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大盗就大盗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63 2019.05.23 19:03

  从兴安堂出来之后,展雄便是寨中的话事人了。

  不过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现在他只想抓紧时间,控制住这场才刚刚开始蔓延的瘟疫,以防止更多人的死去。

  这也是他选择留下来,杀了这么多人,做了这么多事的原因。

  在这个完全没有医疗条件的时代,能做的就是彻底的隔绝病源,切断传播途径,监视易感染者。

  他心中希望,做这些还为时不晚。

  在他把要做的事吩咐给熊黑子之后,熊黑子不由傻了眼了:他没有想到这个从始至终都强势无比,杀人不眨眼的公子,竟然真的要救这些人。

  “不抓紧时间的话,所有的人都要死在这里的。我没有开玩笑,你们真的是惹了阎罗索命。”

  现在疫情只是在外寨传播。在那种恶臭脏乱的住宿环境之下,会生出瘟疫倒也正常。

  消毒的东西有石灰、草木灰。但灭鼠,除蚤就比较麻烦了……于是展雄做了一个极端的决定。

  放火烧了整个外寨。

  反正快要到立夏时节了,也并不算冷。

  之后让外寨所有的人,都暂时住在了焚烧之后,用树藤打架的棚子之中。

  又将整个寨子的人进行了清点,按六人一组进行划分,吃喝拉撒,必须严格遵守他定下的规矩。在指定的区域,每天每个人都要准时接受消毒……

  至于那些已经染病的人,他也去看了。不过却并不是给看病,而是——为了更好的隔离他们。

  之前姜老大以这些人沾了邪气为由,将这些人分了出来,关在了山上被雨水冲刷出的石窟之中。

  这无疑帮了他的大忙。

  对感染者进行观察,按照轻微、严重、濒死三个阶段进行了划分。三人一组,分别被隔离在了山上的诸多石窟之中。

  又以密疗为由,除过送饭的人之外,禁止任何人进入隔离区。一旦有人死去,直接当地火化尸体,根本不会让尸体停滞……

  这个时候得了瘟疫的人,就跟牲口没两样。能活下来,就是造化。

  她每天会让人用石灰粉、草木灰对石窟以及这些人消毒。因为沛公樊哙也是感染者之一。

  可能是因为感染了疫病的原因,此时的樊哙看着瘦弱干柴,并不像是那个在鸿门宴,生吃猪肉,瞋视霸王的沛公。

  按照历史,樊哙不应该死在这里。所以他才会这么做,给这些染疫的人一丝生机……

  在这样严格到极致的控制之下,

  刚开始的几天,每天都会出现新的感染者。在半个月之后,终于没有感染者出现了……疫情控制住了。

  此时,寨中没有染病,没有被隔离的人,仅仅剩下七十三个人。

  这个数字是原来人数的一半不到……

  虽说烧了外寨,将寨中的存粮也用去了一半多。但好在,这场像极了黑死病的瘟疫终于控制住了。

  而在这半个月的时间中,寨子之中的管理方式,以及划分制度,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可怜被李园杀死在睡梦之中的姜老大,除过兴安帮这个名字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留下来。

  或许,这就是江湖吧。

  李园还是没有找到,他就好像是蒸发了一般。而原来叫嚣着要给姜老大报仇的人,也好像是忘记了这件事情……

  眼看着这场像极了黑死病的瘟疫似乎被控制住了,展雄却发现自己走不了了。

  或者不应该说走不了,应该说不想走了才对。

  除过山上的众多事情现在离不开他之外,他自己也喜欢上了这种当山大王的生活。

  之前想要在项家做个入赘的姑爷的,却没想到还是成了历史上的那个大盗。

  但做都已经做了,那就继续做下去吧……

  半个月后的某一个清晨,就在他正琢磨着规划山寨的时候,熊黑子跑来说:下山办事去的老六跟老七回来了。

  他都差不多快要忘了,寨中还有这两个当家的呢。

  “雄哥,要不将他们……”熊黑子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现在寨中的格局早就跟之前不一样了。杀了这两个姜老大留下的旧人一了百了,倒是个办法。

  但展雄在想了一下之后却摇了摇头,“让他们去兴安堂,我一会儿就过去。”

  熊黑子愣了一下,“雄哥你真要见他们吗?那七当家的可是有些本事的,我怕她会对你动手……”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去看下隔离区的人,我听说最近有人在那边闹事,你看着处理一下。死了的人要全部烧了,绝对不能手软。还有看看是谁闹事,把人关起来……”

  熊黑子这就转身而去。

  展雄在寨中转了一圈,看了下外寨重新搭建修筑的进程之后,这才去了兴安堂。

  虽然还没有见两个人,但他几乎可以肯定:其中一人,便是他在平阴城外见过的那个死娘炮。

  但到了兴安堂之后,他看到的却是一男一女。

  男的他没有见过,倒是这女的……跟之前在平阴城外见过的死娘炮有些像。

  “是你!?”而就在他正打量着两个人的时候,这女子惊愕的站了起来。

  这一说话,表情一变化,他这才确定:这女子,便是在平阴成为留下一抹勾魂笑容的“死娘炮”。

  “可不就是我嘛!别来无恙。”认出了对方之后,他这就嘻嘻一笑,坐了下来。

  对方一时却不知道说什么。他这就自顾自的说道:“说起来当日在平阴城外,你说是要在云翠山还我雅兴。如今我算是不请自来了。”

  “杀了大哥,夺取寨子的人就是你吧?”对方说着,将身上的佩剑拔了出来。

  而她旁边的男子,见状也拔出了刀。

  “知道我为什么一个人来见你们吗?因为我不想跟你们动手。”展雄晃着手中的茶盅,“现在你们拿着刀剑指着我,想干什么?吓唬我?还是……想要跟我打一架!?”

  “你杀了大哥,我们今天要给大哥他们报仇!”这一次说话的是拿刀的男子。

  展雄脸色一沉,“你几时看到我杀的姜老大?你们大哥是李园杀的,寨中的人可都看到了。”

  “二哥他……那三哥、四哥还有五哥呢?”

  “他们倒是我杀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