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媳妇跑了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426 2019.05.09 15:26

  平阴县与展家门当户对的,就只有一个项家。

  不过说是门当户对,那也只是曾经而已。相对于现在如日中天的项家,其实展家已经落魄了。

  而他的大哥给他说的这门亲事,正是项家的小女——项小云。

  展家与项家世代交好,这门亲事其实是两家大人早就订好了的。

  不过当时定亲定时说的姑爷可不是他,而是他的大哥展季。

  但展老爷子死的早,身为长兄,展季就提前做了展家的家主。后来出面将这门亲事改成了展雄。

  按理说项家是不会答应这种事情的,但展季以取消婚约做威胁,项家的老爷子又是一个极其重信之人,万般无奈之下,就只能应了下来。

  当时展雄还在青苍山,展季与项家老爷子项清约好了,说是等到展雄回来之后就让二人成亲。

  展雄不情愿,项小云心中也是一百个不愿意,不过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这种事情只要双方家中大人愿意,也由不得他们。

  俗话说长兄如父,展季定下这亲事倒是也没有什么问题。但偏偏,对象是展雄。

  作为让展季这个大哥有些厌恶的三弟,即便十年未见,性格却并没有变多少。

  知道了结婚对象是项家小姐,他这就找到自己的大哥,想要拒绝这门亲事。

  “人家项家小姐天生丽质,温柔贤惠,你有什么不愿意的?”

  “我还没有想过结婚。”顿了一顿,“再说了,大哥你尚未婚嫁,我又怎好在你前面娶妻,这不合礼法。”

  “呵……”展季听过冷笑了一下,“这还真是难得,三弟你竟然给我讲礼法。”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更何况我与大哥可是整整十年没见了。”

  “你要真知礼法就好了……”展季长长的叹了口气,“我可不是让你娶人家项姑娘。本来你是配不上人家项姑娘的,不过项世伯乃是重信之人,非要办这门亲事,万般无奈,我就与他商量着让你入赘项家。”

  “入赘?”

  听到展季这么说,展雄的脸色突然就变的很难看。自己三尺男儿,自不想做这入赘之婿。

  “大哥你这是要赶我走?”

  “你这么说也行。你习武十年,现在已经到了成家的年龄,入赘项家,家中也能受到项家的关照,如此算是最好不过了。这事我已经跟项世伯说过了,就这么定了。”

  “让我入赘,我宁可离家出走!”

  “唉~”展季长长的叹了口气,“三弟,这么多年了,大哥也没有强求过你做什么。但唯独这件事,就算是大哥求你了。”

  展季说完,竟然转身往地上跪了去。

  看着自己这位跪在地上的大哥,展雄并未去扶,只是双眼有些朦胧:自己这个抱养的展家三公子,终究只是个外人呢。

  也罢,也罢,今日就算是还了多年的养育之恩吧!

  ……

  展雄是抱养的这件事情,在平阴城并不是秘密。

  他被展家老爷子捡回来的第三天,展家老爷子就得了一场疾病撒手而去。

  虽然老爷子在去世之前,曾交代过过让好好待展雄,不能将自己的死怪罪在展雄身上。但是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不是客观能改变的。

  这些年来,身为长子的展季即便明面上从来没有表现出来,但心中却终究过不去那道坎——让展雄入赘项家,这是他最后的让步了。

  不论如何,不能让这个“灾星”继续在展家待着了。

  而且展雄一旦入赘了项家,也能借着项家的势力帮上展家。这可以说是一个一石二鸟的绝好计策,所以为此,他不惜可以对着展雄跪下。

  “三弟你要理解哥哥的良苦用心。”

  “大哥可真是坐怀不乱的君子呢!”

  展雄留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心中明白:自己这个被捡来的三公子,终是展家众人眼中的灾星。

  即便作为一个穿越者,对此他还是一样的无能为力。在这乱世春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当一个旁观者活下去。

  之所以想要习武,除过心中对江湖向往之外,最主要的还是想在这乱世之中有自保的能力……

  这桩婚事很快就有了结果。在他回来后的第三天,项家的老爷子项清这就来登门拜访了。

  “项世伯,这就是我的那位三弟了。展雄,快点拜见项世伯。”

  “小侄拜见世伯。”他强强挤出了一丝笑意,对着项清行了一礼。

  项清前不久才刚刚过了五十大寿,算是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了。膝下只有一个儿子,名字叫项燕,目前在楚国担任大将军。

  项燕结婚倒是挺早的,膝下有三个儿子,都在楚国。只有收养的这个女儿项小云,跟着自己的爷爷住在平阴城。

  身为父亲的项燕常年在楚国军营,项小云的婚事便由项清这个爷爷一手操办了。

  让展雄入赘项家虽然展季的意思,但实际上提出来这件事情的却是他项清。

  项清看了一眼展雄,捋了捋胡子,“不错,不错!十年未见,世侄却是已经一表人才了。”

  关于展家这位三公子的传闻项清倒也听过,但他并没有在意过这些。自己这孙女也是收养的,二人婚配倒也正好

  展雄看着这个胡子花花的老人,觉着似乎挺好相处的,自己这个倒插门女婿的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

  两家人走了过场,这就定下了结婚的时间——七日之后。

  毕竟是入赘,项家老爷子顾及到展雄的面子,所以婚事很低调。没有敲锣打鼓,更没有大摆酒席。

  这一天展雄这个姑爷喝了很多的酒,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单纯的想喝。

  于是在洞房花烛夜的晚上,他趴在洞房的地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迷迷糊糊的被人叫醒的时候,一睁眼这就看到了项家的老爷子项清正看着他。

  或许现在该改口叫爷爷了。

  大清早的,这位项家老爷子当然不可能平白无故来这新房。

  而事实上项家确实出事了:项小云跑了。

  洞房花烛夜,姑爷在地上睡了一晚上,而新娘离家出走……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展雄无疑会成为整个平阴城的笑话。

  但作为当事人的展雄听过整件事情之后,却是挠头笑了一下。

  “哈哈,没想到我这媳妇还挺有个性的。”

  项清看着他还能笑的出来,总算是松了口气。

  “不论如何,你现在总是我项家的姑爷了。小云那孩子被我被宠坏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喜欢舞刀弄枪。这次的婚事她本来就不愿意,加上她父项燕也没有回来,心中可能觉着委屈,我想她大概是去楚国找她父亲去了。”

  项燕……没想到,自己的老丈人竟然是这位楚国大将!

  “老爷子,那我应该往那边去追?”

  听到展雄称呼自己为老爷子,项清愣了下,随之抿嘴笑了笑,“往南。”

  展雄听过,二话没说的往屋外走了去。

  “那丫头昨天夜里走的,你现在去追,一时半会儿也追不上她。所以我觉着你还是先准备好包袱,带些盘缠干粮,我让人给你备一匹快马再去。”

  走到到门口的展雄听到这话便停了下来。

  “那就麻烦老爷子了。”

  在新婚后的第二天,展雄往南出了平阴城,开启了自己的寻妻之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