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江湖列传天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刺客传-潮生海(Ⅱ)

江湖列传天之镜 慕鸿生 2299 2020.03.29 23:14

  虽然薛珏还弄不懂现在的情况是如何发生的,但他明白现在身处的地方还是相对安全的,他有理由猜想现在他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象,但其实自己身处的位置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可他不知道是只有自己这样还是所有的船员发生了如此的变化,如果只有自己看到这层幻想的话,就可以有一定的办法自救,一定。

  他先用菜刀开始在甲板上划字,看他能否在幻想中影响到那个现实,然后将自己的床弄得乱糟糟的样子后又来到主船室内趴在伏案上睡着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但大海之上太阳依旧正盛,薛珏醒来后大失所望,一切都没有任何改变,一点点的消息都收不到,石刻上的阴影依旧没有任何转动。

  “到底是谁,要置吾于如此境地,有何图谋!”薛珏站在船头对着天大喊,但回应他的只有不止不休的海浪声,现在连海鸟都看不见,远远望去海天一色,仿佛天地都融为了一体,在薛珏的眼中海如蓝天,天如大海,他无力的躺在甲板上向天看去,虽然阳光依旧刺眼但天空有一个事物吸引了他的,一个在与这船只一同前景的事物,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仿佛就是这艘船的倒影,不对这艘船才像是上面那个东西的倒影!薛珏想着从自己的包裹中拿出了曾爷爷传下来的“千里镜”从这个长筒的物体看出去就能看到很远,原本是用来在海上探勘方位和位置领域的用具,薛珏没想到会用在这里。他抽出长筒,对准右眼,闭上左眼看向天空在移动的物体,虽然看的不是那么清楚,但薛珏看到一个类似桅杆的事物倒悬着,如果他想的没错,那边就是真实的实现,自己这边就是幻像。

  薛珏鼓足勇气做下了一个决定,他带上包袱站上船头,深呼吸后看向脚底的大海,那么的真实,虽然他也在恐惧着,他也怕自己的先择是错误的,但成功与否在此一搏,海风吹起他的头发,好似在鼓舞着他一样,他深吸一口后屏气凝息,金黄的阳光在此刻笼罩在他的身上,薛珏心中的选择在此刻无比坚定,纵身一跃,跳入海中,听的“噗通”一身,整个世界像镜子一样崩塌,碎成了碎片,而薛珏闭着眼并没有看到这发生的一切,他只感觉到自己在迅速的坠落,恐惧迫使他全程紧闭着双眼,直到他昏睡了过去……

  “嘿,还睡呢?吃饭了。”

  薛珏意识朦胧的感到有人在叫他,不一会身体感受到有人在摇晃他的身体,在瞬间惊醒!

  他看到的第一眼是之前收了他钱让他提前上船的那个人,他的神情还有些许恍惚的看向整个舱室,所有人都在,磨刀的人腰间别着已经磨好的刀,缠渔网的人已经缠好了渔网,而眼前的船员手里正端着一个餐盘,看着薛珏道:睡迷糊啦?晚饭不准备吃了?

  “吃,今天吃啥?”

  “烤海鸟肉,咸菜,白粥和一瓣橘子。下午我们去打的海鸟,尝尝怎么样?“那个船员笑道。

  薛珏虽然看不起俗人可对吃的东西从来不挑,接过餐盘问到:这还鸟用什么打的?

  ”我们船长练的一手好飞刀,她带着我们打的,好家伙,一刀一个,从不落空,明天你要不睡觉可以上甲板看看。“

  薛珏接过餐盘笑道:免了,我可不经晒。

  ”哈哈,那就算了,你吃完把东西放床头自然会有人来收。“船员说完就走开了。

  薛珏一个人享受完食物,就拿出纸笔开始今天的创作,随着黑夜的降临他才放下纸笔独自一人走到了甲板上,来到船边看着黑夜下的大海就如深渊一般,随时就能把人给吞噬,他看向天空星光闪烁,漫天的繁星编制成的景色让他心里舒服了不少,现在的他感觉到了无比的清醒与轻松,现在的他觉得这次远洋将会很有意义。

  他伸个懒腰,发现那位女船长正站在瞭望塔上看着他,两人就是这一瞬的对视,船长躬身一跃,就来到了薛珏的身边,薛珏条件反射的向后退却。

  ”你叫什么名字?”船长问到。

  薛珏没想到这俗人女子说话这么直白直言道:姑娘男女授受不亲,我是有家室的人。

  没错,薛珏是有家室的人,能更他成亲的女子自然也不是市井上他认为的那种俗人女子,他认可的多少都沾一点诗书才气。

  “你瞧不起我?”船长说的话中无刺语气中带着刺,让薛珏很不舒服。

  “没有,没有,姑娘你巾帼英雄,我怎会瞧不起呢?”这时的薛珏想起了之前那个船员说的,有个家伙被她丢到海里喂了大鱼,心中有忌知道不去触怒为好,不然好不容易回到这现实之中,被丢进海里可就亏大发了。

  薛珏搪塞几句话自顾自地回到了自己的床铺睡觉了。

  第二日,已经不知是何时,薛珏准备上甲板看看天气如何。

  今日是大雾天,对于远洋来说并不安全,最怕的就是会撞上暗礁,所以大部分船员都来到了甲板上四周巡逻侦察,以防航行触碰到暗礁。

  这时的薛珏拿出了放在包袱中的司南,发现这时根本无法定位,他不知道现在船在向什么方位行驶,周围的大雾浓密,看到的只有灰蒙蒙的一片,昨天明明晴空万里,今天怎么会起这么大的浓雾,薛珏心里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这时船头处传来了巨大的一声类似野兽的轰鸣,薛珏看着眼前的大雾收起手中的司南向后退去,所有的船员都拿着长矛不敢向船头靠近,迷雾给大海蒙上的神秘面纱,让人好奇又生畏,没有人知道那声巨大的轰鸣来自那里,所有人只能慢慢的后头,站在最前面的船员都不敢随意乱动,当总有人会慌神,想向后跑去,踩在甲板上急促的吱呀声好像开启了什么开关一样,紧接着一声巨大的怒吼从迷雾中传来,一直如利剑般的触手从雾中似箭般射出,刺穿了那个船员的胸膛,触手的尖头有着倒钩将那个船员在瞬间拖进了迷雾,只听到一声惨叫,鲜红在灰白的迷雾中绽放。

  薛珏吓呆了痴痴的站在原地口里自言道:那是什么鬼东西。

  所有的船员,看到这一幕疯了一样的向船舱跑去,没有人想死,薛珏也不想似,抱着司南向灰跑去,跑到门口时他绊倒了,全身颤抖着,缓缓站起,才发现整个船舱内都是血迹和碎肉,人的眼珠子掉落在蜡烛上,血淋淋的肠子吊落在舱梁上,更甚至有一个人被切成两半上半身在左纵列的床铺上,下半身在右纵列的床铺上,血腥味充斥在整个船舱内,薛珏看着作呕,忍不住的跪倒在门口呕吐起来。

  此时的船舱外,安静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