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瘟疫?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99 2019.05.12 21:23

  延绵几十里,山一座连着一座,虽说姬无颜给他指明了方向,但要找到云翠山,也绝对不是一件易事。

  不过展雄此时却表现的很镇定,完全没有一丁点儿的慌张。

  一山不容二虎,云翠山虽然大,但云翠山上的土匪应该只有一窝。既然如此,自己走下去,肯定会遇到半路劫道的。

  只要不是碰到平阴城外的那三个熟人,自己就能找借口上山。

  投诚,就是个不错的借口。

  上了山之后再慢慢打听,找机会动手。要不然,总不可能真的一个人挑了土匪窝吧?

  心中想着,这就决定等会儿要是再遇到云翠山的山匪的话,就用投诚的旗号。

  然而虽然是这么想的,可是在走了许久之后,却连一个人都没有遇到。这多少让他心中有些着急了。

  这帮云翠山的土匪,也太不称职了吧?都日上三竿了,竟然还不上班……

  而就在他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却见胯下的马儿停了下来——眼前有一棵树干,横在路中挡住了去路。

  这好端端的,又没刮风,哪来这棵断树的?

  就在他正疑惑的时候,便有十多个人从后面出来堵住了他。

  手段很专业,故意放他过去之后,再从身后挡住退路。

  “小子,你走错道了!这地来了就得留点东西!”

  展雄这就扬嘴一笑,“我往云翠山去。”

  听到他说出云翠山,对方明显愣了一下,随后才吆喝道,“去云翠山做什么?”

  “想凭这手中三尺剑,混口饭吃。”

  “混饭吃?那就看你手中的剑够不够快了。”

  话声一落,便有一根箭羽从射了过来。

  这箭虽然是从正面射过来的,角度并不算刁钻,但射来的却很突然。

  好在展雄早就做好了防范,手中长剑一挑,这就拨开了射来的箭羽。

  “各位兄弟,给个机会吧。”

  展雄说罢,这就扔过去了一个钱袋。这是他事先就准备好了的,投诚问路,可不是光靠说说就行的。

  与他应话的人接过了钱袋,掂了掂,便望着他一笑。

  “兄弟是哪里人?”

  “齐水边上。”

  “上山的路不好走,兄弟还是下马来吧。”

  展雄这就从马上跳了下来。他心中清楚,不是路不好走,而是这马不能让他骑。

  接着,这就有两个人上前牵走了他的马。

  “兄弟,不是信不过你,但这规矩还是得照着来。”

  看着对方递过来的黑布,知道是要让自己蒙着眼睛。这便点了点头,接过来系在了眼上。

  在对方的带领下,左绕右拐的走了半天,估摸着有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对方这才停了下来。听着周围人声嘈杂,好像是到了寨子。

  “这是上山投奔的。”

  “熊黑子,你怎么还往山上带人?”

  “这是个真材实料,看到这剑没?是个高手,我都试过了。”

  “高手?……反正我不管,你待会儿自己跟五爷去说。”

  展雄被蒙着眼睛,听着二人的对话不由皱了皱眉头:事情似乎有些不顺利呢。

  觉察到身边的人拉了下自己,这就跟着对方继续向前走了去。

  便听到周围的喧闹声愈加明显,有叫骂声,兵刃碰撞的叮叮作响声……看上去,这地方挺热闹的。

  绕了几个弯之后,对方突然停了下来,接着便传来了开门声。

  跟着对方走进房间,一股浓烈的恶臭味,夹杂着霉变的味道这就迎面而来。

  紧接着,眼前的布条便被扯了开来。

  “兄弟你先在这等下,最近寨中的事情比较多,我去找下五爷。”

  适应眼前的亮光之后,他这才看清楚了,这里是……住的地方?

  之所以会不太确定,是因为眼前的环境实在太让他有些反胃。

  昏暗狭窄的房间之中,是两排土炕。炕上放着的是类似被褥的东西——这一堆堆,一团团絮絮梭梭的东西,实在很难让人认出来这是被褥。

  地上则是土砖、瓦块,以及各种混在一起的破烂衣物,霉变的味道便是这些东西所散发出来的。

  而空气中的恶臭味,应该是尿便所散发出来的。

  这已经不仅仅是臭了,而是……辣眼睛!

  恶心的感觉让展雄一下就吐了出来,早上吃的干粮喝的酒水,吐了一地。

  “没办法,寨子的人太多,兄弟们都是这么将就的。你在这稍微等下啊。”

  展雄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对方却已经转身而去了……

  努力的想要让自己视觉上接受眼前的事物,但他终究还是无法忍受。于是这就转身出了房门,决定站在屋外等着。

  这一刻,才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世间疾苦。

  从经历上来说,他算是比较幸运的。小时候被展家老爷捡到,在展家长大,虽说不受自己大哥待见,但好歹也算是衣食无忧了。

  就算八岁拜师青苍,山上穷酸的厉害,却也是在世外之地。可以打打野味,摘些野果充饥,也算是过的快活……

  这一切经历,都未曾让他感受到这个战国乱世的疾苦。

  直到现在,看到这辣人眼睛的住地后,不由感慨万千。

  要是尚能过活,又有谁愿意落草为寇,住在这种地方?

  此时他眼前是一个很大的院落,看样子应该是寨子的最外围。院中人来人往,有挑水的,有劈柴的,也有手中拿着兵刃正在比划的……

  要是不进屋内,光是看这副场景的话,倒是会觉着这地儿挺有生机的。

  但生机只是表象。一转头,便看到院子中间摆着一行卷起来的竹帘……看着露在外面的脚,应该是裹着尸体。

  正是四月天,温度已经开始升高,看到院中一排裹着帘子的尸体,又想到屋中那恶劣环境,展雄不由皱了下眉头,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看着四下无人,他这就朝着院中间的一排尸体走了过去。

  并没有闻到尸臭味,看样子应该死了没有多久。

  伸手掀开了帘子的一角,便让席子包裹着的尸体面貌露了出来。

  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看着瘦弱不堪,面色蜡黄,这样的面相很容易就让人以为对方是饿死的,但展雄在看过之后,后背却浸出了一层冷汗。

  在这尸体的脖项以及面部,有几处溃烂的斑痕!

  随后又翻看其他几个尸体,竟然是一模一样的症状。

  这……是瘟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