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江湖列传天之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刺客传-云之海(下)

江湖列传天之镜 慕鸿生 2760 2020.03.20 22:23

  翌日天将白时,凉城外的荒山谷。

  新任辰龙与寅虎和酉鸡已经碰面,而其他的几位并未出现。

  “看来另外几个失败了。”辰龙坐在满载着陨石碎块的车上轻抚着剑说到“子鼠呢,他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吗?”

  “死了,他把江眠云逼走,让我们抢车先走,我让寅虎早早的在这等着,我回去了一趟,他被江眠云的剑刺了个对穿,已经没了呼吸。”酉鸡回答到。

  寅虎依旧在一旁痴痴的笑着。

  “几位是十二肖的人?”

  就在三人聊天之际,一个白发少年突然出现在他们的中间,三人很是惊奇,若是酉鸡和寅虎没有发觉他的存在就算了,武功位列一等一的辰龙也没有发现他是何时出现在这里的。

  “是。”辰龙拿着剑后退了几步。

  少年俯身掀开包裹着陨石的长布道:“花月来确认一下。”

  一位少女从远处缓缓走来,身着着素白的长衣,带着白色的面罩,黑色的头发中明显夹杂着银丝。

  少女走到陨石碎块前,将手掌对着一车陨石,口中默念着些什么,过来几秒,一整车的陨石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躁动不安,辰龙等人觉得事情不对向后退到自认为安全的地方,只见少女掌握成拳,一股极强的力量在一瞬间激荡开来,辰龙勉强抗住,酉鸡和寅虎合力抵御却被掀翻出去。

  少女此时转过身去,陨石也不在躁动。

  “这批东西没有问题,但这并不是全部,但加上之前的已经差不多了。”少女对着白发少年道。

  少年点点头,也不知从哪拿出来四袋金币扔给辰龙道:“你们的酬金。”

  辰龙接下酬金依旧没有放松对这两个奇怪的人的提防。

  可就在这一瞬间少年手中有什么东在闪闪发光,细看似乎是一个个丝线正连接着辰龙,寅虎和酉鸡的额头,只见他用力一抽,三人的眼中出现了一片刺眼的光,再睁眼时,少女少年与马车已经不见。

  “这乾国国师的命挺值钱的。”辰龙看着手上四袋金币道。

  酉鸡坐在寅虎的肩头道:“我累了,先去找个地方歇息,给个信号让他们赶快来凉城,把钱按照指定位置放好。”说完酉鸡跳下寅虎的肩头走到辰龙的身前把属于自己的一份拿走。

  “你的时日无多了,这种事情本不该由你来操劳。“少女说到,

  少年只是看看天,沉默不语。

  ”即便拿到这些陨石,制造那种东西动辄便是千年,你当年已经失败过了,还撑的下去吗?”少女问到。

  少年看着少女道:“当年我失败了,但我相信你们不会失败,他们在千年前将我们赶上了云端,这次我定要他们万劫不复!”

  “万劫不复,说的轻巧。战争一旦开始,苦的只会是这天下的苍生。”子鼠的声音突然传来,少年站起环顾四周,江眠云与子鼠就在他们身后的几米处。

  ”我听说你死了。”少年这次露出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你不是正常人”

  “当然不是,这货也不是。”子鼠说着指了指身旁的江眠云。

  “他身上有一股从未接触过的力量。”少女指着江眠云说到“不亚于你我,而他……我看不透。”

  “你一直在隐藏实力,论武功位列一等一也不会是你的对手对吧。”少年说着手中多出了一把木剑直指子鼠。

  “啧。”看到这把木剑子鼠产生了一些不好的回忆但并不影响他现在要做的事情。

  “告诉我你们想做什么,放你们一条生路。”子鼠拿出一块八卦罗盘,蓝色的光芒从罗盘上发出,笼罩在四人的头顶,当完全覆盖时,整个法阵变成了土黄色。江眠云手中的剑也同时举起与少年相争锋。

  刹那之间,两剑相交,只见木剑与铁剑相交时,竟生出藤蔓缠上江眠云的手臂,也在这时,子鼠右手罗盘左手侧执短刀冲向少年,那少女站起手掌挥地,灰尘卷起风暴逼近子鼠,而笼罩着他们的光芒在这时收束将风暴吞没,这时江眠云右手的剑上生起火焰,却烧不断这些树木。

  “在这山谷之中,土为盛,木为良,水为次之,你的火是没有用的!”少年说着手中木剑上的藤曼已经化作尖刺直取江眠云的咽喉,但子鼠已经赶来上前,少年回头才发现少女已经被黄土束缚,子鼠的短刀已经架在了少年的脖颈。

  “不要以为拿着这把剑就能打赢我,你的实力这辈子都不可能发挥出它的全部力量。”

  少年放下手中的剑江眠云则退后几步,手臂上被藤曼生出的剑刺扎到流血。

  “你到底是谁?”少年不自觉的吞下口水。

  “告诉我,你们想做什么?”子鼠的刀已经划破了少年的皮肤,鲜血在不断渗透“这时陨铁所制的短刀,杀你绝对可以。”

  “那你杀了我吧。”少年的神情淡漠下来。

  子鼠的内心也很不好受,他不想直面云海的存在,但现在他必须知道他们要这些陨石做什么?这一次他为的是心中的大义,也正是这样他选择了刺客这条道路,探知云海的秘密。

  江眠云看着眼前的现状,走到白发少年的身前道:云海人,一生若达到巅峰期便不会衰落也不会再有增进,你们的寿命很长,最长可达千年有余,可你因为某些原因貌似透支了身体,我记得云海人若到白发满头时,必死无疑对吧。

  ”你想干什么.”少年很警觉。

  “不知道你的族人有没有告诉你,还有其他种族的存在呢?”江眠云的额头贴靠在少年的头上。

  两边僵持不动,而江眠云与少年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这里满是记忆,忧愁,悲痛,欢乐,离别,但没有一个是属于这个少年的。这里的中心摆着一面镜子,仿佛这里封存着最秘密的一切,江眠云想去触碰,但本能告诉他,他会死!

  “江湖多烟雨,舍得几度秋。”江眠云呢喃到,手触碰在了那巨大的镜子上,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瞬间将他排斥在外,重创在他的精神上。

  回到现实,少年的手已经碰到了那把木剑,江眠云则进入了昏迷状态,也就在这一刻,木剑上木刺暴长,将子鼠逼退。

  “你还不想在这时挑起与云海的矛盾,因为现在天下散乱,无人一统,若是战争打响你们必输无疑!这不是你要的江湖!”少年怒吼到。

  子鼠盯着他,眼神中满是恨,缓缓的收起了刀道:你告诉你们最有威望的长老跟他们说,我暮阳只要在这江湖,一生一世直到你们死光!绝后!绝不会让你们伤此地分毫!

  少年听着这话有些震惊,他不明白子鼠与他们到底有何深仇大恨,只能捂着脖子后退,而那名少女也挣脱了束缚。

  “不能与他们会合了直接回去。”少年说着,头上的白发已经开始脱落,脚底下燃起一道火焰,似乎是什么阵法,也就在这么一刻,少年与少女还有满车的陨石消失不见。

  子鼠看着晕倒的江眠云,把他扶到了一棵树下便失去了踪影。

  云海,子鼠一生都在寻找的存在,尽管世人不知,但他知道,这天迟早会变的!

  许国,藏剑阁

  徐妙山与管事钟田在亭台处喝着酒看着天,漫天的星光中有四个极为突出的存在。

  “钟老,知道天上那四颗最亮的星星都代表谁吗?”徐妙山拂袖举杯道。

  钟田举杯与徐妙山碰杯后对饮下酒才说道:听闻李玉成铸成立追风剑,可杀人于千里之外,位列一等一之上,被天下武者奉为青风剑仙,有一颗是他。而寒宵剑冢的浮天生,也锻成了传说的剑首之剑归心梭,可将主宰万剑沉浮,他也算一颗,近日枭国起兵攻乾,天上有一颗也是它国运势,但还有一颗是谁?

  徐妙山笑了笑起身,走到台前凭栏而靠道:“还有一颗啊,还有一颗是这江湖的运势,占星阁老说了,明日将有两颗星坠,一颗是为诛心,一颗是为乱星,这天,要变了!

  ”这天是要变了。“

  子鼠出现在徐妙山的眼前,两人对视着。

  “有什么要说的?又有人要你来刺杀我。“徐妙山笑道。

  ”你,知道云海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