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拜见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24 2019.07.16 16:30

  非攻是一把带着剑鞘的剑,合称非攻。

  墨门剑法与墨门奇书《墨书》,便藏在剑鞘之中。

  这个秘密只有墨门巨子才知道。

  田七与屈仲交手,拔出非攻的时候,刻意将非攻的剑鞘抛了出去。

  这是一个很随意的动作。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手中的非攻之上,没有人会注意一个平平无奇的剑鞘。

  在他倒在地上后,跑过来的邓陵,在将非攻拿起来之后,倒是看了一眼远处的剑鞘。

  但也只是仅仅看了一眼,然后就放弃了将剑鞘捡起来的想法。

  他觉着,在自己成为墨门巨子之后,非攻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剑鞘……

  田七虽然死了,但其内心却是满足的。在临死前,他见到了展雄,将想要托付的事情托付了出去,如此,就已经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展雄回到客栈的时候,昭容与张薇二人还在客栈的大堂坐着。他出去才不过一会儿。

  眼见他一脸的凝重之色,张薇与昭容二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以为出了事情。

  “怎么了?”来到桌前,昭容紧张的问道。

  “田伯……死了。”

  张薇不知道他说的田伯是何人,但听到说死了人,面色也就跟着沉重了起来。

  自己的父亲与许媒婆生死未卜,此时任何与死有关的消息,都会让她无比担忧。

  而认识田七的昭容,心中就更加不是滋味了……

  “看来赵政的事,只能我们自己想办法了。”

  并没有多说田七的死,而是继续说到了赵政的事。

  在赵政没有安全之前,他做什么都会有所顾忌的。

  “看来送出城的可能性不大了,我们只能暂时将其藏在城中。”

  不论是谁杀的田七,既然死在了城西,那城西就肯是出不去了。所以之前打算将你赵政送出城的计划,便行不通了。

  “可藏在那里呢。”

  “藏在许婆婆家里。”

  在许媒婆与张半仙被抓之后,许媒婆家就被封了起来。所以要说安全的地方,许媒婆的家此时无疑是很安全的。

  “事不宜迟,现在就兵分两路开始吧。我去找黄歇救出许媒婆跟张半仙,小容你想办法将赵政藏在许媒婆家里。”

  “那我呢?”张薇皱了皱眉头,因为展雄方才并没有提到她。

  “你就留在客栈。”

  “可是……”

  “想要让你爹与许婆婆活命的话,就照我说的做。”

  田七的死,让他意识到黄歇来柴城可能并不仅仅是为了赵政。黄歇刚到柴城,田七就死了,再加上墨门的墨者集会……怎么看这两件事都是有关联的。

  所以他才会如此的着急。

  张半仙与许媒婆只是两个普通人,他们的生死,黄歇甚至都不会关心。

  所以他要尽快去见黄歇。

  另外,他也想知道田七的死与黄歇到底有何关系。所以此时在田七刚刚死了之后去找黄歇,无疑是最好的时机。

  柴城令伊的府门前,因为春申君的到来,此时看上去要比之前森严的多。

  透过雨幕远远的看了一眼,就径直走了过去。

  此时天已经快要黑了,朦朦胧胧的天色之下,守着府门的几个差兵并没有看清他的样子。

  直到他走到了府前,才被两个守门的差兵架刀挡住了。

  “来者何人?可知此乃君上歇息之地,不得擅闯。”

  “劳驾通报君上,展雄求见。”

  眼见他脸色并无慌张,守门的两个差兵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在此等候。”

  世人皆知黄歇礼贤下士,乃是楚国君子。所以莫名前来投靠黄歇的人有很多。

  想要见黄歇并不难,但要有真本事才行。

  除过门下能人异士的推介之外,凡是主动上门求见的人,黄歇却是很少见的。

  守门的差兵,往往就会赶走大多数人。明晃晃的刀架在眼前,要不是有真能耐,只是徒有虚名之徒,早就会被吓破胆的。

  此时他们看展雄神情自若,全无半点慌张,自知展雄应该是认识春申君的。

  禀报的人进去时间不长就出来了,而与其一起出来的,竟然还有黄歇。

  此时雨依旧下的很大,而黄歇甚至连雨具都没有穿,是披着衣服淋着雨跑出来的。

  他固然礼贤下士,但在展雄之前,却从来没有人让他做到如此地步。

  守门的差兵眼中尽是惊讶之色,心中都在猜测展雄的身份,但展雄本人却不为所动,面色平淡。

  不过心中却有一丝感慨:历史上的枭雄果然是有相同之处的。

  “展公子快快请进。”黄歇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他身前,一脸惊喜的说着,“本来还想晚些去拜访展公子的,却没想到天公不作美,正觉着遗憾呢,却没想到公子竟然自己来了。”

  抱了抱手,“我何德何能,竟能让君上至此。”

  “无需多说,快快有请,酒菜我已经让人去预备了。”

  展雄不知道黄歇究竟看上自己什么,但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开头呢。

  跟着黄歇进了门,穿过庭院,就到了厅堂。

  “展公子在此稍等片刻,我先去换身衣服。”

  黄歇一走,厅堂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倒是也没有顾及,就踱步在厅堂中闲看了起来。

  黄歇去了没一会儿就来了。但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来了屈仲以及……邓陵!

  看到这两个人,他立刻就想到了死在城西的田七。

  屈仲看到是他,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看着他笑了下,二人心照不宣。

  而旁边的邓陵在看到他之后,则立刻惊呼出了声来。

  “是你!你……”随之转身看着黄歇道:“君上,当日就是他帮的田七,坏了我的好事……”

  还没有说完呢,黄歇就罢手打断了他,“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相信当时展公子也是无心之举,并不知情罢了,一场误会而已。”

  黄歇明显是在袒护展雄,邓陵虽心有不甘,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虽不是黄歇的门客,而且马上就要成为墨门巨子了……但却也一样不敢惹这位楚国第一权臣。

  他清楚,自己的墨门巨子是怎么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