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江湖列传天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刺客传-审判(下)

江湖列传天之镜 慕鸿生 3588 2020.03.25 23:45

  黑夜,为死亡蒙上了一层面纱,只有等待天夜将明的时候才会被某些人掀开。

  “死者年龄38.是这一带的黑老大,之前一直想剿灭掉的但他把证据都掩藏的很好每次都没能端掉,这次倒好被人杀了。”

  薛启明并不理会探员的话,自己独自上前带好了手套蹲下来查看尸体。

  “死者的伤口只有一处,在脖子侧面,预估时用利器直接贯穿的,但因为是什么原因死亡还得带回所里进行仔细的解剖。小李把尸体带回去。“

  “好嘞。“一旁的小李立马招呼人手把尸体放进裹尸袋准备带回所里去。

  薛启明站起身环顾四周,缓步的兜着圈子,探看着。

  死者经过初步的查看,并没有被拖拽的痕迹,这里应该就是第一事发点,而死者在死亡前因该是正面着这扇落地窗的。薛启明站在落地窗前向外看去,对面并没有高楼大厦,现在所在的这栋楼就是周围最高的建筑,这是一栋五星级的酒店,死者之前在这里办下了年卡一直居住在此,按理说要在外部勘察这里是很困难的。

  “小李,等会带人把酒店的监控和出入记录也带回去。“

  “好。“小李应答着和同事们用担架抬起了尸体出门而去。

  薛启明这时又从落地窗向下看去,在大概落差十米左右的另一栋楼顶上,他们警察局的法律顾问吴影披着一身黑风衣戴着墨镜正在那看着他。

  没一会薛启明也出现在那,吴影看到他来了,将手中的一个望远镜递给了他。

  薛启明拿起望远镜看向之前死者所在的房间说道:你一个法律顾问还过来凑热闹?

  “我就是为了凑热闹才考的律师证,到这里来当法律顾问的。“吴影拿出一根烟点燃后说”你说那位黑老大会不会觉得很闷的时候也会像你刚才那样拉开窗帘看向外面?然后那个凶手又恰巧在这里确定他的位置呢?“

  “但只要进入酒店就肯定有蛛丝马迹,除非他能躲过所有的监控探头。“薛启明放下望远镜递还给吴影道“回去吧。”

  两人回到警局,准备对尸体进行进一步的刨析。

  “死者的致命伤就是脖颈处这里,一击毙命,用的是两毫米左右的匕首类型的利器。“薛启明说着用手指按压尸体的喉管处。

  吴影在一旁看着,这个黑老大可以说身上非常干净,连一个纹身都没有,而且身上也没有带任何的金银首饰。

  “这还真是个低调的黑老大。你觉得他为什么要这么低调。“吴影俯下身沿着死者的腿部向上一路细细看去,能看到一些很浅的印子残留着“他把全身的纹身都洗了个遍,而且不戴任何亮眼的首饰或者手链,却一下离开了家在一个五星级酒店店准备住一年?他把酒店当保护所。”

  “那他可太自信了,他认为五星级酒店的安保能保他不死。”薛启明笑道。

  “那就去查查他有没有什么仇家。“吴影话音刚落,整个房间的等暗了下来。

  薛启明和吴影看向周围,走道的灯也熄了。

  “停电了?”

  “不应该,十秒内配电房的同事就应该打开备用电源,现在过去多长时间了。“薛启明问到。

  吴影看了看手表道:把你说话的时间算进去,最少有十秒了。

  “不对劲。”薛启明皱起眉头,四周万分的安静。

  “这年头,警察局这么好进的吗?”吴影说着缓缓蹲下,薛启明也随之蹲下。

  在这时,上楼梯的栅栏被某种力气剐蹭的作响。

  “来者不善。”薛启明说着将解剖尸体的刀拿在手中,吴影什么都不做,就是静静的听着。

  “薛警官!我是来找你的。”一个男人的声音回荡在走廊里,透过一旁的镜子,薛启明看到一个人穿着西服带着一个鲜红哭面面具的人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正向解剖室走来。

  “薛警官,不得不说,你披着雨衣的样子真帅!”男子的语气阴阳怪气,而且举起了手中的刀道:笑匠来咯

  此时的薛启明明白了什么,将手术刀握在手侧对着吴影道:我去把他引开,你趁机去找支援,优先恢复供电,明白没。“

  吴影点点头,薛启明站起就冲了出去。

  “你很有胆量,警察局也敢闯。”薛启明攥着手术刀紧盯着眼前这个带着面具的人。

  面具人发出嗤笑的声音说道:我哪有薛警官胆子大呀,白天装警察,晚上披着雨衣出去杀人?哈哈哈。

  面具人说着,走向薛启明,两人越靠越近。

  薛启明的内心越来越气愤,攥着手术刀冲向面具男。

  “你,慌了?”面具男拿起手中的匕首挡开薛启明手中的手术刀,左手直接掐住薛启明的脖子使的他毫无反抗能力被硬按到墙角”我不要现在这么弱的你,我要晚上那样的你,那样审判众生的你。“面具男的面具已经抵在了薛启明的脸上。

  “你认错人了!”薛启明用尽全力想反抗,但面具男力大无比完全的将他压制住。

  面具男摇摇头道:不会,我可不会认错人。

  “把刀放下。”吴影这时拿着枪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面具男的身后。

  薛启明注意到周围的灯并没有亮起就知道吴影没有按他说的去做,而是一个人去找枪来救他。

  没想到的是面具男这时把刀丢落在地,双手举起道:您真是人如其名,无影无踪,无声无息呀,吴影先生。

  “过奖过奖。“就在吴影说话的瞬间,薛启明才注意到面具男丢下刀时刀柄落在他的鞋上刀尖点地。

  “小心!“薛启明话说出口的瞬间,面具男左手握拳一拳砸在薛启明的胸口,右脚踢起匕首右手在瞬间接住,一刀挥出,在这瞬间枪声响彻走廊,薛启明被那一拳打到呼吸不顺,瘫倒在地,而子弹留在了薛启明头上方的墙壁内,面具男的匕首尖已经没入了吴影的脖颈,鲜血已经细细流出。

  “啧啧,你看看这多狼狈。”面具男的左手已经握住了吴影拿枪的手,强烈的痛感迫使吴影丢下了手中的枪,之后面具男一脚将他踢出了两三米,失去了行动能力。

  面具男蹲下在薛启明俯耳道:下一个雨夜我会在……这等你,我要披着雨衣的你。

  待其他警员赶来时,面具男已经消失不见。

  吴影脖子的伤口做过简单处理后,来到警局的屋顶,看着靠在栏杆上的薛启明。

  “你是卧底吗?总喜欢往天台上跑?”薛启明背着身就知道是吴影。

  “你不也一样。”吴影又点起烟走到薛启明的身边”小李当时在配电室守着,被人敲晕了,后来我去了他才被弄醒,脑袋上长了老大个包,哈哈。“

  薛启明完全不搭理吴影回身就走,吴影看着薛启明的心里想着,你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三天后,天降暴雨。

  阴暗的巷道,破旧的楼宇,下水道被塑料袋堵住,积水一滩滩的分布在路上,这里是旧时代人们生活过的地方,现在啧是那些居无定所的人租住的地方,这里人多,鱼龙混杂,是很多不干净的东西交易的地方,也是警察们难以完全消除的隐患地带。

  薛启明披上雨衣一个人来到了这里,而面具男拿着匕首出现在巷尾,似乎就一直等待着他的出现。

  “有胆量,没有底线的警察我才喜欢。”面具男说着拿起匕首走向薛启明,这时狂风大作,所有的风绕开了面具男袭向薛启明,雨衣在风雨中沙沙作响。

  “听说你是这座城市的审判者,你审判着那些你看不惯的人,但你抢了我的活知道吗?作为一名刺客,你把人都给我杀了,还有谁会找我?我面对你,不想用刺杀,我要你堂堂正正的死在我的身前!“面具男侧握匕首冲向薛启明。

  “他们该死。”薛启明手中也亮出一只匕首两刀相交,在这时两人的力气已经完全势均力敌。

  面具里传出笑声道:对嘛,这才是你!

  铁器相交的声音在这条小巷里此起彼伏,两个人不相上下,薛启明手中匕首直刺面具男的胸口,在瞬间面具男凭借着条件反射侧身躲开,右手匕首横扫过薛启明的面颊,雨衣的碎屑连带着血珠在雨中坠落,薛启明横过匕首也向面具男划去,刹那间面具男发力将匕首直接插在了薛启明右手的臂膀上,但薛启明忍者疼痛将匕首的尖锋送进了面具男的肩膀上,刚才那个角度给予面具男致命一击已经不可能了,但他明显伤得比面具男要重,此时面具男得左手从衣服重又掏出了一个匕首,刺向薛启明的眉心,右手忍者疼痛紧握着他的左手臂,薛启明想抬起右手的胳膊却已经不可能,就在匕首要刺中他时,面具男的右手竟然收了力。

  “你这个混蛋想干嘛?“面具男突然大吼,薛启明也得以喘息,但现在的他已经没剩下多少气力,只能狼狈的逃跑。

  “不要跑!“面具男怒吼道但同时又说:你不能杀他!

  “你这个懦夫懂什么!””从我的脑袋里滚出去!”

  此时的薛启明已经跑出巷口,一个背着一把剑的人微笑着与他擦肩而过。

  面具男跪在地上抱着头痛苦的怒骂着。

  “需要我帮忙吗?”一个背着剑的人出现在面具男的身前。

  怒骂和痛苦此时仿佛已经渐渐消停,取而代之的是痛苦后的疲惫,他摘下面具看着眼前的人,用不多的力气微笑着说道:是你啊,徐妙山。

  “好久不见,李昼阳。”徐妙山微笑的回答到。

  夜晚,大雨已停。

  薛启明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来到警察局。

  “案子查的怎么样了?”薛启明看着吴影。

  “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吴影坐在薛启明的身前道。

  “什么?”

  吴影站起身与薛启明面对面道:带回来的监控资料已经被格式化了,而且那些住房记录和出入记录完全就是瞎写。

  薛启明想起是他让小李去拿的这些东西便问道:小李呢?

  “他一天没来上班了。”吴影话音刚落,薛启明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最开始是做什么的?“薛启明问到。

  一旁的一个警员回答到:军械管理的,后来他自愿调到了配电管理。

  薛启明这时明白了,明白了一切。

  “我知道了,准备申请通缉小李的文件。“薛启明说着,一旁证物科的老王冲出来道:有新的发现!

  所有人赶忙跑到证物科,放映机正在放映着之前小李带回来的监控视频中唯一没有格式化的一个极短的视频,不对应该说是一句话。

  “我等待着你的审判,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最后一张哭脸的面具占据整个镜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