的感情。”

  老肯特脸色平静下来:

  “这样吗?那就算了,你可以告诉他,如果他想要,肯特集团就完全是他的了,如果他有想法,可以来找我。”

  “我会告诉他的。”

  水晶吊灯的螺丝有些松动。

  莫比眼睛一睁一闭地看着吊灯,用右手食指和拇指做比划状。

  螺丝又偷偷转回去了。

  达尔文告别了肯特先生,继续在乔治娜的棺材前停留离开许久,直到所有客人都离去了。

  达尔文深吸了口气,也转身,走向出口。

  棺材上不知何时扣着一枚铜质硬币,向上的一面有个大大的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