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夜黑杀人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42 2019.07.07 22:00

  展雄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心中却也一阵翻江倒海。

  眼前的赵政要真的是始皇帝,那让他穿女装……可就成了千古奇谈。

  “我宁愿去死。”赵政口吻依旧。

  “别急着这么说。”仿佛料想到了他的回答,展雄扬嘴一笑,“你应该不想落入荆州帮的手中吧?”

  “那和氏璧价值连城,我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只求你杀了我,然后用火烧掉我的尸体……只要不让我落入荆州帮手中……”他对自己可真的有够狠的,

  “不需要你给我,现在就在我手中。”

  “你之前说过了,不会把我交给那些人。”

  “我是说过了,可现在的情况不同于之前,我改了主意。”

  就算是个狠人,可终究年龄还小呢。展雄三两句话说下来,赵政就沉默了下来。

  或许他真的不害怕死,但他却不想落入荆州帮手中——那怕是尸体。

  “所以你还是考虑一下吧。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不怕死的人很多,但敢穿着女装示人的男子却没有。死不过是懦夫的选择,忍受屈辱活下去,才算是英雄。”

  “说的容易,你为什么不穿?”赵政终究还是不能免俗的说到了这个问题。

  展雄扬嘴一笑,“因为你是赵政。”

  这个答案有诸多的意思。赵政看着抿嘴在笑的展雄楞了一下,然后又重复问到之前的问题,“你到底是何人?”

  “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你不会告诉我,我当然也不会告诉你的。”顿了一顿,“不过你大可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没有让你信我呀。”耸了耸肩,“但你没得选。”

  ……

  在地窖并没有待的太久,与赵政说完就出了地窖。

  张薇竟然还在地窖口等着,见他出来,立刻站起身来。

  “你将他如何了?”

  “只是问了几句话而已,你以为我能将他如何?”看着一脸担心的张薇,“张姑娘以为我这个大盗真的杀人不眨眼的吗?”

  张薇似乎并不害怕他,点了点头,“要不是因为你们,许姨也不会如此苦命的。草芥人命,与那些吃人的狼虎一样。”

  笑了笑,并没有辩解,这就朝着院外走了去。

  “你要做什么去?你的房子不在那边。”张薇看他离去,远远的吆喝了一声。

  “麻烦张姑娘给许婆婆带个话,我出去一趟,晚些才回来。”

  张薇愣了下,又冷哼一声,“住在别人家里还这么的放肆,大盗就是大盗,当真可恶……”

  他当然没有听到,这就离开了许媒婆的家里。

  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昭容,尤其是在与许媒婆说了那番话之后。他想要回去燕来客栈看看。

  天也就才刚刚黑,但因为出了这档子事,柴城中人心惶惶,所以街道上并看不到什么人影。

  燕来客栈在城北,许媒婆家在城南。柴城虽说不大,但此时他也要从城南走到城北才行。

  随着夜里的凉风吹来,走在柴城的街道上,他不由哆嗦了一下。

  来柴城本是为了踩点,做成自己成为云翠山话事人的第一票的。但在经过了这些事情之后,却发现这个点踩的似乎有点儿大了……

  心中有事,所以并没有留意冷清的街道。眼看着快要到燕来客栈了,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几处亮光。正准备加快脚步,可在这个时候却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

  “小友,你是要往何处去?”下意识的想要拔剑,但却发现手中的剑被人给抵住了。心觉不妙,便听耳边传一道声音。

  听到此声音,才松了口气:原来是在燕来客栈见过的墨门田七。

  “原来是田伯。”顿了一顿,“你如此出现,实在太吓人了。”

  “展雄小友,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在此做甚?”

  “田伯你又来做什么?”

  “我?我来杀一个人。”

  “杀人?你要杀何人?”

  “哈哈……这就不便告诉展雄小友了。”顿了一顿,“你要回燕来客栈的话,我劝你一句,最好先别回去。”

  “为什么?”

  “因为我也要去那里。”

  “你要杀的人在燕来客栈?是邓陵?”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在燕来客栈率人围攻田七的邓陵。

  “虽说我不喜欢他,但他总是我墨门弟子。身为长者,他可以派人来杀我,抢我,但我总不能去杀他的。”

  “那是……”

  “展雄小友,若真想知道,那就跟着我来看看吧!”

  ……

  燕来客栈中,昭容本来想与屈仲说说白天的事情的,但谁知道在来到燕来客栈后,遇到的却不仅仅是屈仲,还有另外一个她做梦都想杀了的人——春申君黄歇。

  她认识春申君,春申君当然也认识她。

  “昭容侄女,多年未见,却没想到你怎么在齐楚之地做了大盗?”见到昭容的第一面,黄歇一脸的惋惜,“这让我如何面对泉下的昭阳将军?”

  昭容进到客栈,看到春申君在之后,就一直在看着自己的师兄屈仲。她不明白,为什么屈仲会让春申君来这里。

  而屈仲心中有鬼,未敢看她一眼。

  虽说心中很想杀了黄歇,但这么多年下来,已经能够压制自己心中的仇恨了,所以她倒是并没有直接翻脸。不过眼神冰冷,也并没有应声。

  春申君见她在一直看着屈仲,没有说话,便扬嘴一笑,往桌边的碗中添了酒,“昭容侄女你不要怪罪屈仲,是我自己来的。过来坐吧!你不会打算就这么一直站着吧?”

  昭容几乎咬碎了银牙,才抑制住心中的杀意,上前跪坐在了春申君对面。

  “就算是做了大盗,我祖父泉下有知,也会明白我为什么会沦落至此的。那些宵小鼠辈,终会付出代价。”

  昭容说罢,将眼前春申君给自己添的酒水一饮而尽。

  春申君并未在意,“哈哈……昭容侄女果然爽快。”说罢,再次给昭容添了一碗酒水。

  “我听屈仲说,与昭容侄女你同行的当家是个很厉害的英雄人物。怎么只有侄女一个人,不见他人呢?”

  昭容心中一紧:对方竟然是冲着展雄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