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异常对象已失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爱莉与男孩

异常对象已失控 星空的云朵儿 1949 2019.11.13 23:57

  爱莉半年前还是一位大学生。

  她之所以会来到“340M”KTV工作,其实是有着特殊的原因。

  她需要钱,一笔很大的钱,这钱不是靠着情色交易就能凑齐的。

  她年轻时也有着不堪回首的往事。

  为了逃离整日家暴她的父母,她在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了偷渡商。

  而到了这里后,没有联邦公民身份的她,就被偷渡商骗到了联邦西部的一家高档会所,从事肉体治疗师的工作。

  那时的日子,虽然需要她出卖自己的身体,迎合肥胖丑陋的客人,但却比许多落入黑色地带的女孩过得好上许多。

  也许是因为她所在之地,运气好时还能照进几缕捉摸不住的阳光。

  不考虑工作时候,她甚至过得和普通的白领差不了多少。

  她也一度认为这样的生活十分正常,毕竟她也没有伤害谁嘛。

  直到女孩遇见男孩。

  他们的初见当然不是在会所里。

  她已经记不清那个模糊的下午了,留在她脑海里的映像只剩下男孩青涩的笑容。

  他爱上了她。

  爱莉从来都不大喜欢年纪小的孩子,因为他们的爱恋往往是出于冲动,欲望,对美丽事物的向往。

  但他们从不负担责任,不思考未来,不关注现实。

  爱莉一开始也没把男孩的追求当做一回事,没打算纠缠不清的爱莉直接告诉了对方自己的职业。

  那一刻,爱莉看见了失落,羞愧,悲伤,痛苦,以及让其他情绪都变得不值一提的,那止不住的心疼。

  爱莉相信了他。

  女人慢慢的离开了以往的生活,和过去斩断了关系,她怀疑过,犹豫过,但男孩从没有让她失望过。

  曾经的堕落一去不返,过去的悲痛模糊不清,她甚至都要记不清那些事情了,她也一度以为她将永远告别那样的生活,

  直到男孩病了。

  他们需要钱,需要很大一笔钱,一笔男孩家庭负担不起的,女孩回去工作也赚不来的,一笔可望不可即的金钱。

  好在爱莉很幸运,她的朋友知道一个工作,能让她认识许多大手大脚的富二代,只有做一段时间肉体伴侣,就能获得一大笔钱。

  当然了,她的前男友自然是极力制止,甚至和她说,就算她赚到钱了,他一分都不会收,甚至要恨着她死去。

  爱莉笑了,男孩永远是这么天真,那么的傻。

  她早就和男孩的父母通过气了,他们自然能够编出让男孩幸福的理由,实在不行就绑着他送进手术台。

  至于爱莉自己的未来,她还没想过,也许就此消失,也是去追寻什么缥缈不可及的东西吧。

  爱莉露出训练多时的笑容,给客人到着酒。

  胖的像头猪的中年男子猥琐地笑了起来,满脸肥肉一抖一抖。

  “小爱莉,几天没见,你长得又好看了。”

  爱莉赔笑着说道:

  “王总,哪有啊?您过奖了。”

  爱莉虽然是打算赚钱,但也只打算谈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

  但是这位经常出现的王总,并不打算花多少钱。

  她的许多同事都在抱怨,这个家伙不要脸,老是摸来摸去想要占小便宜,却连个包都不愿意买。

  王总将咸猪手悄悄的伸向爱莉的衣领处,爱莉也不着痕迹的慢慢退开。

  嘟嘟嘟!

  王总用肿胀的手从裤袋中掏出手机:

  “喂!”

  “王老猪,你是不是又去找女人了!”

  “臭婆娘!你管的着老子吗?”

  “你的儿子现在都知道了你是个什么废物,整天只会吃喝玩乐,还天天往家里带小姑娘,你这日子还想不想过了!”

  “你TM的是不是肚子里的女儿也不想要了!你再多说几句,我就就找人开车将你撞流产,保证治安员都查不出任何问题。”

  “孩子已经九个月了,你怎么敢……”妇人的声音渐渐变小。

  王总露出阴狠地笑容:

  “我怎么敢?你等着吧,反正儿子现在不在这边,你要是在多说一句,我就找人打烂你的女儿。”

  妇人只剩下哭腔从手机另一头传来。

  王总挂掉了电话,在原地渡步起来,不知为何,越想越气,再次拿起电话,拨通另一个号码:

  “喂,给我找人,背景干净,查不出来的……”

  见到这个情景,爱莉紧忙上前劝阻:

  “王总息怒,不要一时冲动……”

  “滚!”

  王总恶狠狠地一脚踹向爱莉的肚子。

  爱莉倒在地上,痛苦的捂住腹部,全身无力地卷缩着。

  王总重新拿出手机,再次拨通了电话。

  “妈的,有个婊子……”

  王总突然察觉耳边传来一阵风。

  砰!

  手机重重落在地上,王总的手红了一大片。

  肥胖中年男人,缓缓地将头转向爱莉,眼神冷酷的有些可怕。

  他上前一步,狠狠地踩住了爱莉的腹部。

  “啊!”

  爱莉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阵阵剧痛在内脏和皮肉中回荡,让她不由自主地用指甲刮擦着地面。

  “你很爱多管闲事?嗯?”

  王总低下身子,单手掐住爱莉的脖子,红着眼将他提起来:

  “你这个婊子,还跟我这装?怎么,嫌我钱不够多?嫌我又老又丑?”

  爱莉几乎不能呼吸了,剧烈的疼痛将她的气管和肺部撕裂。

  王总将爱莉按到墙上,手摸向她的肚子:

  “给老子装?给老子装?我还听说你在外面包养了个小白脸?”

  “咳咳!”爱莉愤怒嘶哑地喊道,“才不是,咳咳,小白……”

  王总掐着她脖子的手加重了力道,让她完全不能说出话,甚至眼前都变得昏暗无光。

  咚咚!

  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充满了敬畏的妇女声音响起:

  “达尔文先生,梁娅言的好友爱莉就在里面了,我先向客人解释一下。”

  达尔文则是坚定直接地推开了门:

  “不用解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