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交代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43 2019.06.05 23:03

  展雄说完之后,便拿起酒袋,喝完了酒袋中的最后一口酒。

  其实昭容送给他的酒袋并不小。与此时桌上的酒壶相比,装的酒只多不少。但他只是喝了四口就喝完了。

  在青苍山学剑的时候,他才不过只有八岁而已。十年时间,除过剑术大成之外,酒量也练了上去。

  他很喜欢喝酒,而且酒量奇好。

  长长出了口气,将酒袋重重的放在了桌上,“我的话说完了,诸位还有什么要说的?”

  场上静悄悄的一片,没有一个人出来说话。这场文斗,明显是他完胜了。

  “嗝~”长长的打了一个饱嗝,接着道:“既然没什么事情了,那我这就先走了。云翠山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大家改日再约吧!”

  固然,他的一番话让众人哑口无言,但要是就这么走了……昭容自是不会答应的。

  “展公子如此,就想从这里离开吗?”安五娘这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要是让你这般走了,我五娘也就不必在这齐楚之地待着了。”

  眼见着安五娘这是要来硬的,展雄却也并没有慌张,看着对方抿嘴一笑,“请恕我直言。安姑娘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的确不适合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看安姑娘你长的也不错,还是安安分分的找个好人家嫁人吧。绣花针,总是要有人拿的。”

  “你竟敢蔑视于我!”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绝对没有轻视安姑娘你的意思。虽然我是提倡男女平等的,但在这年头,大局所趋,安姑娘你就算是女中豪杰,也得认命。”

  “少废话!你今天必须要给昭容一个交代,否则便休想离开这里。”

  展雄看了眼昭容,点了点头,“好呀!既然你们想要交代,那我就给你们一个交代。三个月之后我离开云翠山,昭容姑娘你回来做你的当家的。如何?”

  他说完,众人一时间都愣住了:没有人想到他会如此果断的让出云翠山。

  只不过三个月的时间限定,一时间又让众人有些疑惑。

  安五娘看向了昭容,想要询问昭容的意思。

  昭容沉思半晌,抬头看向展雄,“你杀了三哥、四哥……”

  “那昭容姑娘你想让我怎样?抵命吗?”她的话还没说完,展雄这就打断了她。

  昭容被打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诚然,她是想要为云翠山的几个哥哥报仇,但却没有想过杀了展雄——之前或许有这样的想法,但现在是没有的。

  “诸位且听我说两句吧!”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一直没有说话的张匡仪站了出来。

  “这件事的经过展兄刚才也说了。如展兄所说,既然大家都是强盗,总免不了打打杀杀。要是死了人就要讨说法的话,那就干脆别做强盗了。况且姜老大也并不是展兄杀了的……”顿了顿,“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就按展兄说的,昭容姑娘来做云翠山的当家。”

  张匡仪说完,没有人响应,也没有人反对。

  于是,他这就挨着问了起来,“鬼老九,你怎么看?”

  鬼老九是从开始到现在为止,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人。一直没有说话,就只是坐在一边看着。而此时张匡仪问到他,不由便让他觉着有些为难。

  除过展雄之外,昭容送给其他人的竹柬上都应允了一定的好处。要不然这些吃刀口饭,将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人,才不会管这种鸟事的。

  谁做云翠山的当家的都一样,只要不影响他们的生意就行。

  “张老大你说了算。”鬼老九想了一下,很明智的选择了站在张匡仪一边。

  从展雄来了之后他的表现来看,他像是个莽夫。但要是只有一腔热血,却是坐不到当家的位置的。只有一腔热血的人,最终的结果大多是将胸口的热血抛洒出去罢了。

  他犯不着为了昭容许诺的好处,就得罪张匡仪。

  张匡仪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看向了三娃子,“这位……兄弟,你觉着如何?”

  三娃子的存在感是要比鬼老九强上那么一点。他的出场,就表现的足够高调了。其次他在一边坐着,嘴巴一直没有停过……完全是一副如入无人之境的饕餮境界。

  其实以三娃子的身份,他肯定是无条件的站展雄的。张匡仪问他,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然而让众人意外的是:三娃子并不是只顾着吃饭的饕餮。

  正啃着鸭脖子,满嘴满手都是油的三娃子,听过张匡仪这话,便将手中的鸭脖子放了下来。

  接着,打了一个很响亮的饱嗝,又用袖子抹了抹嘴,“我觉着吧,这事没得撒子好说滴。雄哥来了寨子后,兄弟们吃滴巴适,喝滴巴适,寨子里的那股子邪气也么得了,叫我说,雄哥就该继续做老大。”

  展雄看了三娃子一眼,心中一乐:这小子,还真是个当演员的料。

  张匡仪也没有想到三娃子竟然会这么说,当下便有些为难,尴尬一笑:“这位三娃子……兄弟,果然是快人快语……”

  “我觉着吧,这事儿我几个在这说了算求不得啥子,要让云翠山滴兄弟选才公平嘛。你们索,是不是这么个理嘛……”

  三娃子说完,则继续啃起了桌上的鸭脖子。而张匡仪,一时则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问下去了。

  从身份上来说,三娃子今天坐在这里,就是大寨山的当家的。但除此之外,他也代表着云翠山的众人。

  所以说,他的这个提议是很公平的。

  当然了,这番话是展雄授意他这么说的。

  “好!就这么办!要是寨中的兄弟都认你做老大,我自是无话可说。”短暂的沉默后,昭容这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果然啊!这个丫头是一个很傻很天真的理想主义者呢。看着昭容如自己所想的应允了,展雄这就在心中叹气暗道。

  天下哪有这么多的“仁义”?世间的事,还不是为了个“利”?

  昭容觉着才一个月的时间,展雄不可能尽得人心。尤其是对于这些刀口舔血的人:要不是一起流血过来的,凭什么认你做当家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