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大秦话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剑与鞘

大秦话事人 茧粒 2050 2019.07.03 22:00

  知道屈仲肯定不会轻易放了自己,之前在安子山的时候,那般羞辱他,他怎会心甘?

  而事后想一想,之前对于张半仙父女二人的身份,确实有诸多别的借口可用。至于为什么会说与张薇一见钟情……

  说来,还真与张半仙之前提及此事,有着莫大的干系。

  这是主要,但并不是全部。

  就算张半仙之前提过此事,他要是并没有往心里去,又怎会想到用此借口?

  面对张薇,他确实想过这件事。虽然只是想了想,但却记在了心中,所以才会不自觉的提起。

  事后,当他意识到这说辞可能要惹麻烦,就已经晚了。

  听到阵急促的敲门声,最紧张的人其实是他——要是屈仲带人来了,自己就是给张半仙一家三人招来了祸事!

  其次是张半仙一家三人。荆州帮找的那小孩,现在还被他们藏着呢。要是搜出来,那可就麻烦大了。

  至于昭容,心中则盼着最好不要是自己的师兄……

  听展雄说了大概,许媒婆就应着声,上前开了院门。

  “这谁呀!?清明还早呢,家里又没死人……”

  卜卦看相与谈亲说媒,都是靠嘴吃饭的,但也考验演技。所以张半仙与许媒婆二人能结为漏水夫妻,其实是有原因的。

  不过此时看许媒婆的演技,却要比张半仙好上很多。

  一般情况下,如此敲门是要遭骂的。但能在这个时候还能骂出声来,这就是许媒婆厉害的地方了。

  之前张半仙遇到屈仲的时候,诚惶诚恐,屈仲一问,就只差说出自己的祖宗八辈了……

  这也难怪。谁要是才刚刚被人用剑架着脖子,再遇到此番事,都会紧张。

  “嘴别碎,官府查人。”

  许媒婆心知肚明,加紧脚步,诚惶诚恐的开了门,“哎呦,原来是诸位差爷啊。不是才刚刚查过吗?怎么又……”

  嘴中正念叨着呢,对方一众人就推门走进了院内。

  闻声看去,带头的人正是屈仲。

  展雄与昭容二人,心中同时一紧,暗呼:只怕出事了……

  “屈兄怎么这么快就忙完了?我才刚刚到……”

  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屈仲来者不善。展雄刚刚上前笑说着,话音未落,屈仲就面色一寒。

  “展雄!你好大胆子,竟敢私通要犯!给我拿下!”

  话音一落,身后就有差兵上前,用刀架住了展雄。

  “师兄,这是要如何?”昭容上前,着急问了屈仲一句。

  “师妹,此事与你无关。”

  “怎与我无关?你要抓了他,就要给我个说法。否则你我同门之情,就此两段!”昭容面色一寒。

  “你说他私通要犯,可他一直与我在一起,要抓就连我一块抓了吧。”顿了一顿,“我知师兄你怀恨于他,但当日之事多有误会,如此污人清白,非君子所为。”

  这丫头,也是个演戏的高手。听着昭容这番说辞,宛若自己真的被冤枉一般,心中暗暗自语道。

  “师妹,有人亲眼见他昨夜持剑杀人,他若清白,审问之后自有分晓。”

  昭容面色先是一怔,紧张之色一闪而过,“若是他私通要犯,那也就有我一份。”

  她是摆明了要站展雄。可展雄听她这么一说,却暗暗叹了口气:这丫头,何苦呢?虽是好意,但却是在逼屈仲将事往绝的做。

  心下暗道。觉着自己要再不说话,让昭容说下去,事情可能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哈哈哈……”先仰头一笑,引来众人侧目,才对着屈仲道:“屈仲,你若怀恨于我,今天一剑杀了我,我还敬你是个真小人。但你说我私通要犯,让我枉死……就是那伪君子。我倒想看看,是何人见我持剑杀人的。”

  “好啊,我今天就让你无话可说。”屈仲说着,对着身边的人小声吩咐了一句。

  说完,身边的人就转身而去,片刻不到,带来了一个人。

  此人展雄正好认识,正是之前在燕来客栈盘查他与昭容的那人。

  对方一来就看着他在笑,一脸的不怀好意。

  “小子,你还认得我?”

  展雄毫无怯意,点了点头,“认得。”

  “认得就好。昨夜你杀了我三个兄弟,救的那小子就是要犯,说你私通要犯,你可认?”

  “我认得你,是之前在燕来客栈,你说昨夜与我相识……这倒是奇了怪了。我昨夜一直在燕来客栈,几时见过你?”

  “昨夜天色昏暗,虽未能认出你来,但却认出了你手中的剑!你之前还在客栈对我撒谎,说自己是项燕的女婿,若不是心中有鬼,为何要撒谎?”

  “这么说,差爷你凭这一把剑就认定了我私通要犯了?那我就有一事不明,既然你之前认了出来,那为何之前不拿我?到了现在才来拿我?”

  他在问这话的时候,是看屈仲问的。对方之前看到青苍剑的时候,或许怀疑过,但很明显,其实对方也并不确定。

  只是一把剑而已,即便青苍剑比较显著,但天下剑者何其之多,一把剑证明不了什么。

  所以对方肯定是与屈仲说过之后,屈仲授意,这才指认的自己。

  他猜测的没错。之前刚与屈仲分别,对方正好站在人群中看到了他们。他们一走,对方与屈仲一闲谈,屈仲听过,便立刻发现其中倪端,才带着人赶到了许媒婆的家中。

  对方被展雄问的哑口。不过倒还算聪明,一转口道:“你这贼人武艺了得,当时若拆穿了你,怕你直接动手。现在有屈少侠在此,我自然敢指认你。”

  “哈哈哈……溜须拍马之徒,你敢确定看到的就肯定是我手中之剑?”

  “当然。”

  “那可真了不得。天色那么暗,你连人都没有看清,却能认出我这剑来……敢问差爷,当时我这剑是合着的,还是拔出来的?”

  “拔出来的。”

  “那差爷你凭什么认出来一把拔出来的,明晃晃的剑是我的?”

  青苍剑的剑身要比一般的剑短上一点儿,但拔出来之后,也就是明晃晃的一把剑,哪有那么容易辨认的?

  剑是拔出来的,剑鞘当时也在手中拿着。认出来的不是剑,是剑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