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把耳朵捡起来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25 2019.07.17 17:43

  在他还没有回来客栈之前,当看到张半仙与许媒婆二人尸体的时候,在他旁边的屈仲告诉他:实际上在张半仙与许媒婆二人被抓回来,一个时辰之内就让人活活打死了。

  “实际上你在柴城做的所有事情,黄歇都知道。包括你救了我们要抓的人……他被你转移到了燕来客栈。现在,应该又在许媒婆家里吧?”

  “我找你说的那些话,也是黄歇授意而为的。为逼你去找他。”

  “在楚国,没有人能拒绝他。田七是我杀的,他是一个不错的剑客,不应该死在邓陵的手中。”

  ……

  听着屈仲的这些话,他才明白:之前还试探屈仲是不是一只猴子,如此看来,其实自己才是那只猴子——一只被黄歇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猴子。

  而屈仲最起码知道自己的身份,可自己……虽然是猴子,却不自知。

  其实早就应该想到了的。如黄歇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会没有注意到与昭容其这个仇家同行的自己?

  要说张半仙与许媒婆的死是引子的话,那屈仲的话,则是让他不想再做旁观者的主要原因。

  昭容所猜测的很准。与展雄不同,她对自己的师兄屈仲足够的了解——与展雄交易,确是屈仲的做事风格。

  “如果你答应,我明天早上就会安排师妹她们出城。不答应,黄歇就会继续逼迫你——他不会杀你,只会让你绝望……”

  想起屈仲给自己说的话,长叹了口气:逃不过的,该说的终是要说的。

  狠下心道:“许婆婆与半仙……死了。”

  一句话,就让昭容与张薇二人都楞在了原地。须臾之后,张薇一声哽咽,昏倒过去……

  世间至悲,莫过于此。

  她甚至连一声哭泣都没有来得及。

  “张姑娘!”昭容眼疾手快,顺势一把接住了即将倒地的张薇。

  “张姑娘,张姑娘……”连着叫了好几声,张薇并没有应声。只见她嘴唇泛青,牙齿在打颤,呼吸困难。

  展雄见此,干忙上前掐住了其人中。片刻之后,张薇才大力的吸了口气……接着,其呼吸才渐渐地缓了上来。

  “爹……许姨……”一声悲痛欲绝的哭喊,之后,张薇就痛哭了起来……

  看到张薇哭出来,展雄反而松了口气:这口气,是该要哭出来的。

  “张姑娘……”昭容本想要安慰下她,但刚一开口,展雄便拦下了。

  “让她哭吧!你也拦不住。”

  是啊,对于此时悲痛欲绝的张薇,谁又能拦住她的悲伤呢?

  天已经黑了,桌上的灯火摇曳着,将客栈大堂照的通亮。

  冷清了一天,这会儿活络了起来。住店的人,躲了一整天肚子也都饿了,此时正有不少人在大堂吃饭呢。

  张薇这一哭,立刻就让所有的人看了过来。

  展雄与昭容算燕来客栈的名人了,就光是今天昭容那酒碗砸了屈仲那一下,就足以让众人记住她。

  但总有不长眼的。

  “大晚上的,在这哭丧,真是晦气!”

  坐在展雄身后的一个墨门弟子,很不识趣的抱怨了一句。

  展雄起身,来到对方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她吵到你了?”

  眼神冷漠,杀气逼人。

  昭容知道他心情不好。见此,顾不得还在痛哭的张薇,干忙上前拉住了展雄。

  她想要拉开展雄,展雄却并没有动。

  “她吵到你了吗?”再次看着对方,重复着问道。

  “有……有点。”

  对方害怕了。尤其是在看到展雄手中的剑之后。

  “那这样,还吵不吵?”说着,举剑朝着对方的耳朵砍了下去。

  鲜血喷出,一声痛苦的惨叫传来。

  对方的耳朵被他砍下了一半。同桌而坐的人,敢怒不敢言。

  对方捂着耳朵,在地上痛苦的挣扎了起来。

  鲜血染了一地……

  “将耳朵捡起来。然后,过来道歉。”展雄看着在地上挣扎的对方,一脸的冷漠。

  对方依旧在地上挣扎着,惨叫着……

  旁边的昭容自是看不下去了。她知道展雄很难过,很悲愤,但也绝不是滥杀的理由。

  “展雄!你疯了吗?许婆婆死了,张半仙死了,可没有人愿意看到他们死。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展雄则将手中的剑插在了在地上。

  一声剑吟,让客栈中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包括正在地上哀嚎的。甚至就是在哽咽着的张薇,都一时忘记了悲伤,停止了哭泣。

  众人以为他要杀人。

  “我说,将耳朵捡起来!”弯下身,再次对着地上在颤抖的墨门弟子说道。

  看着插在眼前,明晃晃的剑,对方害怕展雄真的会杀了自己,就将掉在地上,血淋淋的耳朵捡了起来。

  拿在手中颤抖着,抽搐着,看着展雄。

  “向那位姑娘道歉。”

  对方大概是已经完全被吓破了胆。空气中弥漫着他因为害怕,而产生的尿骚味。

  完全是凭借着本能,跪着来到了早已经呆若木鸡的张薇面前。然后跪在地上,开始磕头……

  看着这一幕,针落可闻。

  这位刚刚还嚣张跋扈的墨门弟子,此时宛若一条狗一样。

  “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让他小心点儿。他做的事,我会慢慢跟他算账的。滚吧!”

  听到展雄的话,宛若一只发狂的野牛一般,冲出了客栈,朝着外面的雨幕奔了出去。

  客栈之中,展雄冷眼看着桌上剩下的几个墨门弟子,“你们也想捡自己的耳朵吗?”

  一句话问出口来,剩下的人哗然而散……

  “章掌柜,让人将地洗一洗。”

  章掌柜今天也真是倒了大霉。早上的时候遇到屈仲在客栈杀了人,这会儿又遇到了这档子事……

  其实展雄给他的印象倒是挺好的。相对于他见过的其它几个云翠山当家的,展雄给他的印象反而更像是一个读书人。

  尤其之前出手向邓陵讨回自己的损失,更是让他觉着展雄这个云翠山的新当家的,是很仗义的。

  然而此时,看着展雄出手见血之后,他才明白:这个云翠山的新当家的,却是一个狠角色。

  他做的事,可比杀一个人更冷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