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江湖列传天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江湖列传天之镜

慕鸿生

  • 武侠

    类型
  • 2020.03.16上架
  • 5.02

    连载(字)

51位书友共同开启《江湖列传天之镜》的武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刺客传-刺月

江湖列传天之镜 慕鸿生 5544 2020.03.17 20:14

  “我们去刺杀月亮吧。”我看着天空那轮明亮的圆月呆呆的说到,周围的队友先是惊愕的看了我一会,都无奈的摇摇头做起了自己的事情,毕竟现在这种处境有人胡言乱语,会发疯都已经习以为常,这个月队伍中因为抑郁症自杀的人数已经过半,虽然每个人都知道活下去的机会非常渺茫,那么现在这一丝的宁静着实难能可贵。

  我端着用废铁砸成的杯子,热气扑在我的眼睛上,恰好遮住了我失落的双眼,我默默低下头,回想起三年前所导致现在一切发生的那场天灾巨变。

  起初所有人都认为那是颗陨石,巨大的陨石,没有任何预警出现在地球的上空,卫星失去定位,整个地球的通讯手段被击溃,人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庞大的陨石砸下,有的人拼尽全力的奔跑,有的人绝望的看着天空的庞然大物,而我坐在家中透过窗户看着这发生的一切,自从那一天起,死亡就萦绕在地球的所有生命周围,还活着的我们离死亡不过一步之遥,开始大家都想活着,但未知的恐惧如阴霾般笼罩在每个人的头顶。

  这时徐妙山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俯下身低声道;”祂们来了。“

  四周的草丛并没有异动,周围也没有异样……

  “啊!!!”队友的哀嚎声突然响起,直击我们的耳膜。所有人拿出短刀安静的等待着,子弹早已倾泻殆尽,现在的我们只有这些了,没有人逃跑,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一个人独自逃跑只会死的更惨。徐妙山从身后抽出了一柄长剑,他说是他祖上有个王爷,这把剑是从那个时候传到现在的,能驱鬼辟邪。

  驱鬼什么的我自然不相信,但有总好过于无。

  我把短刀反握,置于右手侧和徐妙山背对背,我感受到周围死一般的寂静,我知道祂们又变得不一样了,第一次遇见时祂还姑且可以称为它但现在祂们在我们眼里可以称之为神一样,杀人于无形。

  “来了。”徐妙山提醒到。

  刹那间一团黑影攀上了一个人的脚踝,我看着那人极其冷静的用刀插向黑影,刀却被腐蚀成了粉末,我们只能在远处看着,没人敢上去营救,因为数十条清晰可见的黑影将那个人包围住,攀上他的手腕,他的脖颈,就像古代五马分尸一样硬生的撕扯着,血与肉被扯散,白骨暴露在我们的眼中,祂并没有选则先撕扯他的头,祂喜欢折磨生命,祂有一种变态般的执著,一定要让我们死的痛苦,惨烈,祂们才肯罢休……我也怕死,特别是看到过祂们降临的那一天,我知道这不是战争,这只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就像我们捕猎野兔那样,满足着杀戮的快感,我们听着那人忍不住的惨叫,慢慢的后撤,值得庆幸的是,今天只来了一个祂。

  原以为逃到森林就能减少死亡,没想到原本200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30人。

  “还是回城市去吧,祂们貌似想慢慢的折磨我们呢。”徐妙山笑道。

  “好。“我只得应允,虽然是从城市跟着这个队伍逃离到这的,但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回去得好,死在家里总比在这荒郊野外要好。

  天上的月光阴寒,洒在地面照亮着我们回家的路,路上很干净,没有尸体,没有战火,更没有垃圾,也许人类的消失也可以减少地球的不少负担吧。

  “听说,祂们是从月亮上来的。“我望着天空的月亮不经意的说到。

  “月亮上?祂们难道是嫦娥派来的吗?“徐妙山迎合着我一本正经的说到。

  我想了想,也不是不可能,万一就是呢?说不定月亮上真的就有祂们的存在呢?我们沿着路走回城市,一路上异常的安全,没有再见到过祂们。

  ”是谁跟你说祂们是从月亮上来的?“徐妙山走着走着突然问到。

  我回想片刻,却想不起什么,好像有个人模糊的影子在我的脑中乱窜。

  “记不清了,三年前的事情,好像还是灾难刚刚发生的时候……我无意间听到有人说,祂们来自月亮,只要把月亮毁掉,我们就能安全了。”我看着前方的路回答到。

  徐妙山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他可能也不会信吧,对于我们来说去月亮上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何苦去想这虚无缥缈的东西呢?不如回到家中,享受最后的时光,等待死亡的到来。

  “你没有和其他人说过这件事吗?”

  “说过,可同行的队伍里没有人理我,可能都把我当作神经病了吧,你也看到他们当时那惊愕的表情,根本就没人会把我说的话当回事。”说完我旋即叹了口气,又向天空的月亮望去,阴冷的光让我不寒而栗。

  在城市的分叉路口我和他道别,各回各家,随着路越走越远,整个小队的人也逐渐稀疏,到最后只剩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家门口。我长呼一口气,好像放下了心中的重担,打开家门。幸运的是没有停电,我还从冰箱里找出了几罐啤酒后站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的高楼林立,月光都照不进家里,外面道路上的路灯还照常亮起,但却不曾有见过人的踪影,可能都不在了吧。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已经是清晨,我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肚子却传来了饥饿的叫声,可能我得出去觅食了,至少我不想饿死。可就在这时敲门声传进我的耳朵,我匆忙的从地上爬起,跑到门前透过猫眼看去,有一个不认识的西装男人出现在门口,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开门时,徐妙山出现在门口那人的身边,我毫不犹豫的打开了门。

  这时徐妙山好像才跟那个男人说了些什么,反正那个男人走开了,然后徐妙山笑着对我说:“我能进来吗?”

  我当然让他进来,只是家里什么都没有,一贫如洗一样。

  “那个人叫李太阴,是这块地区的负责人,他会保证你的安全,现在所有人都会去城郊避难,他是来接你的。

  “你也会去吗?”我问到。

  “当然,但我现在还要帮他去寻找幸存者呢,你就先和他去城郊吧。”他微笑的说到,让我深信不疑,他又出去和那个李太阴好像交代了些什么,又进来像幼儿园带着孩子的老师把孩子交给家长一样,把我交给了李太阴,他们谈话的时候我依稀的听到李太阴叫徐妙山,徐医生,原来他是个医生吗?之前与他同行时的确没有问过他的职业,原来是医生吗……

  后来我上了李太阴的车,他坐在副驾驶全程一言未发,我坐在后座也只看着车窗外的寂寥,没有生命的痕迹,微风吹着枯叶匍匐前进,也只有刺眼的阳光会让我退避,但是好像缺了什么东西,这一切太过的祥和与宁静。

  车驶入郊区,这有一栋很大的宅邸,围栏将它包围,就像囚牢一般,我不是很喜欢这样的环境,但是别无他选,车停在门口,我下车就跟在李太阴的身后,一言不发,我不喜欢他,说不上来为什么,但第一眼看到他,我就浑身不自在,我随他上了二楼,他推开一扇房门对我说到:这就是你的房间了,最好不要到处乱跑,不安全。

  我当然知道外面不安全,现在外面这种情况谁还敢乱跑?

  “嗯,这里没有其他人了吗?”我看向房间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房间很空旷,中间一张大床,有着两面落地窗,窗外是青葱的草地与艳丽的花朵,阳光正好铺满了地板,比我那个简陋的小屋要好上很多倍还不止,但这与我预想的不一样,我原先觉得这里应该有很多人避难,可是到现在为止除了那个司机和李太阴,这个宅子我就没见到另外的人。

  “会有的,但是现在你的安全最重要。”李太阴回答到“一日三餐都会有人送到你的房间,有什么要求你都可以向陈司机提,就是送我们来的那个司机,他就住在你楼下的房间。”

  透过他的话我愈加感觉这里就是个牢笼,根本不像是什么避难所,但徐妙山说这里足够安全……他说过他也会来的,还是等他来再说吧。

  随后李太阴嘱咐了我几句,我也没怎么用心听只是“嗯”几声敷衍过去。

  我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靠着窗户,让温暖的阳光沐浴在我的背脊,看着窗外李太阴一个人驾车愈来愈远,直到车影淡漠我才缓缓起身,拉起两边比我高出几米的窗帘,遮蔽了小草,遮蔽了鲜花,遮蔽了阳光,同时遮蔽了外面的世界。我喜欢这样阴暗的孤独感,一个人静静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会被不相干的人评头论足,我抱起双膝,把头埋下,这黑暗给了我足够的安全感.

  我就这样一个人在角落睡到了第二天,新的一天开始就给了我一个好消息,徐妙山来了。

  他换上了一身便装,不过还背着那把祖传的剑,应该是用来防身的吧。

  我俩盘膝而坐在房中,他看着昏暗的四周用试探的语气问道:我们是不是应该把窗帘拉开?

  “emmmm的确,太暗了。”我连忙起身去吧窗帘拉开,阳光依旧盛壮。

  ”怎么样,还习惯吗?“徐妙山走到我身边看着窗外问到。

  ”还好,你怎么样?找到幸存者了吗?“我看着他问到。

  他犹豫了一会,挠了挠头道:”很难,看到人存在的迹象,城市里很萧条,你觉得李太阴怎么样?”他突然问到,我没想到他会想我问李太阴,明显之前他和李太阴的关系要比我和李太阴要好很多。

  看我沉默不语他又说道:”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叫太阴吗?“

  这个问题倒是勾起了我的兴趣”为什么?我也很好奇一个男人为什么要取这样的名字。“

  ”他呀出身在一个书香门第,家里人都好文,恰好他出身的那一天,月圆风阴,而算命先生又说他五行缺水,便取了这月亮的别称’太阴‘,既保全了天时也兼顾了五行所缺,后来呀,他母亲又生了一个弟弟给他,叫李昼阳,一阴一阳,相辅相成。后来他的弟弟失踪了,有的人说是他为了家产害死了他弟弟,后来舆论的压力把他彻底的击垮后,他一个人来到这个小城市白手起家有了现在的一切。“

  ”那他后来找到弟弟了吗?“

  ”没有,这次灾难发生后,就更难了。你知道吗,他就像月亮总是在黑夜抛头露面,他不喜欢在白天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他白天都在隐姓埋名的寻找着弟弟。“徐妙山说着看向了我。

  我却在呢喃着:他就像月亮……

  ”没错,月亮。“徐妙山看了看手表”我也要走了,下次再来看你,不要到处乱跑。“

  ”嗯,知道了,但你不留下来吃饭吗?”

  “不必了,再见。“

  ”那……再见。“我依依不舍的说出这句话,关上房门,跑到窗前看着他愈走愈远。

  徐妙山走后除了一日三餐和睡觉,我几乎什么都没做,只是躲在房间的角落思考着问题,那颗巨大的陨石到底是什么东西?那颗巨大的……陨石,对了陨石呢!我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陨石不见了,我站起身拉开窗帘看向市区,没有庞然大物,也没有被损坏的迹象,一切都很宁静祥和,难道灾难已经结束了吗……还是说人类已经结束了,我的心底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此时我房间的门被敲响,我通过猫眼看到是李太阴,我不敢开门,我不知道现在的李太阴是人还是祂,毕竟祂每天都会不一样。

  我的眼神慌乱的搜寻着房间上下与角落,直到落地窗下有个反光的物品闪到了我,我匆匆跑去,发现是一把短刀,我不知道这何时有了这个东西,但我依旧把它拿起藏于袖中又匆匆跑去打开房门,我希望一切和我想的不一样。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李太阴的表情依旧冰冷冷的,让我感觉到不舒服,面对他的质问我只能尴尬的笑笑道:”想东西时睡着了,抱歉。“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把椅子拖到了窗户前,坐下。

  ”今天天气不错,日月同辉,晴空万里。“李太阴看着天空说到。

  我也随即抬头向天空望去,两颗星球,无比祥和的挂在我眼中的晴空上,祥和的让人恐惧,我感受到了压迫感,来自李太阴的身上。

  ”你还记得,你的名字吗?”李太阴问到。

  “我的名字?我叫李昼阳呀……”我条件反射的脱口而出,我……是李昼阳?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会是李昼阳,一定是我记错了!一定是记错了!我的话语,伴随着被天空的抹去的月亮一同消失,沉默下来。

  “原来你还记得你自己的名字,徐医生说你可能有很多东西都记不得了。”李太阴冷笑道“当年本以为你真的死了,可当你出现在这座城市,我很惊讶,我明明是看着你死在我眼前的,被我活埋在坟地里。”

  “你什么意思?”我的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脖颈处冷汗流过,心脏狂跳不止,我强忍着恐惧说出这句话。

  “看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弟弟,其实我不建议再杀你一次,可我还是好奇,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李太阴站起与我面对面。

  我低着头,紧张的咽下口水问到:“你为什么之前不要杀我。?”

  “因为徐医生说你的病情还要观察,他请求我为你做最后一次治疗,为了不让他起疑心,我当然只能答应了,你不用担心,你死后他自然也会消失,来回答我的问题,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李太阴低下身段与我平齐,他在笑,笑的令我无比恐慌,他要杀我!袖中的短刀因为我不自觉的颤抖正在不断滑落出来。

  ”因为我当年寻墓的时候找到了他,谁让你好巧不巧把他埋在了一个王族墓地的偏墓。“徐妙山突然出现在门口,手上拿着那柄长剑,还滴着血……

  ”你一个人杀进来的?不得不承认你有些能耐,看来医生不是你唯一的身份。“李太阴当着我的面拿出了一把手枪指着徐妙山。

  徐妙山好像并不怕,微笑着看着我道:”昼阳,刺月。“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疼痛不止,而我的手不听使唤的拿住短刀,刹那间刺穿了李太阴的脖颈。鲜血瞬间占满了他的口腔,含着鲜血的他满脸震惊的看着我。我吓得后退几步,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已经无法控制我的表情看着徐妙山。

  “一个小催眠吧,治疗你的人格分裂,你的另一个人格要求的。”

  这时我的眼睛已经模糊,我的心里陷入了深深的懊悔,心仿佛空了。

  “也就是说我看到的一切都没有……。”

  “没有发生过,你还想不明白吗?一路上除了我谁还跟你说过话?一切都是你自己所想的幻想,而我只是引导着你,让你发生猜疑,让你刺杀你给自己定的目标,让你自己恐惧,让你这个过于懦弱的人格消失。”

  我看着倒在地上的李太阴,已经死了,双眼去还直勾勾的看着我,我的大脑现在一片空白,有什么东西在渐渐失去,在消失,这个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我了……

  “成功了?”我扶着额头站起看着徐妙山。

  “天阴了,你说呢?”

  我拿起桌上的水壶直接灌入口中。

  “说吧,有什么条件?”我走到他身边问到。

  “欠下我一个人情吧,以后需要的时候你再还。”

  “行,现在没了他,以后做任务应该就方便多了。”我笑道“对了,他在占据这个身体看到了些什么你最好留意一下。”

  ‘什么意思?“徐妙山露出了不解的表情,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李家的’先天眼‘你不会忘记了吧,他用的比我好,而我这个蠢货哥哥,连开启血脉的能力都不够,其实这也算肃清门户了。“

  “你是李家正统血脉?”徐妙山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大概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与他面对面看着,轻声说了几个字。

  他很惊讶的说道:云海……天之镜!

  “没错,懦弱的那个我看到的可能就是天之镜,我以前看到过他画的图,每次都是这个东西,你们徐家关注了几千年的东西!”我笑着说到。

  此时天空阴风阵阵,不见暮阳不见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