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宝珠配美人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76 2019.06.09 19:20

  展雄说罢,将果子放在自己的脑袋上,看着屈仲。

  这果真是一个很刺激的比试。就算是这些吃刀口饭的强盗,看着此情此景也都不由纷纷吸了口冷气。

  这个家伙,果真是个不怕死的主。

  展雄放在头上的果子,应该是山里红之类的山果。要是吃的话倒是不算小,但若是用来做这种事……就有些小了。

  他这么说,就意味着屈仲是无法拒绝的。若是拒绝了,“第一剑客”的名声也同样会受损。

  敢这么做,首先是对屈仲的剑法极其信任,其次是屈仲对自己的名誉极其重视。

  二者缺一,他都要殒命当场的。

  “怎么样?这算是有够刺激吧,屈兄你意下如何?”

  屈仲看着展雄,脸色很不好看。

  “春申君门下第一剑客,我看也不过就是个胆小鼠辈。”

  “就是!这位展当家才算胆色呢。”

  ……

  就在屈仲犹豫的时候,诸如此类的话语便在周围传了开来。

  这个时候,气氛已经开始变的僵硬了起来。

  “师兄你不用理他的,他只是……只是喝多了酒,昏了脑袋,才会说出这种荒唐话的。”

  昭容的酒已经醒了个七七八八,眼看着展雄竟然真的将果子放在了脑袋上,这就想要拦住屈仲。

  但屈仲却已经将剑抽了出来。

  “刀剑无眼,若是伤了展兄你,可千万莫怪。”

  “我是无所谓了。但这么多兄弟在这看着,若是传出去……只怕屈兄你这第一剑客名誉受损,才是紧要。我相信屈兄一定能做到的。”

  屈仲手中的剑宽约三指,展雄刚刚说完,周围的人还都在起哄呢,他这便出剑挥了下去。

  剑很快,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剑却已入鞘。

  接着,便见展雄头顶的果子成了两半!

  短暂的安静之后,围观的人便开始叫好了。

  一方面,是赞叹于屈仲的剑法,另一方面,则是敬佩展雄的胆色。

  展雄的后背其实已经起了一层细汗。要是屈仲放下了自己的名誉,刚才完全可以一剑杀了自己的。

  不过他这个春申君门下的第一剑客,终究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名号呢。

  “不愧是春申君门下第一剑客,剑法果然精妙。佩服,佩服。”

  展雄一边鼓掌一边说着,说完之后这就又拿起了一个果子。

  “现在该我了哦。刀剑无眼,若是伤着屈兄,还往屈兄多多见谅才好。”

  看着展雄放在自己眼前的果子,屈仲并没有接。

  “看来屈兄你是不相信我的剑法啊。还是说……屈兄你害怕了?”

  屈仲盯着展雄,脸抽搐了下,最终还是接过了这果子。

  他没有办法拒绝。要是传出去自己这个第一剑客,只不过是个胆小鼠辈……一样会影响他的名号。

  “屈兄,我这可就来了!”

  展雄说着,便举着手中的剑砍了下去。

  其实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一招他在云翠山已经练习过多次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与屈仲提出这样的比试——这并不是即兴提出来的。

  然而就算他手法熟练,但屈仲对此却并不清楚。况且屈仲要顾及自己的名声,而他却没有什么好顾及的。

  所以在他砍下来的时候,屈仲这就下意识的躲开了。

  他手中的剑,正好停在了屈仲脑袋的一侧。从距离来看,这一剑本来是砍不上屈仲的。

  接着,四处传来了一阵嘘声……

  “啧啧……看来我的剑法果然很烂呢。屈兄你赢了,就照你所说的,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会保证昭容姑娘的安危。”

  明明就是屈仲躲开的,但展雄却如此干净利落的认输了,这不由让围观的人有些错愕。这可是随侯珠,与和氏璧齐名的宝器啊!

  这是一个台阶,一个他让屈仲下来的台阶。

  屈仲心知肚明,扬嘴一笑,“展兄胆识过人,我自叹不如。这随侯珠……自当留给展兄。”

  屈仲说罢,这就将手中的随侯珠放在了桌上。

  为了不欠下展雄人情,竟然不惜放弃这随侯珠!

  展雄可不想要这个烫手的山芋。看了这随侯珠一眼,便笑道:“俗话说宝剑配英雄,宝珠配美人。既然这屈兄如此大方,那我就代屈兄将这随侯珠送给昭容姑娘了。”

  昭容一脸的懵逼:这说的好好的,怎么就说到了自己的头上?而周围,则再次传来一阵嘘声……

  诚然,她是很喜欢这粒随侯珠,此等宝珠,天下女子无不喜者。但心中却也知道这随侯珠的重要性。这并不是一般的宝珠,而是楚国的国宝!这等东西可以在君臣之间流动,但要是沦落到强盗手中……自然是不行的。

  “这东西太名贵了,我就暂且帮师兄收下了。”

  看出自己的师兄是拉不下脸,昭容这就想自己暂且收着,之后再转送到屈仲手中。

  如此,总算是过了屈仲这一关。而这也无疑让他与屈仲的关系更加糟糕了……

  第二天一大早,三娃子就跑来找展雄。这个昨天夜里早早就将自己喝晕倒过去的憨憨,直到今天早上醒来之后,才知道昨天夜里错过了一场好戏,这不由让他有些懊恼。

  “雄哥,你不会还要让我做大寨山的当家吧?这事可要球不得儿,要球不得儿……”

  “怎么,你不喜欢做当家的?”

  “做当家儿是挺好撒,可以吆五喝六滴,但我还是想跟着雄哥你混球。”

  “嗯……你先回大寨山吧。等你将大寨山的人先整顿好了再说。”

  “好嘛,好嘛。那我现在就先回了……”

  三娃子走了没一会儿,昭容便来了。从脸色来看,她气色尚算不错。

  “昭容姑娘对我昨天夜里送你的随侯珠可曾满意?”

  “说来展公子可真是大方,这楚国宝器竟如此随意送人。”

  “昭容姑娘这话就不对了。我明明就是送给你的,怎么是随便送人?这天下间,也就昭容姑娘配得上这随侯珠了。”

  昭容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这就红着脸一转话茬,“我们赶紧走吧!”

  “现在就走吗?昭容姑娘不是还有事吗?”

  “已经交代好了,现在就走吧。”

  话音刚落,便见张匡仪走了进来,而与他同来的,还有昭容的师兄屈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