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争墨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50 2019.07.19 16:20

  与屈仲边走边说,针锋相对,转眼就到了城南桃林。

  在成为黄歇门客后,黄歇首先让展雄做的事,就是跟着屈仲前来墨者之会,帮助邓陵扫平障碍,让其顺利当上墨家巨子。

  用如此手段,让自己无奈投入到他的门下……从这一点来说,黄歇应该是一个有着极强控制欲的人。

  昭容应该已经带着张薇与赵政上了山了吧?只是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与他们见面。

  看着眼前的桃花林,虽然已经过了桃花盛开的时节,但在枝头小小的,毛毛的,丑陋的小果子边上,偶尔也会出现一两朵迟开的羿花。

  这般看去,却也有种说不上来的独特韵味呢。

  看着这幅情景,展雄不自觉的想到了已经出城离去的昭容三人。

  “展兄走吧。墨者之会就要开始了。”

  被身后的屈仲打断了思绪,回过头来看着屈仲,“屈兄你的名声在外,难道就不怕被人认出来吗?”

  “认出来就认出来。这里是在楚国,他们就算认出我来,也不能将我如何。”屈仲停了下来,转头笑看着展雄,“再说了,这不是还有展兄你在吗?”

  “倒也是。”点了点头,并未多说。

  虽说墨者遍布于列国,但墨门主要的活动地区还是在楚、齐、秦此三国。也是墨门三派代表的所在之地。

  实际上对与黄歇来说,墨门三派之中他能用上的,也就只有邓陵所带领的墨侠派而已。因为不论是秦墨,还是齐墨,都是以墨门思想作为追求目标的,短时间内,对黄歇并没有用处。

  然而就算邓陵是墨侠的首领,但也不是所有的墨侠都由他率领的。在秦墨与齐墨两系代表之中,也同样存在许多身怀绝技的墨侠。

  尤其是注重研究“事理”的秦墨派。虽说同样是以墨门思想作为追求目标的,但相对于齐墨而言,秦墨则更加注重实用性。

  秦墨派很大程度上,继承了墨门祖师墨翟的“手艺”。

  所以黄歇虽然得到了邓陵这个墨门三首领之一的效劳,但还是想要通过邓陵之手,控制整个墨门。

  对于已经拿到了非攻的邓陵来说,今天的这场墨者之会,看着应该是走个过场而已。

  然而,事情当然不会如此顺利的。

  墨者之中,肯定有人不愿意他当上巨子。

  更何况,非攻之中的秘密已经泄露,知道此秘密,觊觎非攻的外人,也有可能混入了进来。

  要是真的只是走个过场,一切顺利的话,黄歇也就不会让自己以及屈仲来此了……

  在桃花林的最中间有一片空地,墨者之会,将在这片空地上举行。

  展雄与屈仲站在人群最后面,静静地听着周围这些墨者的议论。

  “听说这次要选出巨子出来,看来墨门终于能统一了。”

  “想什么呢?你觉着巨子之位能如此容易确定吗?这都多少年了,还不是没有选出巨子来。”

  “话也不能这么说。我听相里首领说,这次田叔公有意选出墨家巨子,交出非攻。”

  “只能希望如此了。要是在这么下去,墨门可就完了。”

  ……

  听着这些议论的声音,展雄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他们却还不知道,田七已经死了。

  约莫来了一百五六十人之后,听到最中间传来锣声,场面立时而静。然后就有一个尖锐的声音,吆喝道:“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周围的墨者纷纷跟着应和道:“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在说过这句墨翟以为己任的箴言之后,场面则再次安静了下来,便听那道尖锐的声音接着道:

  “……今有人于此,少见黑曰黑,多见黑曰白,则必以此人为不知白黑之辩矣;少尝苦曰苦,多尝苦曰甘,则必以此人为不知甘苦之辩矣。今小为非,则知而非之;大为非攻国,则不知非,从而誉之,谓之义;此可谓知义与不义之辩乎?是以知天下之君子也,辩义与不义之乱也……”

  在刚开始的时候,展雄对其所说的内容听的还挺感兴趣的,但到了最后,则听着有些沉闷了。

  终于,就在他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那人读完了该读的内容。

  “诸位,当年墨翟祖师独身一人宣传行义,深感力不足,故广收弟子,创我墨门。然自上任巨子为信而亡后,我墨门已经离散多年,如今正是选出新巨子,来带领我墨门继续行墨翟祖师之遗志……”

  听到其说起这段话,展雄才来了精神——正戏才刚刚要开演了。

  “既然是田巨子将大家叫来此处,说要选出新巨子来的,那为何不见田巨子人呢?”这就有人问起了田七。

  “相夫,你说的田巨子,是那个田巨子?”邓陵站出来反问道。

  此时邓陵手中并没有拿非攻,所以场上的墨者,还没有人知道非攻已经落入他的手中了。

  “当然是田七了!”

  “他什么时候是巨子了?”

  “上任巨子死的时候,曾让他暂代巨子之位,等到找到合适的巨子人选,再交出非攻,尊其为巨子的……如今没有巨子,他便是巨子!”

  “只是暂代巨子之位,又怎能称其为巨子?”

  “非攻在他手中,他当然就是巨子。”

  “哦?那相夫勤你的意思是说,谁手中有非攻,谁就是巨子对吗?”

  “没错。”

  邓陵没有再多说,高声问众人道:“诸位以为如何?”

  “非攻乃是巨子信物,谁拿着非攻,就算是得到了上任巨子的认可,当然可称巨子。”

  “那……”

  邓陵大概是想要趁机拿出非攻来的,但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道声音打断了他。

  “非攻是死物,可巨子却是活物。若仅凭非攻来认巨子……若非攻被歹人抢去的话,我们是不是也要认其做巨子?所以以非攻来认巨子之说,我认为稍有不妥。”

  “相里非,那你要如何?非攻乃是巨子信物,难道没有非攻也能当巨子?”

  “自然不是!非攻如今在田七手中,只要选出能让大家心服口服的人,再由田七交付非攻便可。故而,巨子之位,应由大家推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