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江湖列传天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刺客传-云之海(中)

江湖列传天之镜 慕鸿生 2664 2020.03.19 22:52

  自从子鼠几人奇袭江眠云后,乾国的刺客组织‘天幕’开始对整个国家境内进行搜查,一切与十二肖有关的人物要系数带回帝都准备由江眠云亲自审问,而那颗巨大的天外来物,便被军队和但是征用的壮丁在七天内开采殆尽正在运往帝都。

  “看来那位江国师想要把你们干净杀绝啊。”

  子鼠一袭黑衣看着眼前满头白发的少年道:“你要的东西这是一部分,剩下的部分我们会想办法弄到的。”

  “没事,本来期限就还没有到,只是现在需要这些东西我才来找你的。”白发少年说着将一袋金币递给子鼠“这算这一份的钱,希望在期限到达之前你能把东西送到指定的地方。”

  “我能冒昧的问一个问题吗?“子鼠接过钱袋说到。

  ”希望这个问题会有价值,而且不会要你的命。“白发少年警告到。

  ”你,知道,云海吗?“子鼠话音未落,少年手中突显的匕首已经出现在他的脖子上。

  白发少年面目狰狞道:“我说了要问有价值的问题,问这种虚无缥缈的存在你想死吗?”

  “我以为你会说这个问题会要我的命,看来你足够聪明,但你的表现表明你受到了威胁,云海人还不打算向我们这些你们自认为卑劣的陆人公布身份吧。”

  “你到底是谁?”白发少年的刀已快没入子鼠的脖颈,鲜血可见。

  ”被所有人排斥的异类吧。“子鼠说着一掌将白发少年拍出几米开外。

  ”咳!“鲜血从少年的口中吐出,他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痛苦,明明只是一掌,他的胸口却像被火灼烧一样,全身的血液仿佛要沸腾一般,他强忍着疼痛狠狠的看向子鼠。

  ”这眼神,啧啧和我当年一样。“子鼠走近到少年的身前”你的身体里我留下了一些印记,所以我希望你回去了不要多嘴,也不要耍小聪明,任务的东西还是按指定的时间地点交付于你,懂了吗?“

  少年点点头,子鼠便退到黑暗处,消失不见。

  许国,帝都灵台,百花楼。

  这里是帝都最好的妓院,也是达官贵人最喜欢来的地方,在这种场地套取情报永远是最简单最有效的,从古至今都是如此。百花楼外挂着两盏大红灯笼,楼内更是灯火通明,莺歌燕舞,有名的官二代,富二代都在外面的散桌上把酒言欢,而自持身份的贵人们则会从后门进入来到厢房,在这与美女们共度春宵。

  子鼠坐在百花楼的屋檐上,漆黑的夜色帮他遮蔽了行人的目光,一袭黑衣的他不知从哪掏出了一壶酒自顾自的喝起来,听着楼内传出的嬉笑声和喘息声,他笑了笑,不知是笑这凡尘中的人只会如此作乐,还是笑自己风雨飘摇了一生永远不可能找到归宿,这是刺客的命,不能由家人,不能有牵挂,不能退隐,不能嫁娶,一生生在江湖,亦死在江湖。

  夜半子时,子正。

  这百花楼的头牌,灵儿姑娘,是不允许厢房子时后有人留宿的,而子鼠这是正好喝光了酒,看到灵儿厢房熄了灯,便翻身进了灵儿的房间。

  “挺准时的,我的那份钱呢?”灵儿坐在床上,披着红色的薄纱,脸上还着这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子鼠,被阴冷的月光衬的阴寒。

  子鼠从之前少年给的钱袋中拿出十枚金币丢给灵儿,看着扔过来的十枚金币灵儿挥起斗篷将其尽收于手中。

  “你又不打算赎身,要这多钱做什么?比我拿的还多。”

  “不要问一些与任务无关的事情,这次运送陨石的车子分别有六条路,分别都由三个一等高手护卫,而且江眠云也会在其中一队,这是路线图。”灵儿说完将一张薄纸扔向子鼠“辰龙的继位者已经赶去一条路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

  子鼠接下纸条道:“真有你的,在许国能拿到,乾国的情报。”

  “这种事情你就不要多问了,把桌上那壶酒也带着走吧。”灵儿说完转身睡下。

  “后悔有期,卯兔。”

  听的窗户的吱呀声,子鼠又融入黑夜消失的无影无踪。

  从潮生海到达乾国帝都路程快马加鞭也需十日,而且这次还在托运陨石,大概也需二十日的路程才可以到达,而这些路线时刻都有可能变更,所以拿到第一条路线情报就必须在这条路上有所安排才行。

  子鼠联系上寅虎与酉鸡埋伏在了江眠云最有可能出现的路上。

  “希望你的奇门遁甲之术预测的不会出错,江眠云的武功可也是位列一等一的,若是他不在这一路,其他的路就要遭殃了。”酉鸡看着子鼠说到。

  寅虎是个哑巴只在一旁痴痴的笑着,手里还拿着菜刀剁着猪肉。

  “我的奇门遁甲从未出错过,放心好了。”子鼠自信的说到又看了看寅虎道:怪不得亥猪不喜欢和你一起出任务,啧啧。

  寅虎依旧痴痴的笑着,酉鸡也默不作声。

  酉时,天已渐黑。

  江眠云带着车队,来到途径的客栈歇脚,两个一等的高手负责留守在马车旁,江眠云和几个普通士兵进到客栈。

  “哟,几位爷里面请里面请,这天色渐黑了,您是要开房?”跑堂的小二看见江眠云领着官兵进来立马就笑嘻嘻的迎了上去。

  江眠云掏出银两给到小二手中道:今晚除了我们不能再让其他人留宿至此。

  “嘿嘿,小的明白小的明白。”小二拿着银两笑嘻嘻的跑到柜台给他们取房牌。

  江眠云大量着整间客栈,听悉着这小二的步息,但伙房传来的剁肉声将小二的步息扰得极乱。

  江眠云没有得到确切得消息并不放松警惕,而是让士兵们一齐坐下,拿出随身携带得杆亮进食,长途云送此种贵物江眠云可以说是极其小心,一路上行事果断,未有半点耽搁,就是可怜了几个不长眼得山贼,直接死在了那一等高手得手中。

  行路不吃外食也是江眠云得一贯准则,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得道理让他刻骨铭心。

  小二间军爷都自己拿出干粮充饥,也不敢上前问话,只缩在柜台敲打着算盘。而就在这不经意得敲打算盘中,江眠云警觉了起来,算盘得“啪嗒”声清脆响亮,力道极足,哪怕是敲了几十年算盘得人也没见有如此力道的。

  江眠云看向店小二的方向,才发现店小二也在看着他。

  店小二此时笑道:我,是不是露馅了

  ”聪明。“江眠云话音刚落,所有士兵站起将武器对准,面前的店小二,也就是酉鸡。

  酉鸡见状也不慌不忙,手缓缓抬起到柜台上的暗格,江眠云见情况不对抽出身旁下属的长剑冲向酉鸡。

  “江国师别这么激动嘛。”子鼠从一旁的屋中冲出让江眠云大惊,明明武功都位列一等一进店的时候怎么会没有感受到他的存在!

  酉鸡这时拉下机关,毒粉在瞬间布满客栈,江眠云顾不得那多,向后退去,将门板踢开,让士兵可以乘机逃出来,没有逃出来的就已经死在这毒粉之中。

  十二肖的酉鸡擅长炼毒,这房中布满的便是他自治的无息散,原本无味难以察觉,早藏于客栈的木间缝隙中,吸入此毒者将在瞬间窒息,直至死亡。,

  跑出去的几名士兵,碰上了早在外面等候的寅虎,被一拳打死在地,不得动弹,江眠云则被子鼠步步紧逼倒退,刚刚他也吸入了一点无息散现在凭着内力强撑着毒性无法发作,才勉强与子鼠一战。

  此时的江眠云被子鼠越逼越远,而那两个一等的高手怕是已经……

  ”你把我逼到此处是为何。”江眠云托着被画上的右手说到“你明明可以杀了我吧。”

  “我只想让你明白一件事,这次任务我们做不成功,就会有更强的人来接手。”子鼠放下剑说到,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云海吗?“子鼠笑着说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