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异常对象已失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狼,狗

异常对象已失控 星空的云朵儿 2106 2019.11.06 00:21

  在亮出致命武器之后,所有的混混都四散而逃,只留下一个王六被打包成粽子丢在门口。

  咚,咚。

  达尔文敲了敲门。

  嘎吱声从铁门接口处传来,这次梁义才很配合的打开了门。

  男孩眼神里虽然还留着几分戒备,不过已经比刚刚放松了不少:

  “让我杀了他。”

  达尔文问道:

  “他杀了你的家人?”

  梁义才目露凶光:

  “不是他,但他侮辱了我的家人。”

  达尔文拒绝了梁义才:

  “我会把它送进局里,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梁义阴沉地说道:

  “他应有的惩罚就是死在这里,就算你将他交给联邦,还是有人会把他捞出来的。”

  “放心我局里有人,他逃不了的。”

  梁义才嗤笑道:

  “你根本不知道卡夫卡有多少关系,算了,你的猎物,你自己做决定,只不过你早晚会后悔的。”

  李无天在二人说话时,环顾了一圈屋内。

  少女拍了拍桌面:

  “所以,梁同学,到底发生了什么。”

  梁义才沉默了一会,才不情不愿的开口:

  “告诉你们也可以,等我一下。”

  梁义才转身上楼,发出了翻箱倒柜的声音,没过多久,他就拿着一张被精心保护的相片过来了。

  男孩深吸一口气:

  “我家死人了。”

  达尔文和李无天都安静地倾听着。

  “我的姐姐自杀了,她在两个月前自杀了,而且是毫无征兆的自杀,她平常很开朗,也很温柔,根本不是那种会自杀的类型。”

  梁义才停顿了一会,才下定决心往下说:

  “我怀疑这里面一定有着某些秘密,而我怀疑自己的哥哥们,也是因此展开了调查。”

  达尔文和李无天都注意到梁义才握紧了拳头,面目也略显狰狞。

  “他们也在一周前死在了家里,大哥割喉自杀,三哥把自己掐死,四哥用拳头把自己的胸口打穿。”

  “二哥呢。”李无天情不自禁地问道。

  梁义才似乎对被打断有些不喜,撇了一眼少女:

  “我没有二哥。

  “我怀疑他们一定是受到了威胁,而且很有可能是被有权有势的人威胁,所以才不得不……”

  少年的脸上夹杂着无力和愤怒,握拳的双手也不禁颤抖。

  达尔文静静等待梁义才平静下来,才开口问道:

  “你有什么猜测吗?”

  “没有。”梁义才马上回答道,说完后就沉默了一会,才继续说道,“我可能是用来要挟他们的条件。”

  李无天抬起头看向达尔文和李无天:

  “你们想知道的我都说了,你们可以走了,你们也不想落得我家人一样的下场吧。”

  李无天用被震惊道有些失声道:

  “达尔文,你看这个。”

  李无天正在站在梁义才拿出的照片面前,达尔文慢慢走到她的旁边。

  照片上是六个年轻人,最小的男孩有些稚嫩,挂着天真的笑脸,虽然差了至少2,3岁,但达尔文还能看出他就是梁义才本人。

  站他身边的是一个大不了他多少的少女,洋溢着幸福的气息,透过照片上她纯粹的笑容,达尔文都能感受到一丝暖意。

  而在六人之中,一个跟身边两人勾肩搭背的男子则被涂黑了脸,从痕迹来看,涂画的人显然怨气不小。

  而其他三人。

  达尔文声音冷下来:

  “这张照片?”

  梁义才回道:

  “是我们兄弟姐妹六,不,五人。”

  “这四个人就是近期你死去的家人吗?”

  梁义才声音中难掩痛苦和愤怒:

  “没错,他们被人残忍地害死了。”

  李无天看了眼达尔文:

  “你猜到了吗?”

  达尔文摇了摇头:

  “我的确有种奇妙的感觉,但是没有想到是这个样子。”

  梁义才皱起眉头:

  “你们在说什么?”

  照片上的另外三人,正是达尔文和李无天不久前见到的三人组。

  “尽管已经不记得自己死去,却还徘徊在这附近,一次次的出现,将所有可能伤害自己弟弟的人都拦在外面吗?”李无天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喃喃道。

  少女转头看向达尔文,请求道:

  “达尔文。我们可以帮他吗?”

  达尔文坚定的回答道:

  “当然可以,这不就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吗?”

  梁义才用狐疑的目光来回扫视着二人: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达尔文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梁义才:

  “重新自我介绍下,我是私家侦探达尔文,这位李无天是我的助手,平常会在我的店里帮点小忙。”

  梁义才上下打量着达尔文,怀疑他是不是在诓自己:

  “真的?别是那种专门抓情妇的私家侦探吧。”

  达尔文信誓旦旦地说着谎:

  “我的水平绝对是业内一流。”

  梁义才还是不相信达尔文,摇了摇头: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侦探,我都不需要你们插手。”

  李无天突然开口道:

  “我刚才观察了一下你们的家具,你的穿着和神态变化。”

  梁义才好笑地问道:

  “哦?那小助手,你发现了什么?”

  李无天分析道:

  “你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情感,内心认为不成熟,而且还自认为自己有缺陷,但也能在该狠心的时候做出及其残忍决定的那种人。

  “如果硬要给个评价,你就算一只瘸腿的幼狼,但是再年幼的狼始终是狼。”

  随着李无天的话语,梁义才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

  “你们真的是厉害的侦探?”

  “童叟无欺,而且我还在局里有些朋友,能够更好地帮助我们破案。”达尔文接道。

  梁义才沉默了良久,吐出了一口气:

  “不,不要找联邦警察,他们只会让事情变得麻烦,你只要找到是谁害死了我的家人,然后告诉我就好。

  “剩下的都有我来做,我会付钱的。”

  达尔文点了点头:

  “价格就视最后调查的难度来决定吧。”

  砰!

  达尔文和李无天再详细地询问了各种细节后,离开了屋子。

  达尔文漫不经心地问道:

  “你的推理?是用了你的能力?”

  李无天没有否认:

  “没错,多年的经验让我能够从我看见的心灵具象,反推出他的性格,不过我说的也不全是真话。”

  “哦?”

  “他的心灵具象不是狼,是条狼狗,不过人们都愿意相信夸大自己优点的话。我们现在应该从哪里开始调查?”

  达尔文掏出手机:

  “从跟上级汇报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