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关门杀人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113 2019.06.30 11:00

  祸从口出。像是张半仙这等人精,按理说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

  像这种话平时他是万万不可能说的。但此时此刻,两碗酒到了肚子里,加上展雄一煽风点火,他就有些飘了。

  旁边的张薇,差一点将银牙咬碎了,可就是拦不住自己的父亲。

  她知道,要是有人将他今天所言说出去了……那将是天大的祸事!

  但好在事情还没有糟到极致。张半仙说自己“掐指一算”,便让他所说的话虚虚假假的不清楚了。

  正是饭点,大堂中虽说人多眼杂,却也没人在意他说的话。

  张薇暗暗松了口气,但她知道:再不能让自己的父亲待下去了。再待下去,迟早是要出事的。

  “展公子,家父胡言乱语,你切莫当真才好。”

  胡言乱语?要真是胡言乱语的话,那他可就真的是半仙了。

  知道张薇在担心什么,好意开口道:“此处太过吵闹了,我让掌柜将饭菜酒水迁到我的房中,我们再痛快畅饮,你看如此可好?”

  “好好好。”张半仙满口答应,完全没有考虑展雄如此做的缘由。

  张薇感激的看了一眼,心中对他的态度倒是变了不少……

  吩咐下去,章掌柜很快就让伙计将酒菜挪到了二楼房中。刚刚将房门闭上,展雄就将手中的青苍剑拔了出来,架在了张半仙的脖子上!

  “你……”眼见如此,张薇立刻乱了阵脚。此时才知道展雄之所以挪到屋内来的用意——这是要闭门杀人啊。

  “还是先关心下自己吧!”展雄并未应声,旁边的昭容便也将剑拔出来,架在了张薇的脖子上。

  展雄不由多看了昭容一眼。有些出乎意料,安全没有想到昭容出手竟然如此果断。

  “这……公子有事好好商量,你可切莫冲动,在这里杀了老夫,你也逃不掉。”剑架子脖子上,感受到剑身传来的阵阵寒意,张半仙的酒醒了七八分。

  “你不是半仙吗?你算算,今天……你能活吗?”看着额头浸出了一层冷汗的张半仙,展雄戏谑问道。

  张半仙苦苦一笑,“公子你别为难我了,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平时我是随口乱诌,但也没有做过那伤天害理的事情,公子你手中的剑可千万拿稳了……”

  “少来!”展雄面色一寒,“剑能不能拿稳,就看你的表现了。”

  “公子你要问什么,小老儿我肯定知无不答……”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张半仙对自己的称呼就换了三个。从最开始以半仙自称,到老夫,再到此时的小老儿。地位可不止降了一级。

  而对展雄的称呼,也由最开始的后生,到了现在的公子……足以证明,他是打心底里慌了。

  “先说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蟾张半仙,家住柴城南门外……”

  “看来是得让你知道点厉害啊。”展雄说着,手下的剑一紧,就划破了张半仙脖子上的皮肉,鲜血浸出。

  觉着脖子一痛,张半仙低头瞄了一眼,心顿时凉了半截,他中明白:展雄并未开玩笑,他真的会杀了自己!

  “姓展的,你别动我父亲,有本事你冲着我来。”

  眼见展雄竟然真的动手了,张薇就急了眼。着急的喊了一声,要不是因为昭容的剑架在脖子上的话……她大概已经扑上来了。

  “别着急。今天要是说不清楚,你们父女二人都要死在这里。一个一个来。”

  他面色严肃,完全不像是玩笑话。以至于将剑架在张薇脖子上的昭容都有些错愕:他该不会是真的要下杀手吧?

  在她的印象中,展雄可不是什么善辈。所作所为,足称大盗。

  张半仙哭了。大半辈子了,早年死了妻子,与女儿相依为命,一向都是乐呵呵的一个人,此时在展雄的剑下他哭了。

  “公子啊,小老儿给人卜卦看相大半辈子,一直就在柴城待着,你若不信我,我……我……”支吾半晌,最终却只流出了两行清泪。

  看到张半仙一哭,展雄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自己好像做的有些太过火了。

  “行了!一大把年级了,在这哭哭啼啼的。”顿了顿,“我就暂且相信你的话了。我再来问你,昨夜你们在何处?”

  “我……我……在城中一朋友家中暂住了一晚。”这会儿了,张半仙还是放不下脸。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一句。

  “朋友?我看不止如此吧”

  “是我继母。”张半仙未开口,旁边的张薇就说了出来。

  继母?听到张薇回答,心中才清楚了是怎么回事。难怪张半仙之前的神色怪异,原来去的是他老相好家。

  “你的这位继母,家在何处?”

  “城南。”张薇回道:“昨天夜里我们听到许姨家前的巷子有打斗声,之后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敲门,我们收留了那孩子,这些事便是我们听那孩子说的。”

  张薇一说经过,展雄与昭容二人便相互看了一眼,心下明白:原来跑了的那小子是被张半仙三人收留了。

  “那小孩人呢?”

  “藏在许姨家中。”

  展雄问到这里就停了下来。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太巧了,巧到让他需要捋一捋思绪……

  “你们应该就是昨天夜里行凶之人吧?难怪今天你换回了女装,原来是为了掩人耳目。”张薇看着昭容,默默说道。

  昭容面色一紧,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而旁边的展雄则对着张薇冷笑一声,“张姑娘,听我的劝,做人还是不要太聪明了。”

  “对对,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从来就不认识二位……”

  张半仙连忙在一边点头哈腰的说着。

  看着张半仙一笑,“你看你父亲,他就是装糊涂的高手。”

  张半仙有些尴尬的抿了抿嘴,可旁边的女儿张薇却冷哼了一声,“你要是愿意放了我们,装不装糊涂都无所谓。你要是想杀我们,就算我们装糊涂,也不见得就会放了我们。”

  “虽然张姑娘你率直的让人讨厌,但道理倒是如你所说的。”耸了耸肩,“昨天夜里那三个荆州帮的人,的确是我们杀的。你们又救了那小孩……所以我们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说到这里才将手中的青苍剑收了回来,对着张半仙一笑,“得罪了。”

  张半仙再次哭了,劫后余生的感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