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同桌而坐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41 2019.06.03 23:09

  三娃子这些天有些飘。在一个月之前,他还只是一个连饭都吃不上的云翠山外寨的喽啰。而现在,竟然成了大寨山的当家的。

  这种事是他之前连想都没有想过的,现在却确确实实的发生了。所以他有些飘。

  不过他的飘,只是因为这种巨大的落差带来的不适应,并不是那种凌驾于别人之上的高傲。

  他能到今天这一步,都是源于展雄。其实说真的,他并不明白展雄到底是看上自己那一点。

  从武力来说,他不懂什么剑法、武艺,跟这里大多数的强盗一样,只是靠着一个狠字打架。

  而要说谋略……他就更加一窍不通了。

  唯一的优点就是有些眼力劲,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可要是凭此的话,寨中这样的人大有人在,怎么也轮不到自己的。所以他不明白,为什么展雄会让自己掌管大寨山。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干脆不想了。这些事他本来就不擅长,只要照着展雄的吩咐去做就行了。

  这几天他照着展雄说的,将整个大寨山给整顿了一遍。他不知道展雄让做这些的用意,但起到的效果却很是不错。

  一系列的管理制度细分,股份制的执行……让这些人很快就醉心于各自所能得到了利益,将死去的鲁老七忘了个七七八八。因为他们发现:跟着三娃子比跟着鲁老七要更加滋润。

  而且关键在于:他们能得到更多的好处。

  昭容给他送来的不止一块邀请英雄会的竹柬,还有一卷是带给已经死去的白面儿的密笺。三娃子按照展雄的吩咐,以鲁老七的手下接见了对方,让对方以为大寨山还在鲁老七手中。

  随后,就让人将这消息以及那卷密笺给展雄送了去。而展雄则是回话:让他以大寨山当家的身份,出席这次的英雄会。

  他心中其实有着与展雄一样的不屑:明明就是一群龟儿子强盗,还搞个锤子滴英雄会……英雄个锤子哦怕是……

  他出发的时间倒是挺早的。但展雄告诉他,要让他拿出架子来。

  于是,他这就故意走的很慢。

  他觉着让一群人等着自己,这样应该算架在很大了。

  等到他到了安子山的时候,展雄已经到了一炷香的时间了。

  展雄的到来只是引起了众人侧目,而他的到来,则是让众人炸开了锅。

  “三娃子,你来这里做什么?”首先开口的,是一眼认出了三娃子的昭容。

  “七当家的这是啥子话嘛,不是你让我来开英雄会的嘛,我这就来了撒。”

  众人本来是用雅言在说话,他这一来,操着一口浓烈的蜀音,便让现场的氛围有些特别。

  不过楚国与蜀地接壤,所以他的话众人倒是能听懂。

  他叫了昭容一声七当家的,显然是本能的反应。不过后面所说的话,倒像是大寨山大当家的该有的态度。

  展雄看着,心中暗暗一乐:这个三娃子果真是个憨憨。

  “狗日滴路难走滴狠,来迟了,大家抱歉……”三娃子一来,立刻就让本来肃静的现场热闹了起来,这正是展雄想要达到的效果!

  “你说你现在是大寨山当家的,那鲁老七呢?”

  “他当然是死了撒,要不然我做个吉儿的当家的。”

  昭容这就看向了旁边正掏着耳朵的展雄。三娃子是没有这么能耐的,这一切只能是展雄带人做的。

  “展雄,你将六哥怎么了?”此时的昭容很难在装作镇定。已经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展雄。

  正掏着耳朵的展雄扬嘴一笑,“你们都坐着,我站着说话……好像有些太高了……是不是不好?”

  此时场上只剩下一张桌子,之前身为东道主的安五娘没请他入座,所以他就这么站着。却也没有说什么,直到此时三娃子来了之后,这才挑着眉说到了这件事。

  “你……既然三娃子是你的人,当然是你坐。”昭容咬着银牙,沉声说道。

  展雄听过之后,却转身冲着三娃子道:“看来你这个大寨山的老大很没面子啊,人家要让你站着。”

  “连坐的地儿都么得,还搞个锤子滴英雄会?搞锤子哦!”三娃子心领神会,嘴中嘟囔着,这就上前坐在了唯一的空桌前,“老子不管辣么多,反正老子今个就坐这儿了。”

  展雄对着昭容耸了耸肩,“要不我就跟昭容姑娘你挤一挤吧,反正你我都是云翠山的人。”

  说罢,不等昭容说话,这就跪坐在了昭容的身边。

  此时昭容可以选择起身离开。但她要是这么做了,就意味着她放弃了云翠山当家的身份,默认了展雄是云翠山的当家。

  所以,她只能坐着。

  “师妹过来坐我这儿吧!我站着倒是方便些。”

  就在昭容束手无措的时候,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屈仲,这便站出来说道。

  他这话并不简单的是帮昭容解围,同时也是在警告展雄——站起来方便些,是指他拔剑方便。

  展雄心知肚明,但却就是没有理睬,而是端起桌上唯一的酒碗,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碗酒。一饮而尽,长出了口气,“好酒!只是可惜,这酒碗浅了些。”

  说罢,这就拿出带着的酒袋放在了桌上,正是之前昭容留给他的。

  “喝酒果然还是要畅饮才过瘾呢。”随之,这就冲着对面的张匡仪举起酒袋,“刚刚张大哥你说不醉不归,小弟贪喝先喝了一碗,这次,便敬你了。”

  张匡仪便也端起了桌上的酒碗,对着他一回,“展兄果然快人快语,却是许久没碰到像展兄这般有趣的人了。”

  说罢,这就爽快的一饮而尽。

  接着展雄这就又拿起酒袋,冲着三娃子道:“三娃子,说来你我兄弟一场,我还没恭喜你成为大寨山的老大呢。来!我们也喝一个。”

  “要得,要得!”

  ……

  如此,竟是将昭容与屈仲二人晾在了一边。昭容眼见如此,只能接受了展雄坐在自己身边。

  “师兄无需让坐,若是知道怠慢了师兄,只怕君上那边会不高兴。”顿了一顿,“这桌子倒是宽展,坐两个人也无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