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江湖列传天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枭雄传-枭雄(上)

江湖列传天之镜 慕鸿生 2813 2020.03.21 23:02

  鹿风醒来时发现自己被锁在了衣柜里,在这里依稀的可以听到房外有人在嚎叫,惨烈的叫声,迫使他蜷缩在柜中不敢出声,但好奇心驱使着他将衣柜打开了一条缝,从这里他看到白纸糊的窗户上被抹上了一层鲜红,就在这时有什么东西破窗而入砸在了地上,吓得鹿风向后一颤,但立马冷静下来得鹿风才看清那是他的姐姐,满身是血,皮肤上都是青肿,他本想敲打柜子让姐姐注意,但此时一个壮硕得男人踹开了房门,鹿风吓得屏住呼吸,捂着嘴巴不敢出声,只见那个壮硕的男人身后还有一个极其清瘦头发半黑半白少年,背着手走了进来。

  “这是最后一个了,东西找到了吗?”壮硕得男人问到。

  那个清瘦得人摇摇头道:“没有。“

  “那我能把她打死了吗?“壮硕得男人貌似很兴奋的样子”

  “请便。”

  鹿风就这样看着那个男人一拳一拳的打在姐姐的脸上,打到血肉模糊,甚至已经可以看到头部的白骨,鹿风睁大眼睛看着时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胃部翻滚差点就要吐出来,直到壮硕男人最后一拳,将人头直接打断掉落在地,眼珠子咕噜咕噜的滚到了柜子前,正对着鹿风,似乎在直勾勾的盯着他,好像在怨恨他,为什么要躲在这里,为什么要躲在这里!鹿风的内心满是这样的疑问,谁知这时刚刚走出的清瘦少年又走了回来,手上牵着一根丝线一样的东西,而这根线的尽头连接的确是鹿风的额头。

  “差点放走了一个漏网之鱼。”清瘦的男子走到衣柜前,从缝隙中与鹿风对视,他在笑,那种微笑让鹿风不寒而栗。

  男子抽拉手中的丝线,连带着鹿风头脑中的某些东西一同抽了出来。

  “杀了。”

  “好嘞。”壮硕的男人对着衣柜就是一拳,衣柜连着墙壁被击碎,坍塌。

  不知已经到了何时,天已经降下了黑幕,鹿风却醒了过来。

  “你运气很好,,碎掉的骨头没有穿破你的五脏,但肺部伤的很重,我也只能勉强让你不死。”

  鹿风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满身缠着绷带还被木板夹住固定着,缓缓的转过头看到一位一袭黑衣的老者正坐在篝火前喝着酒。

  “你是谁?”鹿风用着微弱的气息吐出这句话。

  “我只是路过这里想找个人家投宿,没想到,你们整个村子被灭门了。我从未见过如此惨烈的场景,就算是战场上,我都没见到过人的头被硬生生的拉扯打断,再被打成肉泥的.小家伙,你知道是谁干的吗?”老者问到。

  鹿风却陷入了沉思,现在的他只记得昨晚睡得很好,醒来时就这样了,什么也不记不起来。

  “吓傻了?小家伙,那我换一个问题,你还想活吗?”老者说着端着小酒杯走到鹿风得身前,蹲下看着他。

  鹿风想起来但在动弹的瞬间全身疼痛不止,他忍不住的叫出声来。

  “我不是说了嘛,你的骨头碎掉了,不能动。”

  “想。”鹿风攥着一股劲才说出这个字来。

  “行,那就把这口酒喝下去,你要明早没死,我就带你去地方。”老者把酒杯递到鹿风的嘴边,鹿风微微的张开嘴喝下了这杯酒,现在只有八岁的他第一次品尝到酒这种东西,辣味让他忍不住的想做呕,但一张开嘴动用力气,全身都是剧痛,只能强忍着喝下。

  不过一会老者灭了篝火歇息,鹿风却呆呆的透过破窗看着外面的天,努力的回想着一切,想着想着泪水从眼角流了出来晶莹伴随着微弱的月光滑落,于此同时天上的一颗明星也在闪闪发光,他记得姐姐说过那是启明星,会在人最失落的时候闪闪发光,告诉人们不要因为任何事情气馁,要努力的活着,哪怕活的卑微……鹿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一直被朝廷上的陆家所压迫,因为姓氏同音的关系如日中天的陆家容不得有人与他们同音的姓氏存在,这样扭曲的观念在在整个枭国根深蒂固,陆家在一天鹿家就没法好好的活,每年的征兵当属鹿家最多,原本担心会绝后的鹿家现在却被灭了满门,陆家怕是去了一心头之快。

  翌日,鹿风是在一辆马车上醒来的。

  “嘿,好小子这都没死,看来老天还想让你活着去报仇。“老者笑道。

  “这是去哪?“鹿风觉得今天比昨天要好上些许,才憋着气道。

  老者捋了捋胡须道:枭国过于蛮荒,没什么能保住你命的宗门,我们去乾国,我有个朋友应该会收留你。

  赶了十几日的路程,两人才到了乾国。

  来到了乾国的凉城,而这城中最为名望的秋家家主秋冥便是这位老者的朋友,恰好还欠着这老者一个人情。

  “暮老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进府来坐,请。“秋冥黑袍着身,祥云金纹,左手挂着一串念珠,亲自走到门门迎接老者。

  老者笑道:好,让你的佣人把车上的孩子好生抬下,安置在个清净的房屋,我有事要于你说。

  “好,好,我马上叫人来。“秋冥赶忙让人将车上的鹿风抬进府中。

  在秋府的中堂里,秋冥亲自给老者看茶,奉为上宾一般,这时的暮老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八卦罗盘,秋冥见状道:暮老,难道又有何事会生?

  “关乎于你秋家存亡的事情。“暮老表情凝重道。

  “啊?!“秋冥很是震惊,立马去关上门窗,不让别人听到。

  “暮老何出此言,我秋家又会遭何难?“秋冥急忙问到。

  “我算准了你们秋家从你开始气运剩四百年,但我路上偶遇的这个孩子可助你们秋家延续。“暮老淡然道。

  “能续多少年?“

  暮老不答只是摇摇头便起身道:这孩子气数极旺,你若善待日后必有成就,助你秋家无疑,最好让他入世练武为上,其他天机我断不可再有所泄露,你好自为之吧,我先走了。

  秋冥也不阻拦只毕恭毕敬道:谢过暮老。

  暮老摆摆手便一人驱马前行,消失在凉城之中。

  鹿风被安置在房里,佣人们放下他就都匆匆的离开。他明白现在的他在别人眼里就像一个怪物,满身缠着绷带散发着难闻的药味的小怪物,他缓缓闭上眼睛想逃避着让自己心塞的一切,他尽力不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尽管他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但他怕会是什么恐怖的回忆,他有一种预感,不好的预感,整个世界的黑暗仿佛对他倾尽了所有。明明前一天晚上还与家人在一起,这一天却阴阳两别,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满是绝望。

  “你是暮爷爷带来的吗?”稚嫩的女童声音在鹿风的耳边响起。

  鹿风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个小女孩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

  “你不怕我吗?”鹿风的嗓子已经很变得有些沙哑。

  小女孩用手指轻轻的戳着鹿风没有被绷带包裹的脸颊笑道:你停可爱的。

  鹿风听到脸红的撇过头去。

  “嘿嘿。”小女孩在那痴痴的笑着。

  “卿儿你回房里去。“秋冥站在小女孩的身后说到。

  小女孩撅着嘴”哼“的一声走了出了房间。

  秋冥坐在床前把手指搭在鹿风的脉上,鹿风看着这个表情严肃的说话语气却并不让人感到不适的秋家家主。

  ”暮老说的没错,你的命很硬,你应该是被一个武功不低于一等一的高手一拳击中的胸口,而且当时你背靠墙壁,受到了二次伤害,你胸口到四肢连接的骨头几乎全碎,但你的脊椎竟然毫发无伤,而且那些碎骨无一伤到你的内脏……简直不可思议。”秋冥的语气虽然很震惊但面部表情依旧严肃。

  “我还能活吗?“鹿风小心翼翼的问到。

  ”能,只要你没死,我秋家就能把你救回来,我虽然武功不到一等一,但论医术天下能与我相提并论的不过三人。”秋冥说着这句话语气带着自豪,但表情依旧严肃“你先休息,我给你配药,还有后期相关的治疗,尽量确保你在一年后可以动起来。”

  鹿风沙哑道:谢谢。

  ”没事,暮老说你能救秋家,你就一定能。好生修养。”秋冥说完站起来准备出去,走到门口时他突然又说了一句“别打我……”一句说完秋冥就关上门出去了。

  但那一句话鹿风并没有听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