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比剑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97 2019.06.08 23:53

  相对于被鲁老七给一刀劈了的老六白面儿,昭容要明智的多。

  虽说投奔了安五娘,但却从来没有过让安五娘帮自己报仇这种想法。只是向安五娘说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甚至,连夸大都未曾有过。

  昭容是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她觉着展雄这么做不仁义,才借着安五娘大当家的名号,举办了这场声讨展雄的英雄会。

  其实以这个借口她是叫不到这些人的,但这件事巧妙就巧妙在利益的问题上了。

  如果云翠山是一块肥肉的话,那其他人就是想吃肥肉的豺狼。最开始因为姜老大的存在,他们吃不上这块肥肉。但现在姜老大没了,他们便开始垂涎这块肥肉了。

  而昭容此举,便是将这块肥肉丢在了众人眼前。

  众人本以为可趁机分了这块肥肉,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展雄比他们想象中的要更加圆滑世故。

  在张匡仪选择站在展雄一方的时候,便意味着他们没有机会再分到这块肥肉。

  所以要是以此来说的话,展雄应该是挡了众人财路的人。或者具体来说,是鬼老九的财路。

  安五娘从最开始就是真心帮昭容的,这无关利益;而大寨山的鲁老七又换成了三娃子;屈仲只是昭容找来的打手,也是无关利益的……所以在张匡仪选择了展雄之后,就只剩下了一个鬼老九。

  鬼老九最终也只能选择妥协。

  这是展雄的完胜。

  当然,完胜是完胜,却也因此得罪了人。鬼老九倒是可以忽略,不过昭容的师兄屈仲,就比较棘手了。

  作为春申君门下的第一剑客,屈仲平时高高在上习惯了。所以听到展雄将他比喻成春申君门下的一条狗的时候,他很在意。

  在他看来,展雄必须死在自己的剑下,才能消他心头之恨……

  展雄与昭容虽然话不投机,但喝的倒是挺尽兴的。

  二人酒过三巡之后,展雄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是被昭容的外表给骗了。

  这个看上去书卷味很浓的女子,酒量竟然很不一般。

  以至于让他觉着,此前她拿着小酒壶,脸上带着红晕的样子都是伪装的。

  而就在他们喝的兴起的时候,却见屈仲一手握着剑,一手拿着一个酒壶走了过来。

  “师妹,你的酒量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屈仲来到二人身前,看着脸色红彤彤的昭容问道。

  昭容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师兄你方才去哪里了?我找了你一大圈都未曾找到。”

  屈仲顺势将手中的酒壶放在了桌上,“我就在旁边坐着,只怕是师妹你心系别处,未曾看到我吧?”说罢这就看向了展雄,“听师妹说展兄你剑术了得,不知道可否赐教?”

  原来是过来比剑的……心中暗道,这就冲着屈仲一笑,“这就没必要了吧?还是屈兄你的贱法要好一些的,我看就不用比了吧?”

  屈仲没有想到展雄竟然会如此干脆利落的认输,抿嘴笑了一下——这是带着一丝蔑视的笑意。

  他大概是想激下展雄,但展雄根本不为所动,甚至还还以微笑——这是你能奈我何的笑容。

  但就在这个时候,昭容却一拍桌子,对着展雄怒斥道:“堂堂七尺男儿,不过就是比个剑法而已,你怎得如此忸忸怩怩,叫人小看。”

  ……这小妮子,果然还是喝高了点。

  “屈兄贱法本就高超啊。再说两个大男人比剑,总是有些怪异的……”

  “这有什么怪异的?”

  展雄抿嘴笑了下,并没有解释。

  其实作为青苍山唯一的传人,身为一个剑客,他本身是非常乐意跟人比试剑法的。

  但这个时候屈仲来找他比剑,怎么看都是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借机杀了自己,刀剑无眼,到时候谁也不好说什么……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展雄觉着自己剑法不如屈仲。与其比试,无疑插标卖首。

  但就在这个时候,屈仲却伸手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子。

  随之将木盒子打了开来,只见里面装着的竟然是一个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在月光之下,让四周恍若白昼一般。

  这颗夜明珠一拿出来,便吸引了诸多人看了过来。而旁边的昭容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这颗夜明珠,全是将喜爱二字写在了脸上。

  “这颗是当年楚武王灭随(随国)之后,所得随侯珠。后来被大王赏赐给了君上,君上又赠于我手。此珠与和氏之璧,可称我楚国宝器。”

  “嗯……好看是挺好看的,就是太显眼了些。”展雄随口说道。

  “今日我就以此随侯珠做注,要是展兄能胜我,我便将这随侯珠赠与展兄。”

  “这珠子这么珍贵,要是我赢不了的话,岂不是要以性命做赔了?”

  屈仲摇了摇头,“今日我来此本是为了提师妹出头,但师妹现在决定跟你去云翠山,我自无话可说。但师妹一女流之辈,我难以放心。正好等着这些兄弟的面,让大家做个见证。若是展兄你败了,只要上了云翠山之后能善待我师妹,莫要落得她几个哥哥的下场便可。”

  高啊!展雄听过这话,心中不由暗叹了一声。

  屈仲,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这么一说,便是把自己给逼到了绝路。拿出了随侯珠这等宝器,足见诚意,却只是为了保证昭容的安全。若是自己拒绝的话,那就说明自己心中有鬼,然后借机发难,也合情合理……

  此时围观的人已经越来越多,甚至有人已经开始起哄了起来。展雄眼见如此,心中自知自己是逃不过了。

  于是这就冲着屈仲一笑道:“光是比剑有什么意思,不顾我们来玩点更刺激的吧!”

  说着,便拿起了桌上的一粒果子,然后放在了自己的头上。

  “屈兄你号称春申君门下第一剑客,现在我将这果子放在我头顶,能砍开果子,而不伤毫发为佳。若屈兄能做到,这第一剑客便是名至实归。若是伤到了我……那就说明屈兄你只是虚有其名而已。”

  展雄笑着,一脸的从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