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七座圣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灵石失窃,是谁所为

七座圣坛 七个勿 2227 2019.05.16 08:11

  云霄楼的一楼只有破境开府的云岚宗弟子才能进,而吴忧从没有想到自己会那么快的进入云霄楼,更没想到自己是被两位师兄反扣双臂压着进了云霄楼。

  “陈监守,吴忧被我们带来了。”这扣着吴忧双手的弟子倒是谨遵陈监守的话,将这“把吴忧给我带到这”落实得一字不差。

  “陈监守,这抓他此所谓何事啊?”此时众人还未全部散去,云霄楼里还有不少人,朱天勤便是其中之一。

  “让他自己说吧。”此时的陈寿还没有什么表情,淡淡地说道。只是这声音虽轻,其中力道却重,在场之人皆听得真切。

  “我…我不知。”吴忧刚准备把那盘没有送出去的雾香果给再送出去,却不想在去找朱天勤的路上被两位师兄扑倒,然后就被他们抓到这云霄楼了。

  “那你说这又是何物?”陈寿指着那其中一位弟子手里的赃物问道。

  “松花…雾香果。”

  “你为何拿着它出现在我书房里?”

  “我想把它送给关先生尝一尝。”

  “还有呢?”

  “没…没了。”

  “恐怕送吃的是假,来我书房偷催化灵石是真吧!”

  在场众人听到陈监守口中催化灵石这个词时都不禁低声惊呼。催化灵石产自西域万魔谷,是由龙骨汲取周围的天地灵气,需成百上千年才能聚合而成。一个手掌般大小的催化灵石其蕴含的灵气比之催化丹多了二三十倍,不止满五藏境者食用它时能破境开府,据说满四府境时也能直破境生花!而且,这催化灵石若直接食用也能大幅提升境界。而这稀有之物在场的绝大多数人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物。

  陈监守见吴忧不敢正视自己,只道是自己猜中了原因。却不想吴忧是因为听到催化灵石也忽然发了楞。

  “说吧,你把它藏哪了?”众人皆听清楚了陈监守话里的怒气。

  “陈监守息怒,让我来吧。”不待陈监守更进一步,朱天勤便挡在了两人身前,又将吴忧扶到一边。朱天勤开始用手中白扇轻点吴忧全身,只是当白扇到了吴忧袖口时便停了下来。只见白扇一开,吴忧袖口里的一块绿莹莹的石头便滑落到了白扇之上。

  “催化灵石!”随着不知谁的口中一声惊叫,在场众人便炸开了锅。原来这绿莹莹的周身包裹着灵气的石头便是催化灵石,一看便是不凡之物!

  朱天勤取下白扇上的绿色石头交还到陈监守手中。只见陈寿将绿色石头仔细看了看,便又淡淡说了一句:“你已经偷吃了?”原本陈寿的催化灵石有两个手掌那么大,现在只剩掌心般大小了,而且还缺了一小角。众人听陈监守这么一说,纷纷集中精神,也一眼看清楚了上面尚存的牙印。

  吴忧心想若真的说自己用映月湖的浮鱼与关山虎交换来的,恐怕又是一条罪责,只能道:“这石头是关先生送我的。”

  “胡说!这等珍贵之物,那唯利是图的关山虎怎么可能白白送人!”不待陈监守开口,一位黑袍男子便站了出来反驳,似乎还在为以前与关山虎交易时受了欺骗而忿忿不平。

  陈寿也不再多说,只是将右手摁在了吴忧心脏的灵种之上,又道:“自华,前几日他体内的灵气是几合?”

  “六合再有七勺。”付自华知道事情重要,便把数字说的十分清楚。

  “现在他体内灵气大概有一升了。”

  陈寿此言不禁让众人纷纷断定了吴忧便是作案凶手。寻常弟子一年一合已是难得,可他却在几日之内修为突飞猛进,长了三合有余的灵气。若不是偷吃了催化灵石又作何解释!

  吴忧听得此语也是大吃一惊。心想这六十条鱼,六个归灵丹,一口催化灵石,还有几肚子的湖水便让自己体内的灵气增加了如此之多。只是此时却也百口莫辩,总不能说自己破了云岚宗的规矩,喝了湖水吃了鱼。这坏了规矩的罪责恐怕比这偷窃之罪还要重几分。而众人见吴忧闭口不言,只道是他认了这罪责。

  “怎么如此吵闹?”宗主的忽然出现,一下子就让现场的众人安静了下来。

  “启禀宗主,吴忧可能偷了陈监守的催化灵石。”朱天勤见场面难堪,只得站出来说了句话。

  “为何?”老人不过一句,众人便变得耳目清明起来。的确,事出当有因。

  陈寿道:“恐怕是因那日我处罚太重,罚没了他的催化丹。”

  陈监守此言倒让众人纷纷想起了吴忧在早会祭典时的场景。

  “为何要罚没他的催化丹?”老人继续追问道。

  “那日他在早会祭典时从圣坛上飞扑入人群,引得全场哗然。”陈寿答道。

  既然明白了原因,老人自然知道该如何处罚吴忧,只不过老人虽然是宗主,却也当问问当事人的意见,便道:“那陈监守今日想要怎么处置他?”

  陈监守不过思虑一二,便很快做出了回答:“这催化灵石已折了大半,确也无可挽回。何况这圣坛里擎天之柱灵气不稳,正是我云岚宗缺人的时候,便让他多挑几担映月湖水罢了。”

  在场众人不禁暗自感概,纷纷点头,只是到了最后却都化作了同一句话。

  “陈监守仁厚。”

  “陈监守固然仁厚,可我云岚宗规矩也严。自华,吴忧原本挑几担水?”老人神情凝重,声音也重了几分。

  “十二担。”付自华答应道。

  “那明日起便挑三十六担水,你可有异议?”老人转头目视吴忧。

  “弟子不敢。”吴忧尚处于陈监守的话中,却忽然听到宗主说了这么一句,只得慌乱作答。

  “不敢还是无异?”老人也是加重了语气。

  “弟子无异,谨遵宗主之命。”吴忧急忙改口。

  “何勒何在?”老人又是大声一句。

  “弟子在。”早就站在吴忧身后的何勒向前一步,与吴忧肩并着肩。

  “你管教师侄不严,该作何处置?”

  “愿与吴忧师侄同罪。”何勒左手扶着吴忧的右手,与那日早会祭典时无二。

  “确实理应同罪。”老人自然也看见了二人两手相会。

  朱天勤见宗主居然认同,也急忙站出来说道:“弟子管教三师弟不严,愿替其领罪。”

  “何勒管教吴忧不严,你管教何勒不严,难道还要治我一个管教你不严之罪?”老人盯着朱天勤,似乎要从他身上看出个什么来。

  ”弟子不敢。”朱天勤目视前方,并无俱意。

  “罢了,何勒腿有寒疾,去一半,便挑十八担映月湖水,不得有异。”

  宗主既定了罪责,众人自然不敢多作争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