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待放如花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48 2019.07.12 19:01

  同情?不忍?愤慨?

  作为一个人,在看到这一幕人间惨剧,瞬间一个家庭就如此家破人亡的时候,当然会有这些情绪。

  展雄,也并不例外。

  但相对于怒不可遏,操起酒碗对屈仲动手,又仰头大口喝酒,以至自己被呛到,埋头痛苦的昭容来说,他更显理智。

  在历史的罗生门之前,能做一个冷血的旁观者已经很不错了。有时候为了活下去,你或许要成为杀人的刽子手,又或者……那刀下的亡魂。

  “师兄他,他不是这样冷血的人……不是……”

  昭容被呛到,酒从口鼻流出,也不知道是因为被呛的难受,还是因为心里难过,埋头痛哭了起来。

  她似乎并没有听到展雄的话,一边啜泣着,一边哽咽的重复着。

  展雄摇头叹了口气:“或许他只是在你面前不是。更何况屈仲也没有什么错,那人是自己碰到剑刃上的。”

  昭容依旧在低声的哭泣,但她应该听进去了展雄的话。没有再出声,就只是啜泣着……

  虽说章掌柜很快就让人将乱摊子收拾好了,但客栈中坐着的人再想要安然无事的吃饭,却是不可能的。

  尤其坐在展雄与昭容二人身边的几桌人。

  屈仲的名号在外,客栈中自是有不少人认出了他这个春申君门下的第一剑客。

  眼见昭容砸了这位春申君门下的第一剑客,众人不由都为她捏了把汗。

  可没想到的是,屈仲竟然就这么走了……

  知道昭容的身份可能不简单,坐在他们周围的几桌人,甚至连饭菜都没有吃完,就结账走人了。

  这就是现实。就算昭容砸屈仲的举动,颇有抱打不平的意思,是现场许多人想做却不敢坐的举动。可当她真正这么做了之后,现场的人却只会畏惧她,远离她。

  “我想我或许应该去许婆婆家里看下。”

  展雄倒是没有在意这些。自顾自的吃了几口饭,看到昭容的情绪平稳了之后,才开口说了一句。

  “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抓女子。”继续说道:“虽说刻意让许婆婆将赵政打扮的成熟了些,但我还是担心会有麻烦。”

  “那一起走吧!”昭容摸了摸眼角的泪水,站起身来要走。

  “你不用去了,我一个去就行。”

  “不行。”

  “我不是在与你商量,这是命令。”

  看他变了脸色,昭容只能沉默下来。垂着脑袋,沉着脸,看着明显有些不太高兴。

  “我去去就回来。要是我们两个人去,万一有麻烦的话,不好脱身。应该没事的,你放心吧。”知道昭容担心自己,就又安抚了一句。

  昭容才勉强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就在此等你,万事小心。”

  点了点头,又转身对着章掌柜吩咐道:“掌柜的,帮我打一袋好酒。”

  张半仙本来挺活络的一个人,两天下来,被他搞的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连话都少了很多。

  心中多少有点儿愧疚,要了一袋酒,却是给张半仙带的。

  出了燕来客栈,才发现与昨天相比,街道上要更加的冷清。

  要说心中不紧张自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方才在燕来客栈经历了那一幕之后:春申君亲自来了柴城,再加上屈仲在客栈的所作所为,明显是有挖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的架势。

  本来早上的时候,看到被许媒婆打扮之后的赵政,他觉着天衣无缝。可此时心中却有些慌乱。

  街道上除过零零散散的行人之外,便是来回巡逻的楚国士兵。

  心中愈发担心,脚步就不自觉快了不少。

  来到许媒婆家里,眼看着大门紧闭,好像并没有出事,才松了口气。

  抬脚准备敲门进去,却见大门被打开了。

  出来的人是张薇。他进去,张薇出来,二人正好碰了个对面。因为张薇走的很着急,一开门就结结实实的撞入了他的怀中……

  一声闷响与一声嘤咛之后。

  “张姑娘是要做什么去?走的如此着急。”展雄揉着被撞的生痛的胸口,疑惑的问道。

  他比张薇要高上一头,张薇正好撞在了他的胸口。他长的算是比较壮实了,此时都被撞的有些痛,张薇自然就更加不好受了。

  眼中噙着泪花,捂着鼻子,适应了许久之后才喘上了气。揉着通红的鼻子抱怨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回来看看……”本来也不能怪他,可看着张薇噙着泪花,一脸苦楚的样子,还是有些愧疚,“张姑娘你没事吧?”

  张薇捂着鼻子,酸痛的感觉还是没有散去,让她觉着很是痛苦,抱怨道:“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

  嘟囔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揉着鼻子走远了。

  本来心中挺着急的,可与张薇二人碰撞之后,反而没有那么急了。胸口还是隐隐有些痛……看来那丫头是被撞的不轻呢。

  心中暗道,看着张薇气鼓鼓离去,揉着胸口摇了摇头,走进了院内。

  正是吃饭的时间,进来之后就直接奔着偏厅而去。还没有进去呢,便听到屋内传来了许媒婆的声音。

  “不喝酒你能死啊?正吃饭呢,非要让姑娘给你打酒去。”

  “没酒喝还吃什么饭?”

  “怎么就不能吃饭了?我这不是吃着呢?”

  “那是你!我反正吃不下……”

  站在屋外听了许久,听了出来:二人又是为了张半仙喝酒的事情拌嘴呢。

  原来张薇之前并不是因为着急,而是因为自己的父亲要喝酒生气,正在气头上,才走的快了些——罪魁祸首,却是张半仙。

  早知道就把自己带来的酒袋拿出来了。看着挂在腰间的酒袋,摇头苦笑了一下。

  酒袋虽然挂在腰间,一眼就能看到。不过在当时情况下,张薇被撞的头昏眼花,鼻子酸痛,没有注意到倒也正常不过。

  心中想着,就将酒袋取下来走了进去。

  屋内的饭桌前跪坐着三个人,除过许媒婆与张半仙二人之外,还有一个从外表来看应该有十五六岁的少女。

  少女的穿装打扮看着很显眼,婀娜的身姿,姣好的相貌,宛若一朵待放的花蕾。

  而这个少女,正是打扮之后的赵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