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江湖列传天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刺客传-潮生海(Ⅲ)

江湖列传天之镜 慕鸿生 2573 2020.03.30 20:35

  薛珏很谨慎的忍着呕吐感瘫在舱室内的地板上,现在的他不想动也不敢动,他紧闭着着双眼不去看那些恶心的画面,整艘船都是无比的寂静,充满着死气,薛珏此时很后悔,他原本以为想之前那样的事情都不会在发生,但……偏偏就发生了更加恐怖的事情,他的内心在此时无比埋怨着自己的曾爷爷薛白,为了他的《远洋录》自己的命就要搭在这了,实在不该啊!心里想着的时候,薛珏突然听到了脚步声,难道那怪物进来了?他紧闭双眼在地上装死,自以为能够躲过这一劫。

  “在这带着,足够安全。”传进薛珏耳朵里的话是人声,薛珏睁开眼看到一个男子拿着一把弓箭站在舱门口,看着舱外,似乎在与外面那个怪物对视。

  只见那男子拉开弓箭,薛珏看到他拉弓的右手上好像长着像鳞片一样的东西,这时那怪物的巨吼声又传了出来!强大的起浪打在拿弓男子的身上,但他的眼神极其坚毅,已经看破一切般的胸有成竹,他似乎坚信只用这一箭就能解决那个怪物,一支箭怎么可能解决那种连全貌都看不清的怪物?薛珏不相信,但只能靠在床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看着他认为的徒劳。

  “没想到一块碎片竟然会有如此威力,我真是小觑了!”男子说着手中的箭已离弦,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这一箭伴随着利啸,仿佛破空划开了一切,薛珏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那只箭没入了浓雾之中,听到了一声巨大的鸣叫随后迷雾之中破开一道口,也就是这道口将被封锁在外面的阳光全部释放了进来,一切犹如镜子落地般摔成碎片,薛珏缓缓的站起步履蹒跚的和那个男子走到甲板上。

  ”回去吧,前面的路不是你能走的。“男子说着竟然一跃跳入海中。

  薛珏想追过去询问姓名却发现人已经消失不见,而他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无比的真实,他看着自己的身体散做金光缓缓的消散。

  ”他的一缕残念就到这,没办法维持了。“之前薛珏见到的那个船员不知何时出现在船头说道。

  而那位女船长也走上前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午马,我说过了这问题不在我,是他的残念只能到此为止,而且我也警告过你,刺客是不能有家室的,入了这江湖,一切都会身不由己,回去吧,我会抹去你的存在,你带着他的孩子去好好生活,未尝不可。“

  女子看着远处的阳光泪水止不住的低落道:最后那个拿弓的一定知道些什么。

  ”午马,我说了,你回去,剩下的事情就与你无关了,你不为你着想你也要为你和薛珏的孩子着想!“船员吼道,他希望这会有作用。

  女子耸吸了一下鼻子说道:你准备去哪?

  ”与你无关,我们后会无期吧,你好自为之。“船员说完这句话像之前那个拿弓男子一样一跃跳入了大海。

  午马抿着嘴唇,自己默默的回到船舱,阳光下的她洋溢着的是无奈,孤寂般的无奈。

  跳入海中的船员将一身行头扔掉,露出了原本的面目,子鼠。

  因为十二肖之间不允许已真面容互相示人,所以每次见面所有人都施展了易容术,这次子鼠会答应午马来到着,是为了一件事,一件他一辈子都要完成的事情,诛杀云海族。

  从翻阅他爷爷暮淳留下的手记里写到过,他爷爷曾经参加过的一场战争,一场天下人都不知道的战争,云海之战,参加那个战争的目的只有一个摧毁”天之镜”到现在为止子鼠还不清楚天之镜的模样,也不知道当年是否有人活了下来,而他历经两百年的时间,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可以再上云海的方法也没有找到过,之前与江眠云对战的那个云海人手中的木剑,就是他爷爷当年用来打过他屁股的……

  子鼠用龟息之法向海地潜去,手中的八卦罗盘亮起一道光,一层薄薄的气泡将子鼠包裹主,保护着他不断下潜。他以前听闻过海中有海族,是一群爱好和平的种族,从未和大陆上的人出现过任何冲突,有且听说海族在大陆之上有可以信赖的人时就会赠予一块“玉玦”可唤出海神实现一个愿望,当然也会付出一定的代价,只是不知道这玉玦到底落在了哪个人或者家族手中。

  子鼠第一次来到海底,这里一片昏黑,他靠着罗盘上的指针不断前行,他在寻找那个拿弓的人,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人族,不要再踏足海域了。”

  一个光圈在子鼠面前张开,周围的海水被隔离开来,一个鲛人出现在子鼠的身前,手中一团海水在无规则的旋转着。

  “在下再找一个人,还希望姑娘通融。”子鼠打算先礼后兵,这话说着手中的诀已经准备好了。

  鲛人远远的打量着子鼠道:能入此域者,没有弱者,希望你不要让我为难,让一个人族陨落在这。

  “天之镜。”

  “你说什么?”鲛人女子有点不想醒自己耳朵所听到的。

  “你知道天之镜吗?”子鼠手中的诀已捏好口中念道:岁在甲子,神机鬼藏!”

  刹那间子鼠化作一道黑雾消散,鲛人见状正想冲上去,却落入了子鼠设下的“勾陈锁”被禁锢在原地,子鼠的身影再次凝聚出现在鲛人的眼前。

  “得罪了。”子鼠说着拿着罗盘一下把那鲛人直接敲晕,没错拿着罗盘,他觉得这样能让这个鲛人晕的久一些,而且不是很费气力。

  “奇门遁甲的传人……真是一个比一个不懂事。”那个鲛人没被砸晕,口里喃喃道。

  子鼠先是很惊讶,但又想了想这句话问到:你见过我爷爷?

  “爷爷?没想到暮家还没绝后啊。”那鲛人恨恨道。

  “我爷爷的确是个老混蛋,请姑娘不要迁就于我。”子鼠一本正经的说道。

  鲛人听到这话道:我和那混蛋相见都是将近四百年前的事情,你是如何活到现在的。

  “无可奉告。”子鼠说完就准备走。

  不料鲛人居然挣脱了他的阵法,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出现在子鼠的身前,子鼠暗自惊诧,手中捏诀,罗盘启动,“天干·癸阴水”刹那间海水汇集将两人隔开,但子鼠第一次与海族鲛人对决,用陆上的打法实属吃亏,用水抵御鲛人更是下策,那鲛人在海水之中行动迅速而且海水更多是为她所用,迫使子鼠不断倒退。

  “你若乖乖的退出去何必至此!”鲛人的情绪越来越愤怒,海水凝聚成漩涡将子鼠卷入其中。

  “九宫·乙阴木”

  子鼠在险象中匆匆完成了字诀,一棵巨树在他下方疯狂生长,把漩涡打散,子鼠以九宫之位将那鲛人锁入“辛·阴金”阵中,气在子鼠走歪旋转开来,腾出一片空地,子鼠喘着粗气道:前辈,我奉您一声前辈,请不要在为难我了。

  此时的鲛人被从海底尘土中生出的锁链牢牢的困住,动弹不得。

  鲛人此时面无表情道:你要找的人不在这。

  ”他去哪了?“

  ”不知道,他带着那块碎片,一言不发的就走了。“

  ”我明白了,谢谢。’子鼠长叹一口气,给鲛人松开了封印。

  子鼠拿起罗盘准备回到海面上,听到背后传来了一句话道:他说他要做乱世的枭雄。

  子鼠听见了,并没有回头,那个鲛人可能在当年输给了他爷爷,现在发现原来连他的孙子也打不赢,可能就这样放弃了吧,可能吧。子鼠心里想着抬起头看向上方,发现海面竟然在结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