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非攻非剑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71 2019.07.18 21:30

  其实展雄对这些并没有什么兴趣。

  不论非攻之中所藏的是什么,又或者那是怎样的惊人秘密,他都不感兴趣。

  因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而抛开这些不说,就从田七的行径来看,的确很难让人理解的。

  作为墨门的代巨子,虽说其言行说话不一定有人会听,但辈分放在哪儿,说话在墨门总是有些作用的。

  从他的行径以及性格来看,他明显是属于那种保守派的人。而像是将非攻之密泄露出去的行径,明显不是他的作风。

  除非有人要求他这么做的。又或者这么做,会对墨门有利?

  可就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么做明显给墨门带来了麻烦。

  那本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墨书》,此时已经引来了黄歇。有理由相信,除过黄歇之外,应该还有别的人为此而来。

  况且除过《墨书》之外,还有墨门剑谱……

  他突然意识到,看似平和的墨者之会,极有可能是一场惊涛怒浪。

  “田伯已经被你所杀,黄歇应该已经得到了想要得到的《墨书》与墨门剑谱了吧?”实在想不明白田七如此做的用意,就干脆没有再想,转而看向了屈仲,开口问道。

  此时他还并不知道,之前田七让他捡起来的剑鞘之中,便藏着《墨书》与墨门剑谱。

  当然,他倒也仔细研究过剑鞘,不过并没有从剑鞘之中发现什么。便以为,那剑鞘只是对田七有着特别的意义而已。

  “我杀了田七之后,邓陵的确拿走了非攻。但他并没有找出非攻的秘密。”

  “如此重大的墨门机密,当然不好找的。”耸了耸肩,“说不定《墨书》与墨门剑谱就藏在非攻之内,需要将非攻毁了才能得到。”

  “应该不是如此。”屈仲听过他的猜想后愣了一下,摇了摇头,“《墨书》与墨门剑谱乃是墨门历代巨子参详阅读之物,怎么可能需要毁了非攻才能得到?”

  “这倒也是……”虽然对《墨书》与墨门剑谱并不感兴趣,但对于其藏匿方式,他倒是挺感兴趣的。点了点头,接着道:“那会不会……其实非攻只是一个幌子呢?《墨书》与剑谱都是被藏在了别处,而非攻之上藏匿着的,刻画的纹案只是寻找《墨书》与剑谱的地图而已?”

  屈仲低头沉思了起来。

  眼见如此,他不由有些后悔。固然自己对《墨书》与剑谱并不感兴趣,所以才会如此无所顾忌的猜测。但却忘了,眼前的人是屈仲。

  若是自己猜错了还好,可要是真的被自己给胡乱说中了……那可就愧对被屈仲群杀的田七了。

  然而就在他正如此想着的时候,在低头沉思着的屈仲却抬头对着他摇了摇头,“那把非攻我也仔细的看过。剑身纯厚而沉,并没有剑刃,也没有刻录图案,所以只怕并非展兄所言。不过展兄你的话倒是也提醒了我:说不定非攻只是一个幌子,而《墨书》与墨门剑谱,是藏在别处的……”

  “但若是如此,那田七为何还会传出此消息?难道说……我们拿到的并不是非攻?又或者另有他因?”

  剑鞘!听着屈仲小声的念道,他脑中猛然间就想到了田七让自己捡起来的剑鞘。

  非攻,非攻,剑本身就算没有剑刃,却也依旧是凶器。只有将剑藏起来的剑鞘,才称得上是非攻啊!

  原来,非攻所指的并不是一把剑,而是将剑藏起来的剑鞘。又或者说,只有带着剑鞘,非攻才是完整的非攻?

  想到了此处,才终于知道了田七让自己捡剑鞘的用意。但细细回忆,那剑鞘的确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发现?

  “展兄可是想到了什么?”见他许久没有说话,屈仲又问了一句。

  回过神来,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屈兄你见过非攻,都尚且未曾看出端倪,我只是凭空乱猜而已。”

  屈仲并没有怀疑,只是自语道:“田七身上也未曾有什么发现……早知道,我就该留他一条性命的。”

  他面色一寒,微微握紧了手中的剑。

  与之前不同。这一次,却是真的想要杀了屈仲。

  但理智告诉他:就算拔剑出来,也一样杀不了屈仲的。

  所以最终还是松开了手,继续与屈仲向前。

  屈仲说早知道留田七一命了,言外之意,则是再说让田七死的太容易了……

  所以,他才会起了杀心。

  “展兄你刚才是想杀了我吧?我能感受出来,很强烈的杀气。”向前走了两步之后,屈仲突然开口说道。

  “那大概是屈兄你感觉错了。真正想要杀了你的人,可是不会让你感受到杀意的。杀人这种事,除非有必胜的把握,要不然还是要偷偷摸摸的做才好。”展雄冷声说着。

  与展雄不同。作为剑狂曲长风的弟子,屈仲心中对剑道有着与曲长风一样的执着。所以他杀人,都是当面杀的。

  展雄虽然也可称的上剑客,而且剑法并不差。但他可不会像屈仲一样,固执于剑道。在他看来,用剑刺死一个人,与用毒药毒死一个人,本质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展兄见解果然独特。”屈仲并没有争辩,因为他知道,与他一样固守剑道的人并不多。

  “听说展兄昨天在燕来客栈伤了人?好像是一个墨门弟子。”继续向前,屈仲转了话茬。

  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是割了耳朵。”

  “嗯……那个墨门弟子是邓陵的手下。虽说现在大家都是给黄歇办事的,但这种寻私仇的事,黄歇却很少会管。毕竟在他门下,你要有本事才行。”

  “屈兄的意思是说,邓陵会找我麻烦?”

  “今天是墨者之会。屈仲是奔着巨子之位而来的,按理说他是不会对展兄出手的。但屈仲此人一向睚眦必报,所以展兄还是小心些的好。”

  “他来找我自最好不过,要不然却少了点儿意思。”他无所谓的说了句,又看着屈仲,“屈兄刚才说,黄歇不会管门客间寻私仇的事,可是真的?”

  “他的确很少管这些事。”

  “若我杀了你呢?”

  “哈哈……展兄你可以来试一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