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与昭容喝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15 2019.06.07 23:41

  在展雄看来,昭容其实并适合这齐楚之地的。因为她身上有股很特别的书卷味。应该是那种拿着竹简,跪坐在涓涓流水边,轻蹙着眉头的大家闺秀才对。

  但这个世道里,却就是卿卿佳人手持刀剑的世道呢。

  “昭容姑娘想来是找展兄你的,我这就暂且回避了。”张匡仪说罢,抿着嘴,对着展雄莫名一笑,端起酒碗去了别处。

  看着张匡仪走远,展雄才反应过来他方才的那抹笑容是什么意思。愣了下神,随之则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张匡仪,倒是挺识风月的。

  昭容看上去喝的并不多——因为别人手中都是拿着一个酒坛,只有她手中拿着的是个精致的酒壶。

  不过即便如此,脸上还是泛起了两朵红晕。

  “今天夜里我们不谈别的,就只是喝酒。”昭容过来之后,便将自己手中的酒壶放在了桌上。

  “徙倚云日,裴回风月,这自是最好不过。只是……昭容姑娘你这酒壶好像是小了一点。”展雄说着,拿起了桌边的酒坛,“喝就该喝个痛快才好。”

  “好!”昭容看着这诺大的酒坛迟疑了一下,但终究还是一把拿了过来。

  展雄本来只是个玩笑话,却没想到昭容竟然一把抢走了酒坛,这就不由一愣。还没有来得及说下文呢,昭容却已经将酒坛拿了起来,竟是直接就喝上了……

  其实这酒坛并不大,正好能抱在怀中。但就算是如此,展雄喝的时候也是拿碗喝的,却也没有像是昭容这般的豪迈。

  昭容只是不想被展雄小看了,所以才会做出如此豪迈之举。但她毕竟是没有这么喝过酒的,所以只是喝下了一口,这就被呛到了。

  酒水从鼻子中喷出来,正好喷在了展雄脸上。

  展雄一抹脸,“昭容姑娘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被呛了一口的昭容还没有缓过来,正一个劲的咳嗽着呢。听到他这么说,不由心中一急,连忙摆了摆手:“展……咳咳……公子,我……咳咳……”

  连连咳嗽,竟是连一句都说不上来。

  展雄抿嘴一乐,“昭容姑娘你慢慢说,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说罢,这就伸手拍了拍正弯腰咳嗽着的昭容的后背,“没想到昭容姑娘你竟然如此海量。就算是我,也没敢拿这酒坛直接喝的,在下真是佩服佩服。”

  昭容咳了两声,这才平复了下来。但展雄却还依旧在拍打着其后背。

  “展公子,我……我没事了。”她便红着脸提醒了展雄一句。

  展雄这才恍然大悟的停了下来,“昭容姑娘你今年多大了?”

  解决尴尬的最好办法就是转移话题,而展雄显然是这方面的高手。

  “一十六。”

  “正是花年啊。”犹豫了一下,“其实昭容姑娘你不适合待在这里。”

  昭容点了点头,“我也知道。但我能去哪里呢?”

  展雄一时有些语塞,随之便想起了之前问张匡仪的问题。

  “昭容姑娘应该是楚国昭氏名门之后吧。怎么会沦落此地的?”

  “昭氏确实是楚国名门之后,但我不过是妾室所生,加上又是女儿身。所以就算姓昭,也算不得什么名门之后,只是沾了昭氏的余泽,实际上与普通人无异。”

  “这么说来,昭容姑娘你的身世倒是跟我差不多。所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昭容还从来没有听过如此新奇的句子,不由便默念了一遍,才抬头对着展雄说道:“展公子说话,果然妙语连珠。若是……罢了,还是不说了。”

  展雄自是知道她想要说什么,却也没有说破。只是添了酒水,这就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展公子为何会来云翠山?莫不是真是来找我喝酒的?”

  这是昭容心中一直疑惑的一个问题。之前在平阴城外的时候,她是说过让展雄来云翠山品雅的话,但当时的情况之下只是客套罢了,却也没想到展雄真的会来。

  “我要说是,昭容姑娘你做何感想?”

  “要是如此,展公子你就是客!既然是客,你就该等我回来!而不是做此……”昭容情绪激动的说到这里,想起了此前说过的话,这就又停了下来。

  “昭容姑娘你以为,我是为何才杀的你那几位哥哥?”但展雄却接着她的话说了下去。

  “五哥是与你有些冲突,而且性情刚硬,经常会做些过分之举。但就算如此,却也罪不至死吧?”

  “你是说那个傻大哥吧?我与他之间确实没有太大的仇怨。但当时他一个劲的嚷嚷着让我有种杀了他,我这就只好成全他了。”

  “你……”本来不打算说这件事的昭容,听过展雄这么说,这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昭容姑娘你不要激动,先听我说完再说。”展雄一边说着,分别给自己与昭容碗中添了酒水,“昭容姑娘你觉着,我是那种嗜杀之人吗?”

  昭容不知道展雄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摇了摇头,“我并不知道。但你所做的这些事,却像是一个嗜杀之人做的事。”

  “嗯。的确如此,”展雄点了点头。“我虽然也杀过不少人,但还没有一次杀过这么多的人。从这一点来说,我的确可称得上嗜杀。”

  “其实我这次出来是为找人。本来只是路过云翠山而已,事情发展成如今的局势,也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

  展雄本想着趁着这个机会给昭容解释一下。若是昭容能谅解自己,自然最好不过。但他正说着呢,昭容这便举着酒碗打断了他,“明天我们回了云翠山之后,自然会有分晓的。倘若山上的兄弟都决定跟你,我自然无话可说,你也毋须给我说这些。现在,还是喝酒吧!”

  展雄耸了耸肩,端起酒碗,“对,正是该好好喝酒的。”

  远处的篝火跳跃着。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屈仲独自一人拿着一个酒壶,摆着标准的撑剑姿势,远远的看着展雄与昭容。

  然后,眼神中闪过了一丝阴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